算术、几何、比及比例概要

编辑 锁定
《算术、几何、比及比例概要》,意大利数学家卢卡·帕乔利(Lusa Pacioli,1445---1517)的著作,发表于1494年。其出版标志着近代会计的开端,是近代会计史中的一个重要里程碑。[1]  《算术、几何比及比例概要》是他30年的心血结晶,对会计的发展产生了划时代的影响。全书由五部分组成:1 算术和代数、 2 商业算术的应用、 3 簿记、 4 货币和兑换、 5 纯粹数学和应用几何[2]  。本书又名《数学大全》。[3] 
书    名
《算术、几何、比及比例概要》
又    名
《数学大全》
作    者
卢卡·帕乔利(Lusa Pacioli)
出版时间
1494年

算术、几何、比及比例概要作者简介

编辑
卢卡·帕乔利 卢卡·帕乔利
卢卡·帕乔利(Luca Pacioli,又译:帕西奥里)1445年出生于意大利托斯卡地区的一座名叫博尔戈·圣塞波尔罗的小镇,26岁时,他离家远游,并在威尼斯找到一份家庭教师的职业,一住就是6年。在此期间,他接触并了解了威尼斯簿记,并逐渐产生了浓厚的兴趣,为他后来在会计学上的杰出贡献打下了基础。
  1494年,帕乔利出版了多年的心血结晶——《算术、几何、比及比例概要》,即《数学大全》,其中有一部分篇章是介绍复式簿记的,正是这一部分篇章,成为了最早出版的论述15世纪复式簿记发展的总结性文献,集中反映了到15世纪末期为止威尼斯的先进簿记方法,从而有力地推动了西式簿记的传播和发展。

算术、几何、比及比例概要影响意义

编辑
迄今为止,现代会计离不开复式簿记,而复式簿记则离不开卢卡·帕乔利。其1494年11月10日发表的名著《算术、几何、比与比例概要》(又称《数学大全》)的第三卷第九部第十一篇题为《计算与记录要论》,是世界会计理论研究之起点,也是近代经济理论研究方面的一个重要突破。在关于复式簿记的36章论述中,帕乔利使账簿组织与记账程序规范化与系统化,构建了簿记信息系统的基础,使优化簿记信息的取得成为可能;在他确定的账簿组织系统中,分录账在备忘性记录与分类记录之间起着转换作用,从这一点出发,帕乔利进一步从理论上明确了分录账在确定“借主”与“贷主”记账地位中的重要性,并把以往人格化的“借主”与“货主”抽象为使簿记记录得以规范化的记账标号,这是会计理论建设中的一个重要突破;记账规则的建立是会计事项处理达到规范化的前提条件;论著从经济事项性质的明确与对应账项处理规律方面描述了有借必有贷,借贷必相等这一借贷复式记录处理规则,并从形式上明确了“两侧型账户”在借贷账项左右对照布局中的重要作用;在帕乔利之前,会计方程式的建设尚处于原始阶段,人们尚未认识到从平衡原理方面分析方程式中各要素之间内在关系的必要性与账目平衡的客观必然性,而帕乔利在其著作中首次明确了这一问题,他不仅明确了建立平衡关系对于勾稽账目之重要性,而且建立了借贷复式簿记的第一方程式——“一人所有之财产=其人所有权之总值”,从本质上揭示了资产与资本、负债三要素在企业经济活动中的内在关系,这一理论成为以后各会计学派理论建设之基础;通过建立经济平衡关系,定期进行平衡试算,以勾稽全部账目,达到会计测试与监督的目的,这对于会计实务的规范化运作和会计理论的建设都是关键性问题。帕乔利在著作中确定了建立平衡关系的原则,揭示了与平衡试算、测试各相关要素之间的关系,并对借贷平衡试算方法进行了具体介绍,从而奠定了复式簿记理论体系的基础;帕乔利对于簿记学建设的贡献还在于他建立了世界上最早的簿记准则,推动了当时公司会计及其跨国公司会计的发展。此外,帕乔利还解决了簿记原理中的基本理论问题,如簿记的地位与作用、账户的设置与账户体系,定期结算与转账关系的确定,以及现金管理之重要性及其方法等等,这些都成为复式簿记理论建设之精华。
《簿记论》,《概要》中关于簿记部分 《簿记论》,《概要》中关于簿记部分
只要有一点会计史常识的人们都懂得:卢卡·帕乔利的名字,是同复式簿记和建立在复式簿记基础上的现代会计,紧紧联在一起的。正如美国几位会计学家对他的评价:
“牢记1494年,会计人员应当不会感到困难,因为这个年代紧靠1492年。而1492年是哥伦布发现新大陆的一年。在会计的发展史上,1494年是一个具有重要意义的年代──不是因为它表示簿记的产生而是因为在这一年意大利出版了第一部有关簿记的论著。”
  
