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乔治亚群岛登陆战役

编辑:知识号互动百科 时间:2017-11-20 02:27:01
编辑 锁定
新乔治亚群岛登陆战役,是美军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于南太平洋发动的一次岛屿争夺战。1943年6月30日,由赫尔赛指挥的美军5.8万人,在134艘舰只、1290架飞机的支持下,采用奇袭方式发动进攻。防守该地区的日海军第11航空队和增援部队顽抗3个多月,最后惨败。10月9日,美军取得新乔治亚群岛登陆战役的胜利。此役,日军伤亡2500余人,损失舰只19艘、飞机790余架;美军伤亡5000余人,损失舰只8艘、飞机141架。
名    称
新乔治亚群岛登陆战役
地    点
新乔治亚群岛
参战方
美国日本
结    果
美军胜利

新乔治亚群岛登陆战役战争背景

编辑
美军在占领拉塞尔群岛之后,为下一步夺取新乔治亚岛,不断
新乔治亚群岛登陆战役 新乔治亚群岛登陆战役
组织对日军机场、港口的空袭和补给运输线的攻击及布雷,在这些行动中,美军发现日军在伦多瓦岛的防御相当薄弱,而伦多瓦岛北面距离新乔治亚岛西南仅九千米,如果在伦多瓦岛上建立火炮阵地,所发射的炮火不仅可以非常有效地掩护登陆作战,而且远程炮火甚至可以打到蒙达机场,对于即将在新乔治亚岛的登陆作用很大,因此哈尔西决定首先攻占伦多瓦岛,并责成第三两栖作战部队司令特纳少将具体指挥。 岛上日军仅有陆军第二二九步兵联队的第七中队约150人和海军守备分队约140人,总共不超过300人。美军投入第三两栖部队的海军陆战队和陆军部队共约6000人,由31艘登陆舰艇、8艘驱逐舰、24艘鱼雷艇和5艘辅助船只组成登陆编队,另有梅里尔海军少将指挥的3艘巡洋舰和7艘驱逐舰将在登陆发起前炮击肖特兰岛,牵制吸引日军注意,并担当海上警戒,美军还出动布雷舰在伦多瓦岛以东海域布设雷区,以阻止日军可能的增援。
就在哈尔西抓紧进行战役准备时,盟军设在布干维尔岛上由澳大利亚陆军上尉唐纳德·肯尼迪指挥的海岸监视哨报告日军正在加紧向新乔治亚岛运送部队和物资,而且还在蒙达角以西约七千米处加紧修建机场,一旦这个新机场建成,将严重威胁美军即将开始的登陆作战,鉴于这些情况,哈尔西决定提前发起进攻。

新乔治亚群岛登陆战役战争过程

编辑
新乔治亚群岛位于所罗门群岛中部,是日军南太平洋主要海空基地新不列颠岛的屏障。守岛日军为东南方面舰队(司令为草鹿任一海军中将),下辖陆军东南支队和海军第8联合特别陆战队,共1.4万人,拥有飞机150架、作战舰只17艘,主要部署在新乔治亚岛的蒙达机场周围和科隆邦阿拉岛。美军攻占瓜达尔卡纳尔岛后,积极准备攻占该群岛,企图为进军拉包尔建立前进基地。登陆行动由美军南太平洋战区司令W·F·哈尔西海军上将指挥;参战部队包括陆军3.2万人、海军陆战队1700人,各型舰只134艘、飞机1290架。 1943年6月30日,美军第3两栖作战部队6000名步兵和海军陆战队登上伦多瓦岛,歼灭日军100余人,将新乔治亚岛的蒙达机场置于炮火控制之下;同时在旺乌努岛和新乔治亚岛东南岸滩登陆。7月3日,美军1个加强团在蒙达机场以东10公里处海滩登陆,未遇抵抗。5日,美军2个步兵团和陆战团部分兵
新乔治亚群岛登陆战役
力在莱斯湾登陆,形成对蒙达机场两面夹击态势,但由于日军顽抗、热带丛林以及雨季影响,进展缓慢,至8月5日才攻占该机场。此后,美军不断增兵,清剿岛上日军并向邻岛扩张战果。15日,美军绕过日军坚固设防的科隆邦阿拉岛,在韦拉拉韦拉岛登陆,27日又在阿伦德尔岛登陆,使科隆邦阿拉岛及其他小岛上的日军陷入孤立无援境地。9月28日起,日军利用夜暗分批撤离这些岛屿。10月9日,美军全部占领新乔治亚群岛。战役过程中,双方舰艇曾进行库拉湾海战(7月6日)、科隆邦阿拉海战(7月13日)、韦拉湾海战(8月6日)、韦拉拉韦拉海战(10月6~7日),日军损失较大。此役历时3个多月,美军伤亡5500余人,损失主要作战舰只8艘、飞机141架;日军伤亡2500余人,损失作战舰只17艘、飞机700余架。美军占领新乔治亚群岛为尔后发展进攻建立了前进基地战役中所采用的越岛进攻战术为盟军在太平洋战场转入全面反攻提供了成功经验。
