宋向清

编辑:知识号互动百科 时间:2017-05-29 00:54:30
编辑 锁定
宋向清(1967.5~),知名经济学家,产业规划专家,北京师范大学政府管理研究院副院长,研究员,产业经济研究中心主任。有“百姓经济学家”之称。
基本情况:男,1967年5月出生,祖籍河南省沈邱县,汉族,现任北京师范大学政府管理研究院副院长,研究员,产业经济研究中心主任,主要研究方向为产业政策与产业经济,中心商务区与特色商业区等。
社会职务:中国商业企业管理协会常务理事,中国消费经济学会理事;北京大学光华管理学院总裁班导师;河南科技大学兼职教授,MBA导师;多家媒体特约评论员,多个政府及大型企业顾问。
成就或作品:主持编制区域或行业发展规划八十余项,署名文章上百篇,媒体采访或点评千篇以上,由于内容较多,不一一列举,可通过搜索引擎搜索。
荣誉或奖励:2003年10月,获授中国十大杰出职业经理人;2012年12月,获授中国突出成就商业经济学人;被媒体誉为“百姓经济学家”。
中文名
宋向清
国    籍
中国
民    族
职    业
青年经济学家

宋向清简介

编辑
宋向清(1967.5~),知名经济学家,产业规划专家,北京师范大学政府管理研究院副院长,研究员,产业经济研究中心主任。有“百姓经济学家”之称。
基本情况:男,1967年5月出生,祖籍河南省沈邱县,汉族,现任北京师范大学政府管理研究院副院长,研究员,产业经济研究中心主任,主要研究方向为产业政策与产业经济,中心商务区与特色商业区等。
社会职务:中国商业企业管理协会常务理事,中国消费经济学会理事;北京大学光华管理学院总裁班导师;河南科技大学兼职教授,MBA导师;多家媒体特约评论员,多个政府及大型企业顾问。
成就或作品:主持编制区域或行业发展规划八十余项,署名文章上百篇,媒体采访或点评千篇以上,由于内容较多,不一一列举,可通过搜索引擎搜索。
荣誉或奖励:2003年10月,获授中国十大杰出职业经理人;2012年12月,获授中国突出成就商业经济学人;被媒体誉为“百姓经济学家”。

宋向清人物年表

编辑
1967年5月:出生于河南省沈丘县
1986年9月:兰州商学院财政金融系学习(本科)
1990年6月:河南商业高等专科学校任教
1995年4月:郑州黑老包食品有限公司总经理(兼)
1996年9月:厦门大学工商管理学院学习(研究生)
1999年2月:双汇集团商业连锁公司常务副总经理
2003年3月:春都集团副总裁兼春都美厨连锁公司董事总经理
2005年2月:大河网经济频道总监兼求是智业首席顾问
2006年2月:中国商网总裁(兼)
2007年12月:河南省商业经济学会常务副会长兼秘书长

宋向清主要业绩

编辑
1、在全国最早提出“内涵式重组”确保一个并不被看好的民营企业对春都重组成功;在双汇自营连锁店的基础上大胆创新,从筹建、加盟到投资、运营,在不到一年的时间内新建84家加盟连锁店,实现营业额2.16亿,进入中国连锁经营第88位。
2、在国家主流媒体和核心期刊发表文章60余篇,其中:《核心竞争力是企业多要素的集束力》《国有企业均衡改革论》《河南,你的名字叫强者》等作品被多家期刊或媒体转载。
3、主要演讲包括:河南日报报业集团主办的“首届河南省专业镇发展与创新论坛”,题目为:“青年经济学家宋向清:创新能力不足是制约我省专业镇发展的瓶颈” (见2005年9月30日《河南日报》(农村版));中国品牌战略学会主办的“中国品牌战略与管理高峰论坛”,题目为:“十一五期间我国品牌管理的新思路”(见《东方今报》2006年2月-3月多期报纸及《新浪网》《大河网》等媒体);郑州大学商学院主办的“MBA职业生涯规划高峰论坛”,题目是:“知本经济与MBA职业选择”,网上转载题目为“一个老MBA对新MBA的公开课”,(见中国教育网、MBA在线、中国MBA网、郑州大学网等);《连锁与特许》杂志社主办的“商业地产与连锁经营高峰论坛”,题目是:“中国商业地产的窘境与河南商业地产的春天”,(见中国特许网、《连锁与特许》杂志、大河网等);等等。
4、主要商业网点规划项目包括:新乡市商业网点规划;平顶山市商业网点规划;漯河市商业网点规划;郑州市郑东新区商业网点规划;周口市商业网点规划调研等。2003年度宋向清先生被中国社会科学院、国家劳动人事部《劳动保障报》、清华大学、中国企业文化促进会、中国职业经理人协会、中国集团经济研究会等单位联合评为首届“中国十大杰出经理人”。

