泰安话

编辑 锁定
本词条缺少名片图,补充相关内容使词条更完整,还能快速升级,赶紧来编辑吧!
从地图上看,山东就是一个锤子形,半岛是锤把,内陆是锤头。而泰安就处在内陆部分的最中间,再加上它流传独特的泰山文化,和北临泉城、南面孔府的特殊地理位置(在古代则是齐国与鲁国的交界),使得能够真正保留了古齐文化和古鲁文化的大部精髓,也就是齐鲁文化最典型的代表。表现在语言上说泰安话是最有代表性的山东话一点也不过分。山东话里的实在味儿和人情味儿,在泰安话里表露的可以说是淋漓尽致。
中文名
泰安话
性    质
语言
出    自
山东省泰安
特    点
很实在很人情味

泰安话词的构成

编辑

  从音节角度看,普通话的一部分双音节词在泰安方言中却是单音节或多音节词。 以亲属称谓、身体器官为例:普通话中的叔叔、舅舅、哥哥、姐姐、牙齿、眼睛、屁股,泰安话叫叔、舅、哥、姐、牙、眼、头、腚。以身体器官、动物名称为例:普通话中睫毛、鼻孔、齿龈、膝盖、壁虎、蚯蚓、蜘蛛、泥鳅,泰安话叫眼眨毛、鼻孔眼子、牙花子、胳拉拜、蝎虎子、蛐溜串、阿郎蛛子、泞泞勾从词缀角度看,普通话中不带“子”后缀的,泰安话却带“子”后缀。如:普通话中的嘴巴、咽喉、蚜虫、鼻涕,泰安话叫嘴头子、合嗓眼子、蜜虫子、鼻子。普通话有些儿化词,泰安话不儿化,而带“子”后缀。如:普通话说后脑 儿、眼珠儿、嘴角儿、大婶儿、两口儿、蛋黄儿、串门儿、树枝儿、板擦儿等,泰安话是说后脑勺子、眼珠子、嘴角儿、大婶子、两口子、鸡蛋黄子、串门子、树枝子、黑板擦子等。泰安方言中常用的动词后缀有“巴”、“达”、“由”、“查”“拉”等,构成动词后习惯重叠起来使用,大致相当于普通话单音词重叠,中间加“一”或动词后加“一下”,如“洗巴洗巴”相当于普通话的“洗一洗”、“洗一下”。下面再举些例子可以使人更明白些。泰安话中常用的这些词:搓巴一搓巴搓巴、剁巴一剁巴剁巴、甩达一甩达甩达、抽达一抽达抽达、蹦达一蹦达蹦达、转由一转由转由、捻由一捻由捻由、刮查一刮查刮查、抠查一抠查抠查、搅拉一搅拉搅拉、拌拉一拌拉拌拉。这些词语,在日常生活中常说常用,非常生动形象。
  泰安方言中常用的后缀还有“头儿”、“巴儿”、“古”、“活”、“乎”等,它们附着在名词、动词或形容词的后面,成了泰安方言词很特色的一部分。如木头儿、石头儿、砖头儿、盖头儿、苦头儿、甜头儿、奔头儿、吃头儿、喝头儿;俊巴儿、老巴儿、恼巴儿、离巴儿、瘦巴儿、干巴儿;拐古、拧古、斜古;敛古、匀活、凑活;热乎、湿乎、潮乎等。例如“离巴儿”:“你这人办事忒离巴儿了!得叫人说得过去”。这里的“离巴儿”是说办事离谱儿,不得人心,严重的是为了丧良心的事,遭到舆论的谴责。“拐古、拧古、斜古”都是对某种人的贬义词。“拐古”是形容某人刁钻、爱沾便宜,善于投机取巧;“拧古”是说某人性格古怪,钻牛角尖儿,一头撞到南墙上,认了自己的理儿就是不转变,不回头;“斜古”比“拧古”意义上轻一些,也是说某个人的性格特征的。这种人也好“形而上学”,他往往总是“斜古”来“斜古”去,自己碰壁。如能听人劝解,善解人意,顺乎情理,就不会再“斜古”了。