6月29日,美军登陆编队从瓜岛出发。当日深夜登陆编队驶入伦多瓦岛和新乔治亚岛之间的布兰奇水道,次日凌晨,美军派出快速运输船和扫雷艇各1艘运载第一六九步兵团的两个连在布兰奇水道中的两个珊瑚礁登陆,以控制水道。日出后,美军第一七二步兵团开始换乘登陆艇,向伦多瓦岛发起冲击。日军部署在蒙达角的岸炮部队最初以为美军是要进攻蒙达机场,准备等美军编队再靠近一些后才开火,直到美军换乘完毕并开始冲击,才搞清美军企图,这时才匆忙开始射击,美军驱逐舰立即开火,压制日军岸炮,掩护登陆部队向海岸冲击。“格温”号驱逐舰在炮战中后甲板中弹,机舱受损,只好后撤至运输船停泊区,但美军其他驱逐舰很快将日军炮火压制下去,步兵第一七二团在舰炮有力支援下,顺利登陆,由于伦多瓦岛上的日军兵力单薄,又没有火炮,根本不是登陆美军的对手,大部很快被歼,伦多瓦岛也随即被美军占领。
考虑到伦多瓦岛距离日军布干维尔岛机场只不过二十分钟的飞机航程,美军预计登陆开始后不久就会遭到空袭,所以特意从瓜岛派来战斗机进行空中掩护,但出乎意料的是日军却没有出动飞机,原来日军已将布干维尔岛上的飞机全数撤往拉包尔,所以直到中午前后,才有27架飞机前来,但遭到美军飞机拦截,大多被击落,没有给登陆部队造成损失。
新乔治亚群岛登陆战役 新乔治亚群岛登陆战役
15时许,美军登陆编队将所有物资卸载完毕,便在16架战斗机的掩护下起锚返航。半小时后,日军25架鱼雷机和24架战斗机向编队发动攻击,美军战斗机全力拦截,但还是有多架日机突破拦截对编队进行了攻击,特纳的旗舰“麦考利”号运输船被击中,机舱和货舱进水,失去机动能力,特纳和指挥部人员转移到“法伦荷尔特”号驱逐舰,“麦考利”的船员大部分被接到“利布拉”号运输船上,并由“利布拉”号拖带继续航行,日军损失17架飞机。17时,日军8架飞机再次来袭,被击落4架,没有取得战果。天黑后,美军鱼雷艇部队将“麦考利”号误为日舰,将其击沉。
日军意识到伦多瓦岛对于新乔治亚岛防御的重要性,多次从拉包尔出动飞机对岛上进行空袭,并派“夕张”号巡洋舰和9艘驱逐舰对岛上美军阵地进行炮击,但美军仍按照计划于7月1日建立起火炮阵地,并开始对蒙达机场实施炮击。7月2日,伦多瓦岛上的美军开始进攻,相继占领了蒙达角以东的罗维亚纳珊瑚礁和蒙达角东南的安巴安巴珊瑚礁,并在蒙达角东部的赞纳纳地区登陆。7月3日,哈尔西命令安斯沃斯指挥3艘巡洋舰和9艘驱逐舰,掩护7艘快速运输船运载着2600名地面部队在蒙达以北的赖斯湾登陆,安斯沃斯编队于4日午夜驶抵赖斯湾,经过舰炮火力准备,登陆部队便乘着夜色开始冲击,天亮后登陆部队就已全部上岸。鉴于美军连续在蒙达地区实施登陆,并对蒙达机场形成夹击之势,新乔治亚岛守军急需支援,拉包尔的日军陆海军最高指挥官第八方面军司令今村均陆军大将和东南舰队司令草鹿任一中将经过协商,决定从布干维尔岛等地抽调4000名陆军,由海军用驱逐舰分批送到科隆班加拉岛,然后再用小型舟艇转运至蒙达。
库拉湾海战
7月4日晚18时40分,金冈国三海军大佐率领“长月”号、“皋月”号、“新月”号和“夕风”号驱逐舰运载1300多名陆军和15艘摩托艇从布因启航,经希瓦泽尔岛、科隆班加拉岛东岸于5日凌晨驶入库拉湾,不久即发现左侧约万米距离之外有炮火闪光,这是美军安斯沃斯编队
新乔治亚群岛登陆战役 新乔治亚群岛登陆战役
正在进行对岸火力准备,日军见美军编队占有较大优势,不敢展开对战,便乘夜暗接近至6000米距离实施鱼雷偷袭,“长月”号发射六条鱼雷,“新月”号和“夕风”各发射四条鱼雷,然后立即掉头返航,于5日8时许安全回到布因。美舰雷达刚发现西北方向出现可疑目标,日舰发射的鱼雷就已经悄然临头了!“斯特朗”号驱逐舰被击中一条鱼雷,机舱进水,舰体右倾,迅即失去航行能力,仅半小时后就沉入海中。安斯沃斯派出了2艘驱逐舰前来救援,遭到日军岸炮的射击,这2艘驱逐舰随即兵分两路,1艘压制日军岸炮掩护救援,1艘靠近“斯特朗”号接下214名舰员。安斯沃斯编队仍按照原定计划为登陆部队提供了舰炮火力准备,并炮击了附近的巴洛科和韦拉两地的日军阵地,随后经新乔治亚海峡返回图拉吉港。
尽管日军增援编队实施的鱼雷偷袭得手,击沉美军1艘驱逐舰,但运送增援部队的任务却没有完成。而美军7月5日凌晨在赖斯湾登陆,蒙达机场的局势进一步恶化,迫切需要增援,因此日军于5日上午再次组织增援编队前送援军,第三驱逐舰战队司令秋山辉男海军少将亲自指挥10艘驱逐舰运送2400名陆军和180吨补给品。于5日中午从布因出发,在肖特兰岛稍事停留,19时30分从肖特兰岛出发。增援编队分为三部分:第一运输队由“望月”号、“三日月”号和“滨风”号3艘驱逐舰组成;第二运输队由“天雾”号、“初雪”号、“长月”号和“皋月”号4艘驱逐舰组成;掩护队由“新月”号、“凉风”号和“谷风”号3艘驱逐舰组成,其中“长月”号、“皋月”号和“新月”号刚结束4日的运输,当天下午从布因驶往肖特兰岛加入此次增援编队。
