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的赞歌

编辑 锁定
《光的赞歌》写于1978年,是诗人艾青的作品,发表于1979年1月号的《人民文学》上。
作品名称
《光的赞歌》
创作年代
写于1978年,发表于1979年
作品出处
人民文学
文学体裁
诗歌
作    者
艾青
品味问世时间
1978年

光的赞歌原文

编辑
《光的赞歌》
艾青
每个人的一生
不论聪明还是愚蠢
不论幸福还是不幸
只要他一离开母体
就睁着眼睛追求光明
世界要是没有光
等于人没有眼睛
航海的没有罗盘
打枪的没有准星
不知道路边有毒蛇
不知道前面有陷阱
世界要是没有光
也就没有扬花飞絮的春天
也就没有百花争艳的夏天
也就没有金果满园的秋天
也就没有大雪纷飞的冬天
世界要是没有光
看不见奔腾不息的江河
看不见连绵千里的森林
看不见容易激动的大海
看不见象老人似的雪山
要是我们什么也看不见
我们对世界还有什么留恋
只是因为有了光
我们的大千世界
才显得绚丽多彩
人间也显得可爱
光给我们以智慧
光给我们以想象
光给我们以热情
光帮助我们创造出不朽的形象
那些殿堂多么雄伟
里面更是金碧辉煌
那些感人肺腑的诗篇
谁读了能不热泪盈眶
那些最高明的雕刻家
使冰冷的大理石有了体温
那些最出色的画家
描出了色授神与的眼睛
比风更轻的舞蹈
珍珠般圆润的歌声
火的热情、水晶的坚贞
艺术离开光就没有生命
山野的篝火是美的
港湾的灯塔是美的
夏夜的繁星是美的
庆祝胜利的焰火是美的
一切的美都和光在一起
这是多么奇妙的物质
没有重量而色如黄金
它可望而不可及
漫游世界而无体形
具有睿智而谦卑
它与美相依为命
诞生于撞击和磨擦
来源于燃烧和消亡的过程
来源于火、来源于电
来源于永远燃烧的太阳
太阳啊,我们最大的光源
它从亿万万里以外的高空
向我们居住的地方输送热量
使我们这里滋长了万物
万物都对它表示景仰
因为它是永不消失的光
真是不可捉摸的物质——
不是固体、不是液体、不是气体
来无踪、去无影、浩淼无边
从不喧嚣、随遇而安
有力量而不剑拔弩张
它是无声的威严
它是伟大的存在
它因富足而能慷慨
胸怀坦荡、性格开朗
只知放射、不求报偿
大公无私、照耀四方
但是有人害怕光
有人对光满怀仇恨
因为光所发出的针芒
刺痛了他们自私的眼睛
历史上的所有暴君
各个朝代的奸臣
一切贪婪无厌的人
为了偷窃财富、垄断财富
千方百计想把光监禁
因为光能使人觉醒
凡是压迫人的人
都希望别人无能
无能到了不敢吭声
而把自己当做神明
凡是剥削人的人
都希望别人愚蠢
愚蠢到了不会计算
一加一等于几也闹不清
他们要的是奴隶
是会说话的工具
他们只要驯服的牲口
他们害怕有意志的人
他们想把火扑灭
在无边的黑暗里
在岩石所砌的城堡里
维持血腥的统治
他们占有权力的宝座
一手是勋章、一手是皮鞭
一边是金钱、一边是锁链
进行着可耻的政治交易
完了就举行妖魔的舞会
和血淋淋的人肉的欢宴
回顾人类的历史
曾经有多少年代
沉浸在苦难的深渊
黑暗凝固得象花岗岩
然而人间也有多少勇士
用头颅去撞开地狱的铁门
光荣属于奋不顾身的人
光荣属于前仆后继的人
暴风雨中的雷声特别响
乌云深处的闪电特别亮
只有通过漫长的黑夜
才能喷涌出火红的太阳
愚昧就是黑暗
智慧就是光明
人类是从愚昧中过来
那最先去盗取火的人
是最早出现的英雄
他不怕守火的鹫鹰
要啄掉他的眼睛
他也不怕天帝的愤怒
和轰击他的雷霆
把火盗出了天庭
于是光不再被垄断
从此光流传到人间
我们告别了刀耕火种
蒸汽机带来了工业革命
从核物理诞生了原子弹
如今象放鸽子似的放出了地球卫星……
光把我们带进了一个
光怪陆离的世界:
光怪陆离的世界:
X光,照见了动物的内脏
激光,刺穿优质钢板