泰安话词义的差异

编辑

  从词义角度看,泰安方言与普通话基本相同,仅在个别常用词义上有些差别。主要是词形相同,词义范围不同,泰安方言的含义比普通话要宽泛。例如:女婿,普通话是指女儿的丈夫,泰安话兼指丈夫;老爷,普通话是指外祖父,可新泰还兼指祖父;媳妇,是儿子的妻子,泰安话兼指妻子;揍,普通话是指打人的动作,泰安话说打碎物品也叫“揍”;杀,使人或动物或丧失生命叫杀,泰安人砍树或砍其他植物,也叫“杀”。所谓特殊词,是指泰安话中的部分与普通话说法不同的词,也就是因造词方式不同而形成的词。 用描写某种事物、现象的某一特征形成的词,如泰安人说“熊”是“狗黑子”、“黑瞎子”把“灰喜鹊”叫“长尾(yi)巴郎子”;把“啄木鸟”叫“参达木子”;把“猫头鹰”叫“夜猫子”;把“蛇”叫“长虫”。用比喻的方法创造新词。泰安话把“流星”叫“贼星”;把“彗星”叫“扫帚星”;“收音机”叫“戏匣子”;“牵牛花”叫“喇叭花”。受不同社会心理的支配而产生了一些特殊词。如“花生”,泰安话叫“长生果、果子”;“拍马屁”,泰安话叫“舔腚”。