日军的增援编队刚一出海,就被盟军的海岸监视哨发现,根据海岸监视哨的报告,哈尔西立即命令刚返回图拉吉港的安斯沃斯编队再次出海截击。安斯沃斯指挥3艘巡洋舰和4艘驱逐舰起锚出航,编队以29节的高速通过新乔治亚海峡,驶往库拉湾。
日军增援编队于5日24时许驶入库拉湾,秋山命令第一运输队的3艘驱逐舰继续前进直驶岸边卸载人员物资,第二运输船和掩护队则在库拉湾口展开担负警戒。6日1时45分,秋山又命第二运输队驶往岸边卸载,而自己率领掩护队继续在库拉湾口进行警戒。1时许,美军编队也驶入库拉湾,并完成战斗准备,航速降至25节,搜索前进。1时40分美军凭借雷达发现日军掩护队,安斯
新乔治亚群岛登陆战役 新乔治亚群岛登陆战役
沃斯便率领编队转向西北,以抢占有利阵位准备战斗。1时48分,日军掩护队发现右前方出现可疑目标,秋山判断是美军编队,随即率掩护队将航速增至30节,并命令刚与掩护队分开的第二掩护队掉头向掩护队靠拢,准备集中兵力进行海战。1时57分,美军编队与日军掩护队距离已缩短至6200米,安斯沃斯下令开炮,美舰火炮由雷达导引,射击相当准确,巡洋舰主炮的第一次齐射就命中了秋山的旗舰“新月”号,秋山少将当场被弹片击中要害身亡,“新月”号舵机失灵,只得退出战斗;“凉风”号前主炮中弹,机关炮的弹药箱起火,舰体多处被击穿;“谷风”号锚链舱中了一弹,幸未爆炸,粮食舱进水。但美舰没有使用无焰火药,火炮炮口在射击时产生大量的火焰,在夜色中非常醒目,成为日舰理想的瞄准点,日舰虽然连连中弹,但还未丧失战斗力,迅速发射鱼雷进行还击,“凉风”号和“谷风”号将鱼雷管中的所有十六条鱼雷全部射出!当时美军编队正以单纵队航行,“尼古拉斯”号和“奥邦农”号驱逐舰为前卫,“檀香山”号、“海伦娜”号和“圣路易斯”号巡洋舰居中,“勒金斯”号和“雷德福”号驱逐舰断后,队列中央的“海伦娜”号正是日舰瞄准的基点,先后被四条鱼雷击中,军舰前甲板被炸断,舰体大量进水。 日舰“凉风”号和“谷风”号射完鱼雷后,见美舰炮火既猛又准,深知如果进行炮战根本不是对手,遂果断施放烟雾向西北后撤。安斯沃斯失去这两个目标后,又发现日军第二运输队正在驶来,便指挥编队进行转向机动,经过巧妙机动终于占领了舰队海战最理想的“T”字横头阵位,使各舰均可发扬全部火力,集中火力对第二运输队进行攻击,日军第二运输队航行在前面的“天雾”和“初雪”号遭到美舰集中攻击,由于位置不利,只有前主炮能发挥作用,形势相当被动,“天雾”号连中四弹,“初雪”号也被三发炮弹命中,两舰不敢恋战,分别向左、向右转沿科隆班加拉岛海岸后撤,而跟在后面的“长月”号和“皋月”号见美舰火力相当猛烈,前面的两舰又已撤退,更不敢接战掉头后撤,直接驶往岸边卸载。这样一来,四艘日舰有的转向借助海岸雷达杂波的掩护,有的后撤驶出美舰雷达有效范围,美舰雷达失去目标,安斯沃斯便命令“尼古拉斯”号和“奥邦农”号驱逐舰救援“海伦娜”号,其余军舰向东撤出战斗。
“尼古拉斯”号和“奥邦农”号驱逐舰抵达“海伦娜”号附近时,该舰已经开始下沉,除了舰首外,大部分舰体已经沉入海中,舰员则在海面挣扎,“尼古拉斯”号和“奥邦农”号驱逐舰立即开始打捞落水舰员,不久两舰雷达发现西面有两个可疑目标逐渐接近,美舰正准备迎战,这两个目标又逐渐远去——这两个目标正是日军掩护队的“凉风”号和“谷风”号,两舰撤出战斗后重新装填了鱼雷,再返回战场准备实施第二次攻击,此时美军编队主力已经撤离,而美军打捞落水的两艘驱逐舰因日舰雷达性能落后,在夜暗中没能及时发现,日舰只得悻悻而返。
日军第二运输队与美舰脱离接触后,便迅速驶向岸边卸载人员
新乔治亚群岛登陆战役 新乔治亚群岛登陆战役
和物资,“长月”号误入浅水海域而搁浅,尽管舰上运载的人员和物资由小艇分批驳运上岸,但军舰却没能摆脱搁浅,“皋月”号拖带其离浅的努力也未成功,于天亮后被美军飞机击沉。“皋月”号和“初雪”号迅速卸下所载人员和物资,乘着天色未明立即起锚,为了尽快离开美军飞机的作战范围,两舰果断地从美军布有水雷的捷径布拉基特海峡后撤,幸而没有触雷安全回到布因。“天雾”号只卸下部分人员和物资,见天色将明担心天亮后遭到美机空袭,便匆匆沿科隆班加拉岛海岸后撤,途经刚才的海战海域,发现还有“新月”号的幸存者在海中挣扎,便停车施救。