电子计算机
把我们推到了二十一世纪
然而,比一切都更宝贵的
是我们自己的锐利的目光
是我们先哲的智慧之光
这种光洞察一切、预见一切
可以透过肉体的躯壳
看见人的灵魂
看见一切事物的底蕴
一切事物内在的规律
一切运动中的变化
一切变化中的运动
一切的成长和消亡
就连静静的喜马拉雅山
也在缓慢地继续上升
认识没有地平线
地平线只能存在于停止前进的地方
而认识却永无止境
人类在追踪客观世界中
留下了自己的脚印
实践是认识的阶梯
科学沿着实践前进
在前进的道路上
要砸开一层层的封锁
要挣断一条条的铁链
真理只能从实践中得以永生
光从不可估量的高空
俯视着人类历史的长河
我们从周口店天安门
象滚滚的波涛在翻腾
不知穿过了多少的险滩和暗礁
我们乘坐的是永不沉的船
从天际投下的光始终照引着我们
我们从千万次的蒙蔽中觉醒
我们从千万种的愚弄中学得了聪明
统一中有矛盾、前进中有逆转
运动中有阻力、革命中有背叛
甚至光中也有暗
甚至暗中也有光
不少丑恶与地耻
隐藏在光的下面
毒蛇、老鼠、臭虫、蝎子、蜘蛛
和许多种类的粉蝶
她们都是孵化害虫的母亲
我们生活着随时都要警惕
看不见的敌人在窥伺着我们
然而我们的信念
象光一样坚强——
经过了多少浩劫之后
穿过了漫长的黑夜
人类的前途无限光明、永远光明
每一个人都是一个生命
人世银河星云中的一粒微尘
每一粒微尘都有自己的能量
无数的微尘汇集成一片光明
每一个人既是独立的
而又互相照耀
在互相照耀中不停地运转
和地球一同在太空中运转
我们在运转中燃烧
我们的生命就是燃烧
我们在自己的进代
应该象节日的焰火
带着欢呼射向高空
然后迸发出璀璨的光
即使我们是一支蜡烛
也应该“蜡炬成灰泪始干”
即使我们只是一根火柴
也要在关键时刻有一次闪耀
即使我们死后尸骨都腐烂了
也要变成磷火在荒野中燃烧
作为一个微不足道的人
天文学数字中的一粒微尘
即使生命象露水一样短暂
即使是恒河岸边的细沙
也能反映出比本身更大的光
我也曾经用嘶哑的喉咙歌唱
在不自由的岁月里我歌唱自由
我是被压迫的民族我歌唱解放
在这个茫茫的世界上
我曾经为被凌辱的人们歌唱
我曾经为受欺压的人们歌唱
我歌唱抗争,我歌唱革命
在黑夜把希望寄托给黎明
在胜利的欢欣中歌唱太阳
我是大火中的一点火星
趁生命之火没有熄灭
我投入火的队伍、光的队伍
把“一”和“无数”溶合在一起
进行为真理而斗争
和在斗争中前进的人民一同前进
我永远歌颂光明
光明是属于人民的
未来是属于人民的
任何财富都是人民的
和光在一起前进
和光在一起胜利
胜利是属于人民的
和人民在一起所向无敌
我们的祖先是光荣的
他们为我们开辟了道路
沿途
下了深深的足迹
每个足迹里都有血迹
现在我们正开始新的长征
这个长征不只是二万五千里的路程
我们要逾越的也不只是十万大山
我们要攀登的也不只是千里岷山
我们要夺取的也不只是金沙江大渡河
我们要抢渡的是更多更险的流口
我们在攀登中将要遇到更大的风雪、更多的冰川……
但是光在召唤我们前进
光在鼓舞我们、激励我们
光给我们送来了新时代的黎明
我们的人民从四面八方高歌猛进
让信心和勇敢伴随着我们
武装我们的是最美好的理想
我们是和最先进的阶级在一起
我们的心胸燃烧着希望
我们前进的道路铺满阳光
让我们的每个日子
都象飞轮似的旋转起来
让我们的生命发出最大的能量
让我们象从地核里释放出来似的
极大地撑开光的翅膀
在无限广阔的宇宙中飞翔
让我们以最高的速度飞翔吧
让我们以大无畏的精神飞翔吧
让我们从今天出发飞向明天
让我们把每个日子都当做新的起点
或许有一天,总有一天
我们这个古老的民族
我们最勇敢的阶级
将接受光的邀请
却叩开那些紧闭的大门
访问我们所有的芳邻
让我们从地球出发
飞向太阳……
1978年8月—12日