宋向清管理观点摘录

编辑
宋向清2002年在长期从事上市公司高层企业管理的实践中,善于思考和总结,他结合国内外有关大型企业成功的管理理念,独创菲索原理,并在双汇集团、春都集团(现为同力水泥)、黑老包等企业管理中应用,收到良好效果。菲索原理是FISO的音译,FISO是First In Second Out 的缩写,意为:第一是内,第二是外。 对于企业管理而言:菲索原理强调四点,解决四大问题:
第一是战略决策,解决决策失误问题。企业决策要优先考虑企业内部的消化能力,然后再想外部那块诱人的蛋糕。企业所谓的决策失误大都不是机会不好,前景不好,多数都是决策不科学,而决策不科学的主要原因不是程序有误,而是盲目乐观,盲目乐观的99%的原因是企业内部消化能力不行,出现消化不良,这也是为什么同样的决策在这个企业可以,而在那个企业却不行的根本原因。所以企业决策失误不是对外部形势估计不足,而多数是对内部形势盲目乐观。对于这个问题,菲索原理提供了一套决策解决方案和决策执行前的检测方案,为企业尤其是大型企业避免决策失误提供了一套切实可行的办法。
第二是市场营销,解决客户流失问题。菲索原理认为:企业产品或服务营销长期以来普遍存在一个误区,即企业卖的是产品或服务,好一点的企业认为卖的是功能,其实企业卖出去的既不是有形的产品或无形的服务,也不是产品或服务本身的功能,而是两个理想:一个是企业的理想,这个理想集中体现在呈给消费者的产品或服务上,表现在形态上是否优美,功能上是否实用,质量上是否可靠,价格上是否合理,售后服务是否完善等等;另一个理想是消费者的,消费者买你的商品或服务是有预期的,这个预期就是他对这个产品的理想,如果你能实现两个理想的完美结合,不仅产品可以卖出,而且客户可以固守。所以,菲索原理认为营销是理想家的乐园,没有理想或者理想空洞都不能成为好的销售者。为此,菲索原理也给出了8项市场营销理想方程式,非常实用。
第三是财务管理,解决开源节流问题。菲索原理认为:企业是财富的创造者,但企业首先是财富的消耗者,要创造财富首先要学会如何消耗财富,一个成功的企业一定是一个“花钱”的高手。但财富的消耗存在三个不可忽视的指标:一个是饱和度,一个是临界值,一个是坐标差。研究所有财务状况良好的上市公司,基本上这三个数都在菲索确定的钟摆范围内,说明企业财务管理存在一个不被企业重视,但却实实在在存在的魔幻坐标,掌握这个魔幻坐标对于企业改善财务状况具有积极意义。菲索原理对这三个数字作出了详细说明,并列举了大量案例进行验证。同时也重点介绍了魔幻坐标的应用方法。
第四是人事问题,解决高层管理人员的情绪问题。菲索原理认为:人非圣贤,也不可能生活在真空里,提高物质待遇是必须重点考虑的情绪解决方案,但物质待遇对于达到一定层次的企业高管而言,可能仅仅是身份的象征,他们在乎的主要原因并非生活上没有高薪就会陷于困顿。对于高管而言,情绪问题最佳解决方案是透过其思想,把握其理想,然后帮助、引导他实现人生梦想。菲索原理对待高管情绪问题作出了不同的分类,然后就基本上可以涵括大多数高管情绪问题的六大类型进行不同分析,给出了六个不同的解决方案。