而距离“新月”沉没地点仅12000米处就是美军“海伦娜”号沉没之处,美军正在进行救援作业的“尼古拉斯”号和“奥邦农”号驱逐舰发现“天雾”号,立即赶来迎战,“天雾”号随即发现美舰逼近,被迫停止施救,且战且走,双方以鱼雷和火炮相互攻击,由于双方都以高速航行,所发射的鱼雷均没命中,倒是美舰因有雷达导引,舰炮射击非常准确,接连击中“天雾”舰桥和上层建筑,“天雾”号不敢再战慌忙施放烟雾全速逃脱。日军第一运输队“三日月”号和“滨风”号卸载完毕之后,冒着触雷的危险走捷径布拉基特海峡返航,“望月”号因在卸载作业中耽误了时间,直到6日天亮后才开始返航,途中又与美军“尼古拉斯”号和“奥邦农”号驱逐舰相遇,双方又是一场短兵相接的混战,“望月”号被炮塔和鱼雷管被击伤,只得施放烟雾逃之夭夭。“尼古拉斯”号和“奥邦农”号驱逐舰见天色大亮,担心日机来袭,便留下4艘救生艇继续救助落水官兵,掉头返航。
日军“新月”号和“长月”号2艘驱逐舰被击沉,另有5艘驱逐舰受伤,包括第三驱逐舰战队司令秋山在内300多人丧生。但有1600多陆军和90吨补给物资送到岸上,加强了蒙达地区日军的力量,一定程度上缓解了蒙达日军危急形势,基本完成了预定目的。对于美军而言不但没能阻止日军的增援行动,还损失了1艘万吨级的轻巡洋舰,是一次失利的海上阻援。尽管日军7月5日的增援行动,基本获得成功,但蒙达地区的日军与进攻的美军相比仍处劣势,局势并不乐观,面对美军的巨大压力,区区1600名援军只是杯水车薪,没有多大作用。为了确保蒙达机场,日军决定继续运送增援部队和补给物资。日本海军第八舰队司令鲛岛具重海军少将为保证运输编队的航行安全,决定亲率巡洋舰编队伴随出航,加强运输编队的护航力量,并伺机消灭企图截击运输编队的美军舰艇,为以后的作战创造有利条件。
7月9日19时,日军编队从布因出航,此次编队由三部分组成,“鸟海”号和“川内”号巡洋舰为主队;“雪风”号、“夕暮”号、“谷风”号和“滨风”号4艘驱逐舰为警戒队;“皋月”号、“三日月”号和“松风”号3艘驱逐舰为运输队,运送1200名陆军和85吨补给物资。日军编队进入库拉湾后,鲛岛命运输队驶往科隆班加拉岛的韦拉港,卸下所搭载的人员和物资,自己
新乔治亚群岛登陆战役 新乔治亚群岛登陆战役
率领主队和警戒队继续南下寻找美舰,一直行至新乔治亚岛西北的博利角附近海域,仍未发现美军舰艇部队,鲛岛只得指挥编队炮击了岸上的美军阵地,悻悻返航。次日上午9时许,鲛岛编队顺利完成运输任务安全回到布因。
科隆邦阿拉海战
由于此次运输顺利完成,加之前线迫切需要增援,鲛岛回到布因后稍作休整,就重新调整兵力,编组新的运输编队。这次运输编队由第二驱逐舰战队司令伊崎俊二海军少将指挥,分为两部分,警戒队由伊崎亲自率领,由“神通”号轻巡洋舰、“清波”号、“雪风”号、“滨风”号、“夕暮”号和“三日月”号5艘驱逐舰组成;运输队由金冈国三海军大佐指挥,编有“皋月”号、“水无月”号、“夕风”号和“松风”号4艘驱逐舰,运送第四十五步兵联队第二大队和一个炮兵中队,共1200名官兵和20吨弹药。7月12日5时30分,伊崎指挥警戒队从拉包尔启航,同日20时40分,金冈指挥运输队从布因出海。盟军海岸监视哨随即发现日军编队,并立即发出报告,哈尔西接到报告便电令安斯沃斯指挥所部前往截击,此时安斯沃斯编队已得到瑞安海军上校指挥的第十二驱逐舰大队的加强,共有3艘巡洋舰和10艘驱逐舰,番号为第十八特混编队,安斯沃斯接到哈尔西的命令后,于12日17时从图拉吉港出发,沿圣伊萨贝尔岛西岸北上,午夜前后斜穿新乔治亚海峡驶向韦苏韦苏角。13日0时许,美军夜航侦察机报告:在编队西北二十六海里处(约合4.8万米)发现日军巡洋舰1艘,驱逐舰5艘正以127度航向30节航速航行——侦察机报告非常准确,这正是日军的警戒队。安斯沃斯立即下令编队从航行队形改为战斗队形,麦金纳尼海军上校指挥第二十一驱逐舰大队的“尼古拉斯”号、“奥邦农”号、“泰勒”号、“雷德福”号和“勒金斯”号5艘驱逐舰为前卫,安斯沃斯指挥第九巡洋舰分队“檀香山”号、“林德”号和“圣路易斯”号3艘巡洋舰为本队,瑞安上校指挥第十二驱逐舰大队“塔波特”号、“布坎南”号、“格温”号、“莫里”号和“伍德沃斯”号5艘驱逐舰为后卫,各舰依次排成单纵队,以28节航速向西北搜索前进。
1时零9分,美军前卫5艘驱逐舰发射鱼雷,紧接着美军本队巡洋舰的主炮也开始射击,安斯沃斯以为己方军舰装有先进的雷达,能够占有先机,一定可将日舰打个落花流水!可惜他的如意算盘错了,日军虽没装备高性能雷达,却装有可接受雷达脉冲的装置,因此更早就发现了美舰,并根据美舰运动航向开始接敌,由于知道美舰航行方向,训练有素的日军了望早在1时零8分就用肉眼发现了美舰,伊崎随即下令打开探照灯,开始鱼雷攻击和舰炮射击,这样实际上双方几乎是同时开火!