光的赞歌作品赏析

编辑
太阳从大海上升起,以它的光告诉人们:新的一天又开始了……
在艾青的一生中,他从来没有停止过对于光的追求。在他的诗歌创作中,光,成为他的重要的创作对象。我们纵观他的创作道路,可以清晰地看见,光,在他创作中的位置。光,像一道七色的彩虹,在他的诗的山岭上空照耀着……
在诗人最初的创作中,光的形象就已经明显地出现,并占有了重要位置。如《当黎明穿上了白衣》、《阳光在远处》等。后来,在监狱中一组力作中,光的形象更清晰地出现过。如《灯》、《黎明》等。而后,光的形明,在诗人的创作中占有了更重要的位置。如《太阳》、《向太阳》、《光把》、《给太阳》、《太阳的话》、《黎明的通知》等等。在解放以后的创作中,光的形象同样也在不断地出现……
诗人与光这样执著地结下了不解之缘,并不是偶然的。从创作上讲,诗人很早就感觉到了光伟大。在他当初学画的时候,他就开始认识了光。而后,在他创作诗的时候,进而认识了光。从人生道路上讲,很早他就感受到,光对人生的伟大作用。特别是他在监牢的黑暗之中度过三年之后,对于光就有了更清醒的认识,感情也日趋炽烈。随着阅历的加深,随着生活的坎坷颠簸,随着对中华民族深重灾难的进一步认识,对科学与民主的进一步理解,随着对社会、人生、历史的不断深入的思考,诗人对于光的关系更深化更紧密了。可以说,光,已成为诗人的血肉,甚至可以说,光,已成为诗人的灵魂,已成为诗人的诗魂……
这样说并不过分。在诗人的人生道路上,遇到过不少坎坷,甚至还有灭顶之灾,正是诗人对于光的信念,才使他跨越了关口。在创作道路上,正是《向太阳》、《火把》等关于光的扛鼎之作,包括《光的赞歌》,使诗人登上了我国新诗创作的显赫位置。
诗人为什么这个时候,集中全力写这样一首诗呢?凡是了解诗人的人都会很清楚,这绝不是偶然的。
沉冤二十年,时间实在是太长了,在人的一生中,有几个二十年?遭遇之痛苦,也实在是太深了,在人的一生中,还有比这更痛苦的么?
重新获得生存、生存、创作权利之后,诗人不能不对社会、人生、历史,以及自己的一生,作一全面的深入的思考。
《光的赞歌》,就是这一思考的结晶。光,再一次启示了诗人,使诗人在光的指引照耀下,去思考,去观察……可以这样揣测:在诗人看来,此时此刻,只有光的形像能传达自己的心绪,任何其他形象,都显得太轻了,都在光的面前黯然失色。因而,诗人再一次选择了光,来寄托自己的情思。
可以说,《光的赞歌》是诗人对自己生活和创作一次总结,同时也是一个新的中国。它在诗人的创作中占有重要位置。
诗人首先考虑的是光的重要作用。世界有了光,是怎样一种景色?如果没有光,世界将又是怎样一种景色?进而,诗人揭示了光的诞生。
“ 诞生于撞击和磨擦/来源于燃烧和消亡的过程/来源于火,来源于电/来源于永远燃烧的太阳”
这是对于自然之光的科学理解,同时也具有着象征意味——社会的发展,人类的进步,也依赖于光,而这“光”是要经过斗争才能得来的。
接着,诗人自然地由自然之光引向社会之“光”的思考。“光”,成为科学与民主的象征,而对于“光”的追求和向往,引发起千百万人一代又一代流血奋斗。同时,对于害怕光,制造黑暗,维护黑暗的人和势力进行了无情的抨击。并对那些为“光”而战斗的人们进行了热情的赞倾:
“光荣属于奋不顾身的人/光荣属于前赴后继的人”
在追求“光”的斗争中,诗人并不忽略个人的作用,但更重要的是群体的力量。在对历史进行剖析时,更注重对现实的剖析。不管社会上的现象多么复杂:
“甚至光中也有暗/甚至暗中也有光/不少丑恶与无耻/隐藏在光的下面/……/然而我们的信念/像光一样坚强——”
在这首诗里,诗人还特别用一章的诗行来抒发个人的情怀和抱负。诗人在对自己的一生进行了精辟的概括之后,豪情满怀地向世人宣布:
“我是大火中的一点火星/趁生命之火没有熄灭/我投入火的队伍,光的队伍”
在谈到这首诗时,诗人直率地毫不含糊地说:“这第八章是给自己写的,这等于是我的宣言。”实际上,诗人早已投入了光的队伍。此时,诗人这样坚定而明确地公布自己的宣言,是要告诉世人,虽然自己经历了二十年的磨难,但追求光的信念并没有丝毫改变,反而更加增强了。他要和全国人民一道,和世界人民一道,为人类的新的光明的到来而高歌猛进。
“让我们从地球出发/飞向太阳……”
第九章,在对祖国的现实与未来进行了热情描绘之后,诗人在最后以上面两句诗结束全诗,让全诗更进入辽阔的诗化境界……
《光的赞歌》这首诗,篇幅宏大,气势磅礴,情绪深沉而热烈。它以高屋建瓴之势,在读者面前展开了时间和空间的无比宽阔的领域,层出不穷的哲理性的诗句,在这宽阔的领域中熠熠闪光。
无论从篇幅上讲,还是从思想的深刻性上讲,以及艺术表现力上进,这首诗都堪称诗人最杰出的诗作。
也许会有人说,诗人在他的创作中,有不少诗写到了光,这是不是诗人在题材选择上略显狭窄了?
无疑,这是出于对诗人的关心和爱护。但这种看法是有些偏颇了。比如,诗人在写光的时候,常常写到太阳。虽然同是在写太阳,但在不同的历史时期,在诗人不同的心境之下,太阳的形象具有着不同的风采。
在《马赛》中,诗人为了揭露和控诉这个畸形的社会,抒发自己的愤慨之情,他写道:“午时的太阳/是中了酒毒的眼/放射着混沌的愤怒/和混沌的悲哀……”
在抗日战争前夕,诗人为了唤醒人们对现实的认识,赶快起来准备投入战斗,以血与火的抗争精神去迎接胜利,他在《太阳》中写道:
“从远古的墓茔/从黑暗的年代/从人类死亡之流的那边/震惊沉睡的山脉/若火轮飞旋于沙丘之上/太阳向我滚来……”
在全民奋起抗战的日子里,诗人感到兴奋,感到欢欣鼓舞,他在《向太阳》中热情地写道:
“是的/太阳比一切都美丽/比处女/比含露的花朵/比白雪/比蓝的海水/……”
一个诗人,一个作家,常常有自己最喜欢的题材和形象,并在作品中不断地展现。这不仅不表明作者的困惑,而是更说明作者的明晰。因为作者是在不同的历史时期,在不同的心境和感情的情况下进行创作的,即会出现不同的风貌,高明的作者决不会雷同。而且,还会形成一种系列,加深人的印象,对艺术力量的加强和作者风格的形成都有好处。
这种创作现象,不论在我们中国,还是在世界上,都是显而易见的。