宋向清经济视点摘录

编辑
1、改革开放30年来,中国的投资环境和市场运行环境日益改善,吸引了越来越多的外商来华投资,使中国成为目前世界上利用外商直接投资最多的国家之一。毋庸置疑,外商直接投资对我国经济发展起到了很好的促进作用。然而,利用外商直接投资是发展经济的手段而非目的,时过境迁,当前我国利用外资的环境已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引进外资的负面影响日益明显,因此,当发展经济的这一手段不再有利于发展经济的目的时,就应该果断地对引进外资的相关政策予以调整。尤其是当有些外资明显带有歧视性掠夺倾向时,我们应该大声对他们说不!(见宋向清博客梅沙河岸《我国引进外资30年后的思考》)
2、在中国改革开放30年来,存在不少事关全局的关键行业成了经济发展的制约因素,石油短缺、铁路滞后、电力不足、煤炭紧张、木材缺乏、粮价飞涨、银行呆帐、房市存在泡沫、股市长期低迷,翻开报纸、打开电视、浏览网络,几乎每天都会出现上述行业的这问那题,可当你仔细观察的时候,你会发现所有这些为中国经济发展制造“麻烦”的行业中,唯独没有钢铁。钢铁不重要吗?钢铁要多重要有多重要,它是国民经济的脊梁。可以肯定的讲,无论是生产,还是生活,无论是大国,还是小家,离了钢铁,你只能回到原始社会,过那种石块作犁、树叶作衣的原始生活。如果说石油是国民经济的血液,那么钢铁就是它的骨骼。钢铁在国民经济中的重要性由此可见一斑。然而,就是这么重要的一个行业,在我国现阶段发展中不但没拉后腿,反而成了中国经济发展的重要推动力量。特别是近10多年来,在国民经济持续快速发展的推动下,实现了跨越式发展,钢产量已连续十年居世界第一位,使我国成为世界上名副其实的钢铁生产大国,在品种质量、节能降耗、环境保护、效率效益等方面都取得了重大进展。因此,我说:钢铁行业是我国改革开放以来实现经济和社会发展超常规发展的头号功臣,一点都不过分。(见宋向清博客梅沙河岸《钢铁行业已经为中国崛起立下头功》)
3、前几年全国部分城市针对政府官员搞过几个关于大力发展第三产业的培训班。培训班之后,各地政府首长便开始大力发展第三产业,所以在全国不少城市第三产业的发展和培训班之前相比,均出现出现“惊人”增长,究竟这是否符合经济规律,我们还需要观察。但我认为任何一个经济发展时期的开始和结束都有其内在规律性,我们知道人类在有工业文明向现代服务经济过渡的时候,一定要有充足的物质基础,如果跨越工业文明直接进入现代服务经济时代,由于缺少相应的物质保证,这种跳跃性的发展不可能长久,它们一定逃脱不了经济规律的“处罚”,终将走向回归。我相信,谁这样做,谁就会走回头路,那个地区这样做,那个地区就要回过头来“补课”。(见宋向清博客梅沙河岸《中国不少城市需要补工业文明课》)
4、我国多数城市在发展第三产业上普遍存在三多三少:具体地讲是:多尊重政府意志,少考虑经济规律;多口号和空洞的政策,少科学的论证和规划;多因循守旧,少服务创新。多尊重政府意志,少考虑经济规律,表现为发展第三产业“跟风”,政府意志实际上主要是首长意志,“一把手”出去考察回来,马上将在先进城市看到的第三产业喜人的发展形势,和对整个经济的拉动效应铭刻在心,立即组织人马制定“大力”发展第三产业的政策。由于忽略了别人发展第三产业和自己发展第三产业的不同背景,所以,在本市第三产业出现短暂的虚幻的繁荣之后,又回归平凡,领导怅然所失。其实,你本来就是平凡身,非要给它穿个皇帝装,会别扭死的。 多空洞的口号和政策,少科学的论证和规划,表现为领导作出决策后,相关部门马上组织人马制定宣传材料,大会讲重视,小会谈认识,口号政策弄了一大堆,但真正能用的没有。即使做个规划,也是怎么宏伟怎么写,怎么好看怎么划,论证会变成捧场会,科学性和可操作性大打折扣,这样的第三产业规划用途有多大? 多因循守旧,少服务创新,主要是讲给企业听的。传统服务业进入门坎低,所以跟进者多,但门坎低,效益也差呀。他们认识不到,即使认识到了,由于缺少资金和技术,自我创新能力又不行,所以只能因循守旧。事实上,发达城市传统第三产业项目所占的比重有的已经下降到全部第三产业的20%以下,而我们多数城市还在80%以上。(见宋向清博客梅沙河岸《中国多数城市发展第三产业存在三多三少》)