  “1494年在威尼斯由卢卡·帕乔利出版的《算术、几何、比与比例概要》是一部描述复式簿记的创始人,而他的著作却把复式簿记的利用推广到全欧洲。”
“卢卡·帕乔利被认为现代会计之父是因为他(描述)的威尼斯方法随后就变成好教科书的模式,为期超过了两百多年。”
“不用说,卢卡·帕乔利1494年在威尼斯出版的关于《算术、几何、比与比例概要》一书,对复式簿记来讲,具有里程碑的性质。”

算术、几何、比及比例概要历史背景

编辑
15世纪是世界史发生重大转变的一个世纪,文艺复兴冲破了中世纪的黑暗统治,带来了科学的发展,艺术的繁荣,以及社会经济的深刻变化。15世纪末的“地理大发现”,强有力地推动了海外贸易的发展,使欧洲成为世界商业的发展中心。在这科学创造艺术、艺术激发新思潮的时代,出现了不少文艺复兴时代的旗手,开创新世纪美好未来的巨人,他们的思想、论著及科学技术成就对人类社会的发展产生了极其深刻的影响。在这些伟大人物中,意大利著名数学家卢卡·帕乔利举起了数学、文艺与经济革新的旗帜,他的巨著《数学大全》开创了世界会计发展史上的新时代——卢卡·帕乔利时代,从而把古代会计推进到近代会计的历史阶段。
  
  在文艺复兴时期,数学之光不仅普照着科学技术与艺术领域,而且照耀着整个经济世界。那时候,表现在巨型建筑圆柱、基座,以及拱型形体之上的艺术杰作,充分体现了复杂的运算、精确的计量与几何图型装饰性布局的高度统一;类似于达·芬奇《最后晚餐》这样的传世之作,又集中表现了精密的量度、科学的比例关系与透视画法技术运用的有机配合;而在广阔、复杂的经济世界里,数学家们却从簿记技术与理论研究着手,把数学与簿记、经济管理结合在一起,并力求使科学、艺术与簿记学融汇贯通、浑然一体,这便是后来学术界把会计学科称之为艺术的科学及科学的艺术的基本原因。
  
  1466年,正当威尼斯式簿记在商业界与金融界运用自如之时,年方19岁的帕乔利离开故乡圣塞波尔克镇来到威尼斯。这时,他已走进数学王国,并开始在数学教育方面发挥着作用。在咸尼斯的德克岛上,他为教授富商安东尼奥的三个儿子,撰写了第一部数学手稿。在这册手稿中不仅初次崭露了他在数学方面的才华,而且反映了他从数学与经济管理结合的角度,对威尼斯式簿记进行了比较深入的研究。帕乔利从考察中知道威尼斯式簿记是在佛罗伦萨式、热那亚式簿记的基础上发展起来的,它已在当时的商品经济中发挥着重要作用。他认为,作为一个精明的商人决不可以不熟悉簿记,并应具有数学头脑,使自己成为一名优秀的记帐员,以通过簿记洞察经营情况,寻求管理对策,争取良好的效益;而对于一个簿记工作者讲,又不能不掌握数学的基本方法,按照科学的程序进行正确的计量、考核,以进行帐目平衡总结,充分发挥簿记在经营管理中的作用。正是从这个时候起帕乔利把簿记看作应用数学之重要组成部分,确定了复式簿记的科学性,系统性与重要性,为其后来从理论与实务两方面研究借贷复式簿记奠定了思想基础。
  
