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新月

编辑:知识号互动百科 时间:2017-05-30 11:40:17
编辑 锁定
韩新月(1943-1963)著名女作家霍达的长篇小说《穆斯林的葬礼》中的女主人公。
中文名
韩新月
国    籍
中国
民    族
出生地
英国[1] 
出生日期
1943
逝世日期
1963
职    业
学生
信    仰
伊斯兰教
性    别
父    亲
韩子奇[1] 
母    亲
梁冰玉[1] 

韩新月角色设定

编辑
韩新月(1943-1963)
著名女作家霍达的长篇小说穆斯林的葬礼》中的女主人公,玉王韩子奇之女,抗战期间因其父与其母流落英国,互生情愫而诞新月,战争结束后随父回国,与其姨妈共同生活,少年坎坷,但深得家庭宠爱,为人单纯善良,外表清新淡雅,如初生之月,又如出水之莲。后在其父支持下进入燕京大学英语系学习,成绩名列前茅,爱慕班主任楚雁潮,大一时因其父住院而引起先天性心脏病复发,在临终前说出了对楚雁潮的爱,爱情纯洁而伟大,相爱而不能善终。

韩新月人际关系

编辑
玉王韩子奇之女

韩新月剧情简介

编辑
那是有关一个穆斯林家族,六十年间的兴衰,三代人命运的沉浮,两个发生在不同时代,有着不同的内容却又交错扭结的爱情悲剧。整部小说的构思很巧妙——玉篇和月篇,互相交错,最终汇合在新月的身世上…

韩新月玉篇

他对玉器的爱,使得他和师父的大女儿璧儿的婚姻,成了理所当然。然而,这样的婚姻是没有爱情的。直到动乱年间,他被迫和小姨子玉儿一起去了英国,两个漂泊的灵魂在患难中产生了感情,并有了爱情的结晶——新月。爱情的来临显得那么突然,不过这终究是种不该有的感情啊。回国后的他难以面对守候了十年的妻子,最终放弃了爱情,没有和玉儿一起去英国,而是继续留在北京。他宁可守着有名无实的婚姻,宁可瞒着女儿的身世,守着他心爱的玉。
父亲的这段经历还是比较容易让人动容的,他为了自己的玉舍弃了很多,这说不上,到底是值,还是不值。

韩新月月篇

当她的爱情来临的时候,她的生命,已经开始一点点的走向终点了。然而它来了,来的那么纯净美好,没有一丝一毫的杂质。然而和自己的老师产生感情,这又是不被允许的。不过他们不怕,什么也不怕,连死也不怕了,更何况爱情的阻挠呢?
要走的人,注定是要走的,谁也留不下,这是她的宿命。她离去的时候,他那疯狂的吻,是初恋的吻,也是诀别的吻。死亡可以夺走生命,却带不走爱情。
小说写的很真实,无论是历史,宗教,手工艺,还是人的感情。虽然有关很多历史我都不太清楚,穆斯林的宗教文化我也不甚了解,但是看完这书,就是觉得,很多东西好像就那么真真切切的放在面前,大到一个葬礼,小到一块玉。
作者在后序中说,“我和主人公一起生活。每天从早到晚,又夜以继日。我为他们的欢乐而欢乐,为他们的痛苦而痛苦。我已经舍不得和我的人物分开。当我把他们一个一个地送离人间的时候,我被生死离别折磨得痛彻肺腑。”然而故事中的人,还是要离开,一个又一个,排着队似的,不紧不慢地离开。悲剧故事都不可避免的如此。
印象最深的是,韩子奇身处英国伦敦时给家里寄去的那封信。说是一封信,却也只是简单的一句话——“我们还活着。你们还活着吗?”还活着吗……在那样一个战争动乱年间,信竟然是这样写的,如此的问候,我心里一阵凄凉,一滴眼泪往下落。
在这本厚重的书里,可以看到两代人的凄美爱情,看到爱情中的无奈和悲哀。有时候我们确实是爱着的,但也因为爱着,才会感到无奈,做出些伤到别人也伤到自己的事。
爱情到底该是一种责任?或者说由责任萌发爱情?还是患难中的惺惺相惜?抑或是生命有了交点后所碰撞出的火花?怎么样的爱情才能不被时间遗忘?

韩新月关于霍达

编辑
霍达,女。中国电影编剧,国家一级作家。1961年曾就读于解放军艺术学院北京建筑工程学院,1966 年毕业于北京建筑工程学院。大专毕业后,长期在四机部、北京市园林局、文物局从事外文情报翻译工作,同时坚持业余写作。
霍达的家庭是个珠玉世家,自幼酷爱文学艺术,读书偏爱太史公春秋笔法。成年后曾师从史学家马非百先生研究中国历史,尤善秦史。1976年后,霍达任北京电视制片厂编剧,1981年调北京电视艺术中心任一级编剧,开始从事专业文艺创作,同年为中国少数民族作家学会副会长,第七届全国政协委员,其作品数量较多,选材和样式也较广泛。
参考资料
  • 1.    霍达.穆斯林的葬礼:北京十月文艺出版社,1988:488-535
词条标签:
文学形象 人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