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次长沙会战

编辑:知识号互动百科 时间:2017-04-30 03:36:09
编辑 锁定
第四次长沙会战为中日战争末期的大型战役之一,是指1944年(民国33年)5月至8月,在中国抗日战争的豫湘桂战役中,中国第9战区部队在湖南长沙、衡阳地区对日军进行的防御战役。从5月27日到6月19日,中日双方以争夺长沙为目标在湖南北部地区作战。攻击的日军人数约有36万,守势的中国国军约有30万。6月16日,逼进长沙的日军开始向长沙城区猛攻,6月19日中国军队撤退,日本攻陷长沙。
名    称
第四次长沙会战
地    点
湖南长沙、衡阳
时    间
1944年
参战方
中日
结    果
中国军队撤退,日本攻陷长沙
参战方兵力
中国30万人、日本20万人
主要指挥官
薛岳方先觉杨森横山勇

第四次长沙会战战争背景

编辑

第四次长沙会战历史背景

自1941年12月8日,日敌偷袭珍珠港,爆发了太平洋战争后,它
第四次长沙会战日本最高指挥畑俊六 第四次长沙会战日本最高指挥畑俊六
为了掠夺更多的战略资源及封锁我滇越、滇缅两条国际通道,便挟其海空优势,大肆举兵南进,一时魔爪伸进了南洋及东南亚一带,在广袤而漫长的战线上,日寇对运输补给,深感捉襟见肘、力不从心,梦想以我国大陆为跳板,妄图打通粤江线,由广州进出南洋,打通湘桂线,经过越南直达新加坡,建立一条最捷便的交通联络线,以解脱其困境。
1944年夏,日本侵略者在太平洋已占领了美、英、法、荷等国家的许多殖民地,东南亚许多国家都受到蹂躏,日本侵略者的战线越拉越长,兵源、物质的补给越来越困难,特别是粤汉铁路被割断,补给更成问题。为了打通粤汉线,日军孤注一掷,倾其全力再次攻打长沙。

第四次长沙会战日方战术

日侵略军这次调集了一部分关东军,加强驻在武汉的第11军实力,于5月底集结20万兵力大举南下。第
日本关东军 日本关东军
九战区司令部此前已收到湘北日军调动频繁的情报,判断敌人有第4次进犯长沙的企图,通知所属各部队作好战斗准备,但对日关东军南下的讯息,则一无所知,因此未向上级报告要求增加兵力,在作战指导思想上也有麻痹轻敌思想,认为不过又是前三次会战的重演,以致铸成大错。
与我方相反,日军吸取上次由东面进攻遭到岳麓山炮兵轰击的教训,此次兵分三路,东线经浏阳直窜长沙城南;西线经益阳、宁乡进犯岳麓山;中路经捞刀河疯狂南下。进攻长沙城的一部分日军还由长沙下游曾口渡过湘江,配合西线日军迂回到岳麓山后面,向岳麓山发起猛攻,而我炮兵阵地在岳麓山前面,未能发挥作用,因此,岳麓山很快被日军占领,设在岳麓山负责守卫长沙的第四军军长张德能的指挥部已不复存在,驻守城内的部队指挥无人,只得夺路逃跑,在日军追击下损失惨重。6月15日长沙被围,18日城破池陷。
4次会战中,第九战区长沙守军的广大官兵发扬了大无畏的牺牲精神,三次打退了敌人的进攻,给敌人以重创,虽然最终未能阻止敌人,但仍有力地配合了全国范围内正面战场的作战,并在战略上配合和支撑了敌后战场的反扫荡斗争,为争取抗战的最后胜利作出了很大贡献。

第四次长沙会战兵力对比

编辑
日军参战部队:第3师团 指挥官山木三男,第13师团 指挥官赤鹿理,第68师团 指挥官佐久间为人,
我军最高指挥官薛岳 我军最高指挥官薛岳
第116师团 指挥官岩永汪,第40师团 指挥官青木成一,第34师团 指挥官伴健雄,第58师团 指挥官毛利末广,第27师团 指挥官竹下义晴,第37师团 指挥官长野佑一郎。
我军参战部队:第30集团军 指挥官王陵基,第27集团军 指挥官杨森,战区直辖部队第4、99军,第24集团军 指挥官王耀武。
日倭寇的第4次进攻目的是打通大陆交通线,保持对南洋倭寇残匪的补给支援。此战倭寇集中兵力30余万,以狗急跳墙之势疯狂进攻我军,而我军高层则轻敌无备,再加上各保实力,协同失调,遂陷湖南于倭寇。但是,此战我军在长沙、衡阳、常德等地给倭寇以巨大杀伤,此三城攻防战,倭寇死伤均大于我军。常德我军6000余将士全部殉国,而倭寇则被击毙者便达24000余人,在抗战史上,这是仅有的。
抗战三大战役, 淞沪, 武汉, 豫湘桂会战南京保卫战。国军四战四败。
武汉会战,国军伤亡400000,日军伤亡257000(最成功的一次会战)
南京保卫战, 国军阵亡50000 日军阵亡12000
淞沪会战,国军阵亡300000,日军阵亡50000
1944年豫湘桂会战, 国军阵亡50万-60万, 战役中至少2.4万日军死亡,加上伤病者共十万人
陆军总司令张发奎: 中日两军前方对垒人数比例基本在五比一左右。