光的赞歌作者简介

编辑
艾青(1910-1996),原名蒋海澄,出版的诗集有《大堰河》(1936)、《北方》(1939)、《向太阳》(1940)、《黎明的通知》(1943)、《归来的歌》(1980)、《雪莲》(1983)等。
1928年中学毕业后考入国立杭州西湖艺术院。1929年在林风眠校长的鼓励下到巴黎勤工俭学,在学习绘画的同时,接触欧洲现代派诗歌。比利时诗人凡尔哈仑给他的影响最大。1932年创作第一首诗《会合》,此诗以笔名“莪伽”发表于同年七月出版的《北斗》第2卷第3、4期合刊。
1932年5月回到上海,加人中国左翼美术家联盟,并组织春地画社。7月,被捕入狱,在狱中翻译凡尔哈仑的诗作并创作了名篇《大堰河——我的保姆》。接着创作了《芦笛》、《巴黎》等。
1935年10月,经保释出狱。1937年抗战爆发后到武汉,写下《雪落在中国的土地上》。1938年初到西北地区,创作了《北方》等著名诗篇。同年到桂林,任《广西日报》副刊编辑,又与戴望舒合办诗刊《顶点》,此间较重要作品有《诗论》。
1940年到重庆任育才学校文学系主任,不久赴延安,在陕甘宁边区文化协会工作。此时代表作有《向太阳》等。1944年获模范工作者奖状,并加人中国共产党。
1945年10月随华北文艺工作团到张家口,后任华北联合大学文艺学院领导工作,写有《布谷鸟》等诗。
1957年被错划为右派分子,1958年到黑龙江农垦农场劳动,1959年转到新疆石河子垦区。1979年彻底乎反后,写下《归来的歌》、《光的赞歌》等大量诗歌。
从诗歌风格上看,解放前,艾青以深沉、激越、奔放的笔触诅咒黑暗,讴歌光明;建国后,又一如既往地歌颂人民,礼赞光明,思考人生。他的“归来”之歌,内容更为广泛,思想更为浑厚,情感更为深沉,手法更为多样,艺术更为圆熟。建国后出版的诗集有《欢呼集》、《宝石的红星》、《海岬上》、《春天》、《归来的歌》、《彩色的诗》、《域外集》、《雪莲》、《艾青诗选》等。艾青以其充满艺术个性的歌唱卓然成家,实践着他“朴素、单纯、集中、明快”的诗歌美学主张。
词条标签:
文学作品 文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