5、有的地方,在介绍主攻的招商引资产业时,要么是八大主导产业,要么是十大主导产业,我就很纳闷,这个地方的资源能够支撑这么多主导产业吗?市场能够支撑这么多主导产业吗?在招商引资方面,一个什么都可以搞的地方,实际上什么也搞不成。原因很简单,一个地方赖以支撑经济发展的资源,包括自然资源、专业人才、基础设施、市场容量等都是有限的,不可能同时"不辱使命"的完成对多个产业的足够支撑;什么都搞,必然造成各个产业对现有各项资源的掠夺性利用,即加大了成本,又造成资源浪费,还造成多数产业无资源可用。实际上,一个地方的吸引力不是什么都能搞,而是专业的搞一种或者几种产业。这一方面是资源本身的约束,另一方面也是投资商自身能力的约束,同时,还有市场的约束。一个什么都搞但什么都搞不好的地方,就好比一个什么都做的企业,实际上是一个没有主业,没有核心竞争力,没有自己市场份额的企业,必然会被市场淘汰。正确的做法是:在招商引资上,要提高项目的集中度,提高产业的集中度,从集中的角度来整合资源,从链条的角度去发展产业,以此来培植本地区的核心竞争力。在主攻引资产业的选择上,应该强调的是产业的质,而不是产业的量,是产业链,是产业的配套性,延伸性和关联效应,而不追求产业门类多么齐全。建华先生在香港提出了二个口号,一个是建国际数码港,一个是建国际中药港。以香港的资源,香港的条件来看,董建华先生提出十个、八个,甚至更多个支柱产业或者口号,在我们看来,也是可以做到的,但是,他只提了二个,为什么?讲究产业集中度,培植核心竞争力。用香港的主攻产业和项目数量作标准来衡量内地部分地区的招商引资项目,我们有的地方支柱产业或主攻项目,实在是多了一些,分散了一些。(见宋向清博客梅沙河岸《中原崛起话招商》)
6、中国商业领域的开放不是不足,而是有余,甚至过了!中国商业领域的开放必须实行“点刹”,逐步恢复到我们可以“高枕无忧”的境界,不可继续放大,这不是可为不可为的事,而是必须为好,必须为精,必须为妙的事情。因为商业的过度开放,已经开始危害我们的民族经济,并正在对中国的经济安全造成威胁!商业不论零售或者批发,都左右着生产和消费两端。对于消费来讲,由于有相应的替代品可以弥补因为某种商品的短缺而造成的消费不能,所以商业对于消费者来讲,只要商品供应充足,同类产品不缺,基本上可以维持稳定的水平。但是,生产就不一样了:生产出来的产品要变成商品,除了极个别企业通过直销直接卖给消费者外,大多数企业生产的产品必须符合零售商和批发商的订货要求,否则,就不可能进入市场。这样,生产企业要生存和发展,就必须根据商业企业的订单组织生产。如果,我们的商业被外资控制,意味着什么?意味着我们的工业也将被外资控制。再如果,这些外资企业具有一定的外国政府背景或财团背景,而这些外国政府或财团对于中国除了投资商利益外,还有国家利益,或者干脆说还有政治目的,接下来的可能是什么?他们为了达到他们的政治目的,会巧妙的采取一些措施,引导我们的企业按照他们的思路和要求组织生产,而我们的企业由于缺乏必要的警惕,或者迫于生存压力,有可能自觉或不自觉的步入他们设下的陷阱,从而越陷越深,直至最后破坏我们的民族经济,损害我们的国家利益,甚至颠覆我们的国家政权!(见宋向清博客《商业网点规划攸关国家经济安全》)
词条标签:
行业人物 经济人物 学者 人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