第四次长沙会战战争经过

编辑
1944年5月,日军动用悄悄从伪满和日本国内调来的强大兵力,由日本中国派遣军总司令官畑俊六坐镇
第四次长沙会战 第四次长沙会战
武汉指挥,发起了长衡会战。日军分为三路,避开中国军队的侧翼迂回,分途向长沙外围发起攻势。6月16日,日军向长沙城和岳麓山主阵地发起猛攻。守军顽强抵抗,但由于兵力部署上的失误,中国军队主力未能适时退守岳麓山阵地,部队隔江分阵,力不能支,日军以优势兵力攻破岳麓山阵地。城内守军被迫突围,长沙沦陷。但是,日军推进到衡阳时,却遭遇了顽强的抵抗。衡阳守军把以一个军的兵力,在得不到外援的情况下,顶住了日军几个师团的进攻,将日军整整阻挡了四十八天,使日军付出了惨重的代价。
在长衡会战中,中国军队未能阻止日军优势兵力的进攻,但仍然重创了日军。尤其是衡阳保卫战,大量消耗了日军的有生力量,并且打死了日军的一名师团长和其他高级指挥官,致使日军指挥失灵。这次会战有力地配合了全国范围内的正面作战,为抗战最后胜利作出了巨大贡献。

第四次长沙会战伤亡人数

编辑
中国军队:17,000余人(其中5,000余人阵亡)(中国官方数字:6,000余人)。
日本军队:19,380余人(含瘟疫伤亡总数达30,000余人)(日军陆军部官方数字:1 ,186) 日军在衡阳之战中使用了毒气弹,据美军十四航空队化学战情报官汤姆甠上尉的研判,日军所使用的是芥子气 与路易氏气混和物。 衡阳 陷落后,日军进行了惨无人道的烧杀抢掠。

第四次长沙会战战役影响

编辑
长沙,衡阳驻军及人民,乃以英勇姿态,展开抗战史中最光荣之一页,相持48日,不徒予后方以从容布置䠋时间,且使太平洋美国毫不顾虑而取堞班岛。东条内阁穷于应付而急遽崩溃㠂” 。抗战胜利后,国民政府把衡阳定为抗战纪念城,1947年8月10日,衡阳抗战纪堵城在岳屏山顶举行了命名奠基典礼时,蒋介石总统颁训词:“我第10军残余部队,喋血苦守此兀然孤城者,历时48日之久,此为全世界稀有之奇绩,而我中固有道德之表现与发扬,亦以此为最著。” “抗战八年,战死疆场之英烈士,至少数十万人;而保卫国土,死不屈者,亦不在少数;但其对国家贡献之大,于全局胜败有决定作用者,为衡阳守军。”

第四次长沙会战后世争议

编辑
学术界也将“长衡会战”分为二个阶段:
第一阶段又称“第四次长沙会战”,从5月27日到6月19日,中日双方以争夺长沙为目标在湖南北部地区作战。
第二阶段又称“衡阳保卫战”,从6月20日到9月初,中日双方以争夺衡阳为目标在湖南中东部地区作战,长衡会战的结束时间为9月上旬。国内外学术界均以
第四次长沙会战 第四次长沙会战
1944年8月8日衡阳沦陷为准。中国连续七年抗战,师劳兵疲。当时中国一些精锐之师正在缅北滇西发起进攻,收复失地,国内战场的战力因此而减弱。过去许多著作指责国民政府的军队大溃败,丧师失地,不无片面之处。方先觉第十军坚持四十七昼夜之衡阳保卫战,是抗战史上极为惨烈的一场孤城保卫战。
日本动用了发动全面侵华战争以来对一个地区进攻所使用之最多的兵力。攻击的日军人数约有36万,守势的中国国军约有30万。6月16日,逼进长沙的日军开始向长沙城区猛攻。6月19日中国军队撤退,日本攻陷长沙。8月8日,日军占领衡阳。日军以此战役为组成部分的豫湘桂战役[1]  成功打通大陆交通线,成为1944年反法西斯战场上最惨烈的失败。蒋介石慨叹“1944年对中国来说是在长期战争中最坏的一年”,自称“从事革命以来,从来没有受过现在这样的耻辱”参看“长衡会战
词条图册 更多图册
参考资料
词条标签:
近代史 现代历史事件 战争 历史事件 历史 中国历史事件 中国历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