日军“神通”号因为打开探照灯,成为美舰集中射击的最理想目标,在极短时间里,美舰就向其发射了230发230毫米炮弹,加之美舰使用雷达指引火炮射击,又有夜航飞机在空中进行校正射击,射击非常准确,“神通”号接连中弹,仅锅炉舱就被命中十弹,又被美军驱逐舰所发射的一条鱼雷击中后机舱,机舱被彻底炸毁,舵机失灵,旋即丧失机动能力。日军“清波”号等5艘驱逐舰将发射管里的鱼雷全部射出后,便掉头退出战斗,准备与美舰脱离接触后重新装填鱼雷,再杀个回马枪。
美军“林德”号巡洋舰被日军驱逐舰所发射的鱼雷击中,无
新乔治亚群岛登陆战役 新乔治亚群岛登陆战役
线电天线也被弹片炸断,阵亡28人,失去战斗能力,安斯沃斯命“雷德福”号和“勒金斯”号2艘驱逐舰护送其返航。瑞安上校指挥的后卫驱逐舰也赶来参战,发射的鱼雷却无一命中。美军夜航飞机报告日舰已高速向北撤退,安斯沃斯认为日军这是败逃,遂命麦金纳尼指挥前卫驱逐舰前去追击,此时麦金纳尼已有2艘驱逐舰护送“林德”号返航,只剩下3艘驱逐舰,追击不久便发现已经无法航行的“神通”号,随即向其实施鱼雷和舰炮攻击,一条鱼雷命中“神通”号中部第二个烟囱下面舰体,顿时产生巨大爆炸,猛烈的爆炸几乎将军舰炸为两段,很快就沉入海底,包括伊崎少将在内的482名舰员随舰沉没。麦金纳尼击沉“神通”号之后再没发现其他目标,他以为安斯沃斯已经返航,便指挥所部向东经新乔治亚海峡返航。
“檀香山”号和“圣路易斯”号经过紧急抢修,控制了伤势,都可维持12节至15节的航速,安斯沃斯只好下令返航,由于受伤的巡洋舰只能以12节至15节的航速航行,整个编队的速度就只能保持12节至15节,这样天亮前编队就无法驶出日军飞机的作战范围,为了防止日军飞机来袭,安斯沃斯急电瓜岛要求天亮后派出战斗机掩护。果不出所料,天亮后日军20架零式战斗机掩护18架鱼雷机前来攻击,幸亏美军战斗机已经到达,一番空战将日机击退,安斯沃斯编队才得以于13日下午安全返回图拉吉港。
就在日军警戒队与美军编队激战之时,日军运输队顺利驶入科隆班加拉岛的阿里耶尔锚地,卸下所运送的1200名陆军和20吨弹药,返航途中还一度抽出2艘驱逐舰前去救援“神通”号的落水官兵,但毫无所获。13日晨,日军警戒队回到布因;中午日军运输队也平安回到布因。此次海战,因交战海域科隆班加拉岛东北,又是在夜间,故史称科隆班加拉岛夜战,日军仅有1艘轻巡洋舰被击沉,运送任务顺利完成。而美军虽然兵力占优,却遭到较大损失,有1艘驱逐舰被击沉,3艘巡洋舰遭重创,其中“檀香山”号和“圣路易斯”号经过数月大修才重返战场,而“林德”号则直至战争结束也没能参战。美军失利的原因主要是战术指挥不当,首先是过于相信雷达优势,以为雷达是独有的法宝,殊不知日军已装备了接受雷达脉冲的装置,失去了先发制人的先机;其次又过于依仗主炮威力,企图在一万米距离以内,凭借主炮口径与数量上的优势,再加上雷达指引的准确性,一举击沉日舰,却轻视鱼雷攻击,没有组织舰炮与鱼雷的协同攻击,同时又忽视了对日舰鱼雷攻击的防范,结果在日军采取的重新装填鱼雷二次攻击战术面前,遭到沉重打击。尽管海战中美军受挫,但并没有放松陆地上对蒙达机场的攻势,7月14日,美军在蒙达机场附近的雷安纳地区实施登陆,形成了对蒙达机场的围攻态势。
尽管日军的输送行动接连取得成功,但这些战术上的小胜利,却对整个战略战局产生了适得其反的效果,因为日军目前坚守的中所罗门群岛,并不是对于整个战争进程至关重要的决定性地区,本来就不应投入过多的兵力兵器。如今随着增援行动的一再得手,日军指挥部大受鼓舞,继续运送更多的人员和物资,而这些增援根本无法扭转中所罗门群岛的战局,反而将日军本来就不多的宝贵的人力物力消耗在并不重要的战役中,并在日军一旦决定放弃中所罗门群岛后,给日军组织后撤带来更大的困难。战争的发展也证实了日军此种增援的不明智与不理智,日军在争夺中所罗门群岛的战斗以及相关的增援与撤退行动中,所损失的飞机、舰艇、人员和物资,是其在短时间里难以补充和恢复的,这也对日军下一阶段的作战,造成了严重的负面影响。如果日军早一点以壮士断腕的大气,早一点清楚认识到自己的实力,主动放弃中所罗门群岛的争夺,收缩兵力加强重要岛屿的防御,战局的发展应是另外一种情景了。因此,日军此种自以为得计的增援行动,实在是“鼠目寸光”之举!由此看来日军将领根本不懂“人亡地存,人地皆亡;人存地亡,人地皆存”这一军事真理。
而美军通过几次海战的失利,痛定思痛,在失败中总结经验教训,很快走出了失败的阴影,在以后的海战中倒一点点成熟起来,最终赢得了胜利。
蒙达机场战役
海战的同时,岛上的地面战也在激烈进行中,坚守蒙达机场的日军在佐佐木少将指挥下,早已将蒙达机场周围建设成被美军称为“蒙达硬骨头”的坚固防御体系,火力点
新乔治亚群岛登陆战役 新乔治亚群岛登陆战役