泰安话泰安方言语汇的特点

编辑

  1)泰安方言语汇中形象化的词语多。 泰安人说话多用形象化的语句,给人以具体、生动、鲜明的印象。形容一个人老坐不下来,忙个不停,到处走串,就说:“你这个狼窜个么?”或者说:“他这个象狼掉了羔子似的”。用“狼窜”、“狼掉了羔子”这一形容,就把这个人的特点说活了。要是形容一个嗓音高,喊人、说话好大声吵嚷,让人很心烦,泰安人要制止他,往这样说:“你狼咋唬么!”“窜”、“掉了羔子”、“咋唬”前头加上一个“狼”字,构成陈述式合成词或主谓短语,所表达的褒贬、感情色彩就更强烈了些。 在泰安方言中,形容词是很丰富的。以三个音节、四个音节和五个音节的为多数。例如下面例句中的词,都是泰安方言特有的。 ①我惜忽忽(差一点儿)把这件事给忘了。 ②你别上头扑拉脸儿的胡索衣(拉扯,讨人嫌的粘缠),我不理你这个碴儿!③多穿点衣服吧,别哧哧哈哈的(穿得少,冻得难以忍受表现出的样子)穿哆嗦啦!④丁是丁,卯是卯,你别扯二摞簸箕地(说话多,又说不清楚,缺乏条理性,说不到点子上)囗罗 囗罗 起来没个完! ⑤你索衣罗贝地(不利索、带的东西多)带些东西也无益。 ⑥别扎毛溜豆腐的(没家教,办起事儿来没分寸,孩子气浓,动手动脚的光玩儿),人都那么大了。 ⑦七八十拉个人,七愣扑腾(没次序)地跳进虎山水库里了。 ⑧你看那葡萄,滴溜嘟噜的(一大串,惹人喜欢)真好看! ⑨那个腰嘟噜子粗(“嘟噜子”是说“腰粗”的样子)的人,割不少的(舍不得)拿他那张王牌,稀两哈呼的(敷衍,搪塞的言语、行动)光胡迂磨(浪费时间)。类似上述的词语还有很多。泰安人把“说话硬气”叫“哏不唧的”;态度不好,说话又哏,叫“柴大胡的”或“柴不唧的”。这是单音形容词加后缀构成多音节形容词。用“乌不唧的”、“蓝不唧的”可以表示事物的色彩;用“邪不唧的、懈不唧的、横不唧的、由不唧的”可以表示不同人物的不同性格。用“愣二呱唧、屁二呱唧”可以表示人物的情貌;用“紧么lir的、赶么lir的、快么lir的”,可以表示人的时间观念。在泰安方言语汇中,还有在一个词前加一个副词“胡”字,构成贬义形容词,如胡索衣、胡折腾、胡拾包、胡捣咕、胡叽咕、胡囗罗囗罗、胡腻外等。有的形容词是以动词的重叠方式构成的,如说一个人长得不高,身子又胖,走得又慢,象豆虫一样,就用“咕用咕用”来形容他。“喏,他咕用咕用地来了”“要是描述一个累得喘粗气,就用“奋fènr哧奋哧”、“哈得dèr 哈得”来表现他的情态。
  2)泰安方言语汇中多音节语素构成的词多。从古至今,汉语的语素一直是以单音节为主的,因为单音节语素在语素的总数中占绝对优势,单音节语素是汉语语素的基本形式。多音节语素中的成词语素有联绵字和外来词,如“徘徊(来回走动,犹疑不决)”、“香格里拉(世外桃源)”。但在泰安话词汇中,三个、四个或五个音节的成词语素是不乏其例的。泰安人叫“麻雀”为“小虫子”,“知了(蝉)”叫“结蟟子”,“泥鳅”叫“泞赤勾子”,“蝌蚪”叫“哈蟆蝌胎子”,把“蝙蝠”叫做“眠眠蝴子”。岱岳区的鱼池、道朗一带,把闰女(妮子、姑娘)叫成“小客kěi家子”。什么意思?姑娘早晚不是要出稼吗?出嫁以后她的女婿不就是“客kěi吗?女孩子是“客”家里的人,叫“小客家子”。
  3)泰安方言中拟声词多。 泰安人说话好用拟声词儿,使语言更加形象化。例如:“你看渴的他,一瓢喝头儿咕咚咕咚就喝下去了。”“咕咚咕咚”拟声,又表现出喝水人渴急的样子。 如果开大会有人作报告,有个人好抽烟又好咳嗽,妨碍别人听讲,就听有人说他:“喂,你咳儿(kér)呛儿的干么!”这样表示他的不满。这时如果有人又小声笑着小声又说些什么,有人又干预了,“你呲儿喵儿的嘀咕么,还不好好听讲!”呲儿喵儿就活现了那个小声笑、小声说人的形象;“咳儿呛儿”的拟声,也把抽烟人的讨人嫌样子抨击得只好收敛。修辞效果也真的不错。 到泰安附近的农村去访问,问到现在的生活怎么样,有人概括说:“地里的庄稼口得děr口得地长,炒瓢里煎鱼吱啦吱啦响,电视机里噢噢唱大戏,摩托车噗得eděr儿噗得儿跑在大街上,现在是喝茶儿嗑瓜子儿,满嘴儿里头查。农村逐渐富裕起来了,用那些拟声词表现,显得格外新鲜。农村形势一天天好起来,用音响化的拟声词,表现得淋漓尽致。
  4)泰安方言语汇中,加副词表示程度深,进一层意思的词也不少。 “很好“这个短语,泰安话是说“些好”。带“些”字的有很多词:些恣、些得déi、些类、些俊、些酸、些优……;带“乔”字的词,有乔饿、乔冷、乔热、乔目困、乔疼……;带“刚gang”字的词语有:刚好、刚赛、刚麻烦、刚厉害、刚吓人……;带“楞”字的词语也不:楞青、楞红、楞亮、楞有意思、楞长楞长的等等。“些”、“乔”相当于普通话中副词“很”的意思;“刚”相当于普通话中“非常”的意思;“楞”相当于普通话中“挺”的意思。与“挺”的意思相近的还有“稀”“怪”,如稀香、怪辣等等。