  1475年是帕乔利一生中发生重大转折的一年,这一年他不仅成为一位知名学者,受聘于佩鲁贾大学,成为该校首席数学讲师,而且毅然走进教堂,拜倒在上帝的面前,成为一名虔诚的修道士。从这时起他一直与教皇保罗三世交往密切,这位教皇希望他用意大利文把数学知识表达出来,并尽可能将一些教学上的概念运用到宗教教义中去。帕乔利在认真对待教皇要求的同时,还深知数学与实际结合的重要性,这种结合不仅表现在数学与艺术、建筑的关系方面,而且还充分体现在数学与经济管理的关系方面。从簿记方面讲,数学研究者应在建立科学的簿记方法体系方面作出努力,只有这样才可能保证经济有效的增长。在1481年以前,帕乔利先后发表了他的三部数学论著,为数学基本理论的建设,数学方法在社会实践中的运用,以及数学知识的传播与普及作出了重要贡献。1482年,帕乔利开始在佩鲁贾大学撰写《数学大全》一书,这时他已成为该校的著名教授。他把教学实践作为他致力于研究的最佳场所,把传道授业作为他后半生应尽的社会职责,而又始终以社会经济领域作为他探索应用数学奥秘的基地。帕乔和关于簿记的论著之创作基础来自于15世纪发展起来的商品货币经济,来自于威尼斯的簿记工作实践,他正是在当时商品货币经济与复式簿记工,作实践之间找到了应用数学与经济管理工作的结合点。1482年至1490年这八年间,他往来于罗马、那不勒斯、比萨与威尼斯等城市之间,实地考察了复式簿记在商品货币经济发展中的种种表现,并透过繁荣发展的经济对簿记的需求这一客观事实,观察到经济管理工作中所存在的种种弊病与早期复式簿记在运用中暴露出来的缺陷。固然社会经济越发展,对簿记工作的服务性要求越迫切。然而,正因如此,簿记工作则须不断革新自我,在提高其科学素质的基础上不断完善,力求适应于社会经济发展的需要。只不过这种完善必须通过专家、学者的深入研究,完成由簿记实践向簿记理论的转变,并使簿记方法科学化、系统化、以最终实现簿记理论对实践的指导作用。
  
  《数学大全》在成书前的两年进入精雕细刻的修订阶段,帕乔利在乌尔比诺图书馆进行这一工作,这个藏书丰富的弗得里公爵私人图书馆为他的巨著问世创造了优越条件。1494年是世界会计发展史上具有划时代意义的一年。这年初春帕乔利到达成尼斯进行出版前的最后工作,是年夏秋威尼斯著名的出版社——黄金出版社终于向世人推出了这部巨著,一时间世界会计发展史结束了它漫长而又坎坷的第二历史阶段——古代簿记发展阶段,步入到一个新的历史时期——近代会计发展阶段。这部巨著改变了世界会计发展的历史航向,结束了簿记实务口授心会、单脉相传的时代,而把簿记实务与簿记理论结合在一起,使会计得以成为一门独立的科学。同时,由于它的问世,使经济学从黑暗中解放出来,既解决了经济计量科学化的问题,又解决了经济管理科学化的问题,并卓有成效地改变了世界贸易的发展状况,为新世纪经济的迅速发展创造了基本条件。正是基于帕乔利对世界会计发展的重大贡献,会计史学家们誉称他为“会计学之父。”那时候,会计的职业地位尚未被广大公众所确认,会计的职业作用也还未产生较为广泛的社会影响,会计作为一门科学或学科一时间也还不能为政府与公众所理解和接受,会计还处于艰苦创业的初始阶段,故《数学大全》一书问世其意义一时尚不能为政府与公众所认识,其销路十分有限;正当艰难之时,帕乔利的终身挚友、文艺复兴时期著名画家列奥那多·达·芬奇给予他大力支持,这位艺术家深知这部巨著出版的重要意义及当时的社会对数学、簿记之类著作的压抑,为此,他亲自到书店购买此书,并向朋友们介绍这部书对现时与未来的深刻影响及在促进经济、文化发展中的重要作用。达·芬奇还请帕乔利为他辅导数学,以进一步寻求数学与绘画艺术之间的最佳结合点。在这以后的一些年,他们合作出版了《神圣比例》一书,达·芬奇在书中插图60幅,对不少数学问题作出了生动而确切地说明,而帕乔利也在达·芬奇《最后晚餐》的创作过程中,在绘画比例安排上提供了具有重要价值的建议,使这幅作品与另一名著《蒙娜丽莎》一样成为传世之作。
  