和工事全部是在珊瑚礁上深挖1.5米,再用水泥和木头垫高,并加以巧妙伪装,使之成为名副其实的堡垒,日军凭借这些工事顽强抵抗美军的进攻,而此种抵抗是毫无战斗经验的美军第四十三步兵师所难以克服的,该师刚由新英格兰的国民警卫队改编而成,只经过数周的丛林战训练,面对日军的殊死抵抗,显得束手无策。而一旦夜幕降临,对这些新兵而言,简直是地狱噩梦,日军的袭扰使得他们心惊胆战,几乎崩溃,“战地神经症”患者竟然超过了在战斗中负伤的人数!哈尔西不愿新乔治亚岛上的战斗演化为一场旷日持久的相持战,断然采取措施,7月15日他指派陆军第十五军军长奥斯卡·格里斯沃尔德少将登上新乔治亚岛督战,并由经历过瓜岛战斗的约翰·霍奇少将接替赫斯特担任第四十三师师长,指挥对蒙达机场的进攻。新乔治亚岛上的热带丛林,比起瓜岛的丛林,更茂密、更潮湿、也更恶劣,对于美军而言,绝对是一种磨难。美军第四十三步兵师的安东尼·库里斯上士,随着他所在的连队在丛林中艰难行进了十二小时,才前进了十一千米,他对这一经历有过极其生动的描写:“我们时而四肢着地翻过山梁,时而连滚带爬地滑下山坡,涉过无数条小溪,其中三条比较大的溪流是泅渡过去的,虽是热带丛林,但溪水依然冰凉彻骨,没完没了在荆棘丛中用砍刀劈路前进、连绵不断的淫雨、蚊虫叮咬,这一切没有尽头的折磨几乎达到了人体所能忍受的极限,丛林的险恶以及沉重的单兵负荷、饥饿、干渴还有不时射来的冷枪,每一天是怎样捱过来的,连自己都说不清,晚上每个人都疲乏到了极点,根本没有警戒和设岗,在丛林中倒头就睡,嘴巴里还在喃喃说着上帝保佑就进入了梦乡。”
就是在如此险恶的丛林中,美军官兵以超人的毅力克服种种难以想象的困难,不仅要面对恶劣的自然环境,还要和穷凶极恶的日军作战,战斗的艰巨无法用语言描述。
日军认为经过7月13日的科隆班加拉岛海战,美军在所罗门群岛海域的水面舰艇部队已经遭受沉重打击,几乎没有可以出海作战的巡洋舰,正好可以利用这一有利时机加紧向所罗门群岛中部运送援军和物资,并在运送过程中伺机进一步打击美军舰艇部队。因此日军第八舰队于7月15日又编组了一支作战编队,称为夜战部队,由西村祥治海军少将指挥,分为三部分,主队由“熊野”号和“铃谷”号2艘巡洋舰组成;驱逐舰战队由伊集院松治海军少将指挥,编有“川内”号巡洋舰、“皋月”号、“水无月”号、“雪风”号、“滨风”号、“清波”号和“夕暮”号6艘驱逐舰;运输队由安武史郎海军大佐指挥,由“三日月”号、“夕风”号和“松风”号3艘驱逐舰组成。
7月16日傍晚,“初雪”号和“望月”号驱逐舰从拉包尔出航,17日晨7时驶抵布因港,分别靠上“水无月”号和“皋月”号,将所运载的物资转到“水无月”号和“皋月”号上,当日军正在紧张进行物资转运作业时,美军瓜岛航空队近200架飞机大举来袭,日军立即起飞战斗机拦截,就在双方战斗机空战正酣之时,美军72架俯冲轰炸机和鱼雷机避开了日军战斗机拦截,对布因港内的日军舰船进行了空袭,日军“初雪”等4艘驱逐舰正两两靠帮在一起,无法进行机动,只能听任美机轰炸,结果“初雪”号被炸沉,“水无月”号和“皋月”号被炸伤。美机空袭之时,日军夜战部队主力正在从拉包尔南下布因途中,日军东南舰队司令草鹿中将认为美军还会组织空袭,运送编队的兵力还需调整,便于8时45分下令运输行动暂时取消,西村遂率16日午夜出航的编队调头返航,于17日21时回到拉包尔。7月18日,草鹿将“鸟海”号巡洋舰也编入主队,驱逐舰战队的“皋月”号因伤无法出海,另将刚刚修复17日空袭创伤的“水无月”号代替运输队的“夕风”号,同时下令次日各舰从各自驻泊港出发。
7月19日,各舰根据草鹿的命令各自起航,19时许主队、驱逐舰战队和运输队在海上会合,一起驶向科隆班加拉岛,不久就被美军“卡塔林那”夜航机发现。23时,运输队与主队和驱逐舰战队分开,单独驶入韦拉湾,美军夜航机紧盯着运输队,一路跟踪并于午夜前后对其进行了攻击,“水无月”号和“松风”号均被击伤,20日1时许,运输队抵达科隆班加拉岛锚地,卸下所运送的102吨粮食和弹药、60桶燃油和582名陆军,便迅速返航。
主队和驱逐舰战队与运输队分开后,便驶向库拉湾寻找美军舰艇,至20日1时仍无发现,只得返航。
20日2时30分,美军瓜岛航空队根据夜航机的报告,派出了6架“复仇者”鱼雷机挂载着重达一吨的重磅炸弹前来攻击,美机对日军主队和驱逐舰战队实施了超低空轰炸,投弹高度只比军舰桅杆略高,故称“平桅轰炸”,这种轰炸方式命中率较高,“夕暮”号中弹,由于美军投下的是一吨重的重磅炸弹,威力极大,“夕暮”号当即被炸沉。西村命“清波”号驱逐舰搭救“夕暮”号的落水舰员,自己率其他军舰返航。随后,美军又有5架鱼雷机和8架俯冲轰炸机飞来攻击,“熊野”号巡洋舰被击中一条鱼雷,航速大减。天亮后,美军飞机第三次前来攻击,担负救援任务的“清波”号遭到B-25的集中攻击,也被击沉。黄昏时分,主队、驱逐舰战队及运输队的残余军舰陆续回到拉包尔。但是日舰的厄运并没有结束,入夜后,美机借助明亮的月色,夜袭拉包尔,使已经回港的军舰又有多艘受伤。
7月23日3时,日军“雪风”号、“三日月”号和“滨风”号驱逐舰运载陆军第三十八师团的一个大队约800人,从拉包尔出发经韦拉拉韦拉岛和格农格岛之间的威尔逊海峡驶向科隆班加拉岛。19时30分,遭到了美军飞机的空袭,随后又遭到12艘鱼雷艇的攻击,日舰以火炮鱼雷反击,击沉1艘、击伤2艘鱼雷艇,日舰仅有轻微损伤。21时30分,日舰进入科隆班加拉岛亚利埃尔锚地,随即开始卸载,就在卸载作业即将结束前,又发现美军飞机来袭,日舰为避免损失遂停止卸载开始返航。返航途中还是遭到了美军飞机的鱼雷攻击,侥幸未受损失,于24日14时回到拉包尔。7月25日,在新乔治亚岛上,美军第四十三步兵师经过短暂休整,在新师长霍奇指挥下重新发起攻势,虽然日军拼死顽抗,但美军用坦克、火焰喷射器、炸药包将日军从坚固的据点中赶出来,再以惨烈的白刃战将其消灭,就这样一步一步将日军逐渐压缩到蒙达机场附近的狭长地带。