  5)泰安方言语汇中许多词语有特定的含义。 在泰安,农村的孩子冬于说冻得慌,大人就说:出去晒晒老爷爷去吧!“老爷爷儿”特指“太阳”。“月奶奶”指“月亮”。泰城周围,人渴了说“喝喝”呗;到东平呢,“喝喝”的意思是小孩子吃奶;宁阳、泰山区、小孩子吃奶叫“吃吃”;泰城附近、岱岳区小孩子吃奶叫“吃口口”或叫“吃妈妈”,就是不说“吃奶”这个短语。看来,“吃吃喝喝”还真不是“小事”呢! 在泰安或山东南部,小米和豆子按一定比例磨成糊优质的粥,都称作“粥”。而小米水泡,捞出后晾半干,然后碾成粉,过箩而后锅炒,用这种粉做也粥叫“茶汤”。 “浪”、“浪拉”、“浪声咳气”这样的词,在泰安也有特定的含义。“浪”的意思是“流里流气、放荡不羁,作风不正派”;“浪拉”,比浪更严重,一般是污辱女性的;“浪声咳气”是指一个人说话的腔调不严肃,有挑逗性,也有一咱不正派的味道。泰安话中,人们发出疑问,表示不懂,好问:“这是么儿?么个diè ?“用”“么儿”“么个diè”代物。而“买卖儿”这个词儿几乎成了一切物品的代称。如:“你这个买卖儿(指实物)卖(或值)多少钱?”在泰安话中,还有“可不bó”、“敢自是”这样的词。“可不”表示赞同;“可不,就是这样!”“敢自是”用在句子开头。如“敢自是你去过济南,我没办去过所以不知泉城广场在哪里。”这里的“敢自是”表原因,相当于介词“由于”。“敢自是”还可做副词用,表示打心里佩服、赞美,如“你办的这桩事儿,那敢自是好哎!”和北京话里的“敢情”和“敢自”意义差不多,也有“当然”、“原来”的意思。在普通话中,对老大娘可以尊称为“老妈妈”。在泰安话中,往往把“老妈妈”的“妈”儿化,变成了“老妈儿妈儿”。“你这妈妈子刚抠(凶、厉害)了”,这位“老妈妈”便是被贬的对象。要说这“老妈儿妈儿”是“老女人”呢?那实在是大不敬,带上了侮辱人的色彩。
  6)泰安方言语汇中的扩词现象特别突出。泰安方言语汇中,对实际运用的词,常常拆开,中间加一些别的成分,用来表示比原来那个词更丰富一些的意义,比如一个人在某项竞争中名列前茅,泰安人就说:“他可第了一啦!”“他可叫了面儿了!”“第了一”、“叫了面儿”类似北京话中的“盖了帽儿”。“第了一”的“第”在这里不再是表次序的词头,而是“获得”、“得到”的意思。再如,人们要买点礼物送亲友,买过后征求你的意见,你怎么表示?泰安人有时这样说:“可着以”,在“可以”中间加入“着”,合起来表示“还行”、“凑合”的意思,并不十分满意。十分满意的话就用“满可以”、“刚强”、“稀好”、“楞赛”表示。还有些词,象“服个务”、“结个婚”中间加了“个”字,比原来“服务”、“结婚”的词义轻佻了些。而“倒血xiě霉”、“捣驴蛋”中间加了个“血”和“驴”字,比原来的“倒霉”、“捣蛋”程度加深了一层,词义更加深刻了。 泰安话这种扩词现象比比皆是,词扩展后,变得象短语:考什么试、学啥习、努什么力等。
  7)泰安方言语汇中,有些动词的同义词表情达意比较细致。 在泰安,“吃”的同义词有十余个,在不同的场合,不同的关系中,表达不同的感情,就用“吃”这个词不同的同义词。 在郑重场合请亲朋吃饭,常说请“吃”、请“尝”,彬彬有礼,情真意切,创造一种宴请的气氛。 要是一般好友、同学、同事聚餐,互相让菜,那可就随便了:“这块豆腐你‘佛’了吧!”“这片肥肉你“克了吧!”“这条小鱼你“逮了呗!”“你这个鸡头你‘咧’进去吧!”类似“佛、 逮、克、咧”等表“吃”这个意思的同义词还用“抿、舔、填、搁、捣、吞”等词,不拘一格,感情豪放。在特殊的场合,要是嫌某个人吃得多,吃得慢,泰安人往往说“还没馕搡’完吗?”尽着“日馕”个什么劲儿!怎么就是’脑(chuai)馕’不完呢!话不中听,讨嫌的感情益于言表。 这些“吃”的同义词,非泰安方言区的人,往往听不懂。还有如“吸”的同义词,有“抽”、“吧”、“吧嗒”、“吧唧”等。
  8)泰安方言语汇和其他方言区有许多相同的方言词语。说一个人好乱传话,泰安话、北京话都有这个好“拉舌头”。“拉舌头”的人往往搞得人际关系紧张,使单位造成不团结。说一个人的行为美,心灵也美,都用表示“不好”这个意思的“赖歹”加“不”字,“不赖歹”表示称赞。泰安话,北京话都有“烧包儿”这个词儿,都是形容有了钱不知姓什么了,有时候还胡作非为。在泰安这个意思有发展,形容有的人懂得多了些,有意卖弄,人家不服气,便说他“烧包儿”,或说他的行为是“涨颠”。 泰安人喝茶爱喝花茶,特别爱喝有“杀口儿”的珠兰茶。“杀口儿”是味道浓的意思,北京话亦如此。不过北京话特香甜,不能指酸、甜、苦、辣,泰安人喝浓茶,舌头有苦涩感也叫有“杀口儿”。“口”还用来表季节:麦口、豆口、樱桃口(收获苹果季节)等。泰安来往的人多,不仅吸收了北京方言词语,如“少相”“渗人”、“数落”、“拾翻”、“涮人”、“过去了(死)”等。也吸收了山东各地方言词语。泰城的饺子馆特别多,你要去吃水饺,服务员问你“吃‘忌讳’吧?“忌讳”在青岛饺子馆里常用,“醋”叫‘忌讳’。忌讳说“吃醋,叫吃忌讳,好听,有礼貌,泰安人也采用了。
词条标签:
社会事件 社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