  《数学大全》的第三卷第九部第十一篇题为《计算与记录要论》,是世界会计理论研究之起点,也是近代经济理论研究方面的一个重要突破。在关于复式簿记的36章论述中,帕乔利使帐簿组织与记帐程序规范化与系统化,构建了簿记信息系统的基础,使优化簿记信息的取得成为可能;在他确定的帐簿组织系统中,分录帐在备忘性记录与分类记录之间起着转换作用,从这一点出发,帕乔利进一步从理论上明确了分录帐在确定“借主”与“贷主”记帐地位中的重要性,并把以往人格化的“借主”与“货主”抽象为使簿记记录得以规范化的记帐标号,这是会计理论建设中的一个重要突破;记帐规则的建立是会计事项处理达到规范化的前提条件;论著从经济事项性质的明确与对应帐项处理规律方面描述了有借必有贷,借贷必相等这一借贷复式记录处理规则,并从形式上明确了“两侧型帐户”在借贷帐项左右对照布局中的重要作用;在帕乔利之前,会计方程式的建设尚处于原始阶段,人们尚未认识到从平衡原理方面分析方程式中各要素之间内在关系的必要性与帐目平衡的客观必然性,而帕乔利在其著作中首次明确了这一问题,他不仅明确了建立平衡关系对于勾稽帐目之重要性,而且建立了借贷复式簿记的第一方程式——“一人所有之财产=其人所有权之总值,”从本质上揭示了资产与资本、负债三要素在企业经济活动中的内在关系,这一理论成为以后各会计学派理论建设之基础;通过建立经济平衡关系,定期进行平衡试算,以勾稽全部帐目,达到会计测试与监督的目的,这对于会计实务的规范化运作和会计理论的建设都是关键性问题。帕乔利在著作中确定了建立平衡关系的原则,揭示了与平衡试算、测试各相关要素之间的关系,并对借贷平衡试算方法进行了具体介绍,从而奠定了复式簿记理论体系的基础;帕乔利对于簿记学建设的贡献还在于他建立了世界上最早的簿记准则,推动了当时公司会计及其跨国公司会计的发展。此外,帕乔利还解决了簿记原理中的基本理论问题,如簿记的地位与作用、帐户的设置与帐户体系,定期结算与转帐关系的确定,以及现金管理之重要性及其方法等等,这些都成为复式簿记理论建设之精华。
  [1]   到16世纪,帕乔利已成为一位富有神秘色彩的传奇式人物,在这个阶段所出版的11部著作中,不仅有数学、簿记学方面的内容,而且还有军事战略、国际象棋、牌技、以及魔方方面的内容,他的渊博学识使世人惊叹不已,他的高尚品德又使世人无限景仰。他既是一位伟大的数学家、会计学家、艺术家及当时意大利一流的教授,又是一名虔诚的修道士;他既信奉上帝为千万人祈祷,希望把他们送进天堂的大门,又坚信科学的力量,力求使科学为促进社会经济发展服务;他历经了人世的艰辛,领赂了世间的险恶,在与大风大浪拼搏中渡过了一生。到桑榆暮景之年。他俏然回到圣塞波尔克小镇,默默为桑榆服务。1517年帕乔利与世长辞,安葬于圣·约翰教堂里,丧钟频频敲响,人们默哀祈祷,并歌颂他一生所从事的伟大事业。帕·乔利虽辞世而去,然而他所开创的事业却犹如日月,永远光照人间。1543年,《数学大全》先后译成荷兰文、德文、法文、英文、俄文传遍了整个欧洲,其后又传遍整个世界。他所建立的簿记学说,为后世学者所继承、发展,并逐步把帕乔利时代推进到一个新的历史时期。
参考资料
词条标签:
教育书籍 出版物 书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