同日22时30分,日军以“荻风”号、“岚”号和“时雨”号3艘驱逐舰组成运输队运载100名陆军、54吨粮食和18吨弹药从拉包尔出航,于27日0时许抵达圣伊萨贝尔岛西北部的瑞卡塔锚地,卸下所运送的人员物资,接着再将一个步兵大队820人和火炮连夜运到布因,3艘驱逐舰完成这一任务后于28日16时安全返航出发港拉包尔。蒙达机场日军在美军猛烈攻势下,处境越来越危急,迫切需要增援。为解前线部队的燃眉之急,日军于7月31日匆忙以“荻风”号、“岚”号和“时雨”号3艘驱逐舰再次组成运输队,运载着54吨军需物品和763名海军,在“天雾”号驱逐舰的护卫下,从拉包尔起航,于当晚午夜抵达布因,卸下所运送的人员和物资,再装上53吨补给品和900名陆军随即从布因出发,驶往科隆班加拉岛。8月1日21时许,日军的2架侦察机在运输队航行前方的法喀森海峡发现美军3艘鱼雷艇,立即对其实施攻击,战果不详。22时,运输队航行至吉奏岛以东海域,与美军5艘鱼雷艇遭遇,担负掩护的“天雾”号立即出列迎战,掩护3艘运载着人员和物资的驱逐舰驶往科隆班加拉岛的维布斯塔河口,顺利卸下所运载的人员和物资后返航。而“天雾”号在与鱼雷艇的战斗中击沉1艘鱼雷艇后也脱离接触,后与运输队在海上会合,于8月2日17时一起回到拉包尔。被击沉的PT-109号鱼雷艇的艇长就是后来成为美国总统的约翰·肯尼迪,他在鱼雷艇沉没前跳海逃生,在漆黑的海水里还救起了一名部下,在海上漂泊四小时后获救。
日军原计划将这批部队再用小型舟艇运到新乔治亚岛,但岛上战斗的发展非常迅速,美军于8月4日攻占蒙达机场。第十五军军长格里斯沃尔德在夺取了机场后,向哈尔西发出了报捷电:“我军今天从日军手中夺取并全面占领了蒙达,谨将它奉献给您!”——一星期之后,美国海军陆战队的战斗机就开始从蒙达机场起飞,而海军修建大队也在加紧进行机场扩建的工程,以便能够起降大型飞机
新乔治亚岛的日军虽在美军巨大压迫下放弃了蒙达机场,但残部在佐佐木少将的指挥下,退守蒙达西北的巴洛科港,继续负隅顽抗。而拉包尔日军第八方面军认为蒙达机场虽然失守,但只要牢牢控制巴洛科港以及科隆班加拉岛,仍可对蒙达机场构成威胁,伺机还可以将机场夺回,因此决定一方面要求佐佐木继续坚守巴洛科港地区等待增援,一方面从第六师团抽调部队迅速驰援。
韦拉湾海战美军驻瓜岛水面舰艇部队指挥官威尔金森海军少将根据日军最近的活动情况,判断日军仍将向新乔治亚岛继续派遣援军,只是因为在科隆班加拉岛夜战中3艘巡洋舰均遭重创,现在手中已没有可以出海作战的巡洋舰,只好命令第十二驱逐舰分队指挥官穆斯布鲁格海军中校指挥第十二和第十五驱逐舰分队共6艘驱逐舰出海截击日军运输船队。而在此之前,美军历来是将巡洋舰和驱逐舰混合编队,驱逐舰主要担负巡洋舰的警戒,通常不单独出动驱逐舰。而穆斯布鲁格对此很有看法,他一直渴望能像日军那样单独使用驱逐舰作战,并一直在进行单独使用驱逐舰的战术研究。此次能有这样在实战中一展身手检验自己战术理论的机会,当然非常兴奋,因此他欣然领命。出发前他召集6艘驱逐舰的舰长传达了作战计划,他根据各舰武器装备情况将6艘驱逐舰分为两队,“邓拉普”号、“克雷文”号和“莫里”号3艘鱼雷武器较强的驱逐舰为第一队,由他亲自指挥,这3艘驱逐舰装备3座或4座四联装533毫米鱼雷发射管;而“兰格”号、“斯特勒特”号和“斯塔克”号3艘火炮武器较强的驱逐舰为第二队,由第十五驱逐舰分队指挥官辛普森海军中校指挥,这3艘驱逐舰只装备2座四联装533毫米鱼雷发射管,但却增加了4门40毫米火炮。根据穆斯布鲁格的设想,如果日军运输队是以驱逐舰组成的,则由第一队首先发起攻击;如果日军运输队是以小型舟艇组成的,就由第二队首先攻击。就这样各舰舰长对作战方案都了然在胸。
同日9时30分,美军穆斯布鲁格率6艘驱逐舰从瓜岛图拉吉港起航,经拉塞尔群岛和新乔治亚岛以南驶往吉佐海峡。中午时分,美军侦察机在布喀岛以北海域发现日军4艘驱逐舰正高速向南航行,可惜这一敌情通报穆斯布鲁格直到日落之后才收到,他立即推算日舰的航行航速,估计日舰将在午夜前后进入韦拉湾。22时30分,美舰以15节航速通过吉佐海峡驶入韦拉湾,穆斯布鲁格下令改为战斗队形,第一队在前,第二队在右后,相距约3700米,各队均以单纵队航行,然后转为124度航向,对瓦纳瓦纳岛和科隆班加拉岛之间的布拉基特海峡进行搜索。23时20分,美舰又转为30度航向,沿科隆班加拉岛西海岸搜索前进。十余分钟后,穆斯布鲁格的旗舰“邓拉普”号雷达首先在西北十多海里(约合1.9万米)外发现日舰,穆斯布鲁格立即用报话机将敌情和作战方案通知各舰,随即率领第一队左转,与目标进行相向运动以便实施鱼雷攻击,而第二队也跟着第一队左转,仍在其右后航行。
由于当天下午阴雨绵绵,能见度很低,此时雨停云散,但夜空中没有月亮,海天漆黑一片,伸手不见五指。日军以为布拉基特海峡入口才是美军舰艇经常出没的危险海域,此地还比较安全,因此尚未进入战备状态,也没有加强了望。双方舰艇之间的距离只有四海里(约合7400米),日舰仍没发现。
