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块玉·述怀

编辑:知识号互动百科 时间:2017-05-28 11:06:20
编辑 锁定
本词条缺少名片图,补充相关内容使词条更完整,还能快速升级,赶紧来编辑吧!
四块玉·述怀,文学体裁是散曲·小令,作者是曾瑞
作品名称
四块玉·述怀
创作年代
元代
文学体裁
散曲·小令
作    者
曾瑞

四块玉·述怀基本信息

编辑
名称:【南吕四块玉·述怀
宫调:南吕宫
曲牌:四块玉

四块玉·述怀作品其一

编辑

四块玉·述怀作品原文

南吕】四块玉
冠世才,安邦策,无用空怀土中埋。有人跳出红尘外。七里滩,五柳宅,名万载。[1] 

四块玉·述怀作品鉴赏

这首小令对空有才能、志不能伸发出感叹,表现出强烈的不平之气。曲子表明,在报国无门的情况下,跳出红尘,隐退江湖才是明智的。这是无可奈何的选择。[1] 

四块玉·述怀作品其二

编辑

四块玉·述怀作品原文

述怀
衣紫袍①,居黄阁②,九鼎沉如许由瓢③。调羹④无味教人笑。弃了官,辞了朝,归去好。

四块玉·述怀注释译文

【注释】
①紫袍:古代四五品以上官员的袍服。
②黄阁:宰相厅署。古代丞相、三公官署厅门饰涂黄色,故称。
九鼎:喻国家重器。历史上最早由大禹铸九鼎,作为国家政权的象征。许由瓢:许由为上古高土,尧让以天下而不受。他隐居箕山时,家产只有一只水瓢,挂在树上,风吹瓢鸣,许由嫌声烦就将瓢弃之水中。
调羹:《尚书》载商王武丁命傅说为相,说:“若作和羹,尔惟盐梅。”意谓如调味作羹那样治理国家。后因以“调羹”喻宰相行职。
【译文】
身穿着贵官的袍裳,高坐于宰相的厅堂,把个国家搞得不成模样,几乎像许由的沉瓢那样泡汤。燮理阴阳,治政无方,徒然博得个万民笑骂,丑名远扬。还是弃官辞朝,还乡归隐的强。

四块玉·述怀作品鉴赏

“紫袍”、“黄阁”,均是贵官的借代语。利用“紫”、“黄”颜色门作成对仗,也是古代文人习用的手法。而三、四两句则呈现出尖新的特色。“九鼎”极为贵重,却以不值钱的“瓢”作为比喻,且是“许由瓢”,本身更属于委弃之物。从许由弃瓢的典故引出了“沉”,而“九鼎沉”则意味着朝纲不振,曲曲折折,用以说明治国者的不负责任,真是冷峻至极的一笔。第四句的含意与之接近,却偏重于宰相无能的角度。“调羹”在古时是喻指宰相行职的专用语,作者却故意取用其生活中烹饪的字面意味,接以“无味”二字,引出“教人笑”的嘲骂。这首小令阐述的是“归去好”的结论,在论据上用了极端的例证,即从位至三公的高贵人物加以否定,更不用说一般小官了。而作者却是连小官也未做过的,竟题为“述怀”,就更不难想见他写作此曲时自嘲自解与愤世嫉俗的心情。诗人同题另有一首:“雪满簪,霜垂颔,老拙随缘苦无贪。狂图多被风波濞。享大财,得重衔,休笑俺。”“述怀”的意味就显豁得多。正因为本曲跳过了作者本人的经历,白眼向人,嘲骂的感情就更易投入。全曲语言冷辣,口舌节省,恰恰体现出元散曲短篇小令犀利精光的特征。[2] 

四块玉·述怀作者简介

编辑
(1300—1330前)元曲作家。字瑞卿,自号褐夫,大都大兴(今北京大兴)人。性格清高,因志不屈物,而终生不仕。后移居杭州。他在当时声誉卓著,《录鬼簿》记载,他“神采卓异”,“临终之日,诣门吊者以千数”。著有杂剧《才子佳人误元宵》,今存。有散曲集《诗酒余音》,今已佚。今存小令九十余首,套数十七套。[1] 
参考资料
词条标签:
文学作品 文学 散曲 戏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