23时41分,美军第一队距日舰仅5700米,穆斯布鲁格下令发射鱼雷,3舰各发射八条鱼雷,然后迅速右转,成单横队向东撤退,脱离接触。因为美舰鱼雷发射管均装有消焰器,发射时没有火光,所以日军对此毫无察觉。
23时42分,日军了望隐约发现在科隆班加拉岛背景中似乎有黑影在移动,仔细辨认终于判断出是美军驱逐舰!有贺立即下令准备战斗!舰员正在手忙脚乱地进行鱼雷发射准备和火炮射击准备,了望发现急速弛来的鱼雷航迹——由于双方是在进行相向运动,美舰发射鱼雷时距离有5700米,而鱼雷实际航行距离还不到4000米——日舰赶紧进行规避,为时已晚!“荻风”号和“岚”号是左转时中雷,被击中的部位都是锅炉舱,随即起火爆炸;而“江风”号是在右转时中雷,命中的部位是弹药舱,因此引发了连锁爆炸,舰首也被炸飞,受伤更重。只有殿后的“时雨”号福星高照,美军发射的鱼雷因定深太深从其舰体下面穿过而逃过一劫,“时雨”号向右急转,连射八条鱼雷后便施放烟雾向西北撤离,以便脱离战场重新装填鱼雷后再来杀个回马枪,“时雨”号射出的八条鱼雷因美舰高速撤离而无一命中。
穆斯布鲁格率第一队向东脱离时,辛普森指挥第二队则转向西南疾进,以抢占海战中最有利的“T”字横头阵位,当占领有利阵位后,第二队立即以127毫米主炮猛烈开火,“斯塔克”号还发射四条鱼雷,“江风”号再次中雷,舰体折断,开始下沉。此时,第一队也转舵南行,从东北方向对日舰实施炮击,这样一来,日舰陷入了来自西南和东北两面的交叉火力,已经受伤的“荻风”号和“岚”号虽然还能以舰炮射击,但被美军猛烈集中的炮火打得晕头转向,根本搞不清美舰方向,只能向四周盲目射击,穆斯布鲁格见这情景知道2艘日舰已构不成多大威胁,便命令辛普森指挥第二队继续轰击这2艘日舰,自己率第一队向西北航行,以截击日军可能的后续军舰,并防备日军的回马枪战术。果然不出所料,日军“时雨”号不久便重新装填鱼雷后返回战场,准备实施再次攻击,就在这时,“岚”号驱逐舰弹药舱中弹,发生大爆炸,“时雨”号舰长山上龟三郎海军少佐听到空中飞机的轰鸣,以为“岚”号是遭到空袭,自己继续前进也是凶多吉少,便调头返航,后与“川内”号巡洋舰会合,于次日回到拉包尔。美军第二队的攻击仍在持续,美舰不仅进行舰炮射击,还不时发射鱼雷,“岚”号又被六条鱼雷命中,很快沉没。而“荻风”号在“岚”号沉没前几分钟就已被美军炮火击沉。第一队没有再发现其他日舰,而战场上也没有可以攻击的目标,穆斯布鲁格便与辛普森会合,于7日凌晨返航。
此次海战,日军称为“韦拉湾夜战”,美军则称为“韦拉湾海战”,海战中,美军参战军舰毫发无损,而4艘参战日舰3艘被击沉,这3艘驱逐舰都是刚服役不久的新舰,尤其是“荻风”号和“岚”号,都只有两年舰龄。日舰上所运载的940名陆军,820人随舰沉入大海,只有百余人或游泳或乘救生艇登上附近的韦拉拉韦拉岛,可以说此次运输行动彻底失败。
在以往的几次海战中,无一不是双方互有损伤,即使是在美军取胜的战斗中,美军也付出了相当的代价。而此次海战,首开毫无损失而全胜的先例,不仅单独使用驱逐舰的战术逐渐为美国海军所肯定和采纳,而且海战胜利的经验也成为以后作战的宝贵财富,综观此次海战,美军获胜的原因是多方面的,既有穆斯布鲁格运筹帷幄决胜千里;又有合理划分部队,并密切协同;还有充分发挥武器装备的优势;最重要的是临战指挥果断准确,战术灵活。从此后美军逐渐摸索到了对付日军擅长的夜战的方法,掌握了克敌制胜的策略。

新乔治亚群岛登陆战役战争结果

编辑
此役历时3个多月,美军伤亡5500余人,损失主要作战舰只8艘、飞机141架;日军伤亡2500余人,损失作战舰只17艘、飞机700余架。美军占领新乔治亚群岛为尔后发展进攻建立了前进基地,战役中所采用的越岛进攻战术为盟军在太平洋战场转入全面反攻提供了成功经验。

新乔治亚群岛登陆战役战争人物

编辑
美国海军五星上将威廉·弗雷德里克·哈尔西,是第二次世界大战中著名的海军将领。他骁勇善战,曾多次打败日本海军,在太平洋战争中立下了不少战功。哈尔西生于1883年。他父亲是美国海军军官学校1873年级的毕业生,在海军服役多年,曾被授于海军上校军衔。哈尔西的先辈中有许多人与海军有关,这对他选择海军生涯不无影响。1900年,他考入海军军官学校。1904年,由于老罗斯福总统扩建海军,需要大批新军官,哈尔西便提前毕业,到一艘烧煤的战舰“米苏里”号上服役。他虽然只是一个低级军官,但渴望着在战争中大显身手。莱特湾大海战之后,哈尔西曾短时间地把指挥权交给斯普鲁恩斯,直到1945年5月,他才重新又披挂上阵。有趣的是,他是在“密苏里”号战舰上开始自己的海军生涯的,而当他成为美国海军的五星上将时,他的旗舰碰巧也是一艘叫“密苏里”的战列舰,日本人就是在这艘舰上签署投降书的。1945年10月15日,在美国海军已经服役44年的老将哈尔西,站在“南达科塔”号战舰的舰桥上,从旧金山的金门大桥下通过。他们是太平洋舰队第一批载誉而归的部队,正象1942年初,哈尔西的航空母舰首先打击敌人一样,现在他又赶了个“先”。当时,一位美国战地记者写:“战争中最著名的海军部队--哈尔西的第3舰队,今天回家了”。
词条图册 更多图册
词条标签:
社会事件 战争 历史书籍 历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