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疤

编辑:知识号互动百科 时间:2017-12-11 19:23:12
编辑 锁定
本词条缺少名片图,补充相关内容使词条更完整,还能快速升级,赶紧来编辑吧!
《剑疤》是网络作家寒夜风铃的作品之一,于2008年开始驻入网站,现已完结。
作品名称
剑疤
文学体裁
短篇小说
作    者
寒夜风铃
作者:寒夜风铃
作品类型:短篇小说
我估计我是摔疼了。眼下除了疼痛之外并没有其他的感觉。但是,又可以说我是被人打晕了,在这里,这里是哪里我就不知道了。我醒来的时候天也刚刚醒了。我之所以说我是被人打晕的依据就是我浑身疼痛,而且头部特疼,疼得就像是指甲掐白菜时那白菜的感觉。我同时感到了荒芜。惟独奇怪的是我手边有一把剑,那玩意就像个酸秀才,一看就知道不中用。锈迹斑斑的横在那里。可能也拔不出鞘来。当然这是最坏的想法。但也可能是把绝世好剑。总之我不知道了。我肚子饿,如前所述,我浑身疼痛,我勉强站起来。好象是习惯的拿上了剑,不管它是谁的,眼下就是我的了。我前面出现好多岔路。而糟糕的是,我并不知道往哪里走。或许我可以不走。但我的五脏庙可没那么好忽悠,所以我随便挑了条道,背着太阳露面的方向。你可以想象,一个手里拿着锈剑的家伙正往他自己也不知道的地方在走。我想所有人都会猜,他要去江湖。路的尽头是一座城。肯定是繁华的。在离它不远的地方喧嚣就苍蝇一样围过来。我挑了一家大酒楼,打算吃一通。依我现在的状况,就是撑死了也值。虽然眼下还有个比较重要的事情必须搞清楚:我是谁。这是个可笑的问题。我一路上一直在想。但现在,日他亲娘的还是吃饱先。我说小二,小二人呐。客倌几位?罗嗦。一个光人儿。酒菜随便上,怕我不还你不是
我看那左眼下又个大黑痣的家伙想来是存心要惹人聒噪,我气壮山河的把剑朝桌上一撂,旋即惬意落座,当然我说惬意是假的,我身上的伤并为如何缓解。而且更糟糕的是,我又觉得添了一份晕眩。绝对不是这城上方才路过的红春楼下的那些庸脂俗粉所致,这我敢保证。
我四下环顾,就像苍蝇用复眼在打探周遭一样,那么那些在划拳的,发酒疯的,在外头又包了女人来吃喝的自然不必说。惹眼的就是坐我斜对面的那老家伙。反正是个平常模样,你可以想象一个老头子的形象,就是脸皱的颇为古典,相貌十分概念的那种,十之八九被豆蔻少女说成是色老头糟老头的那种老家伙。他面前只一盘青豆,兀自呷着酒,脸色微红,赤个脚丫一腿翘在长凳上面。反正我也闹不懂我为何要注意他,如前所述,他长的相当概念。最后我才闹明白,原来真正奇怪的人是我。他那老鹰一般的目光在我身上溜达。这使我很不舒服于是我自然的注意到这个相当概念化的老家伙了。一顿好吃好喝过后我发现一只整鸡转眼间就化作一堆被剔的相当干净的骨骼,这可见我的杀伤力之巨。那么小二的杀伤力就更为骇人,他得知我果真没钱,便抄了个长凳,丫一看就像是那些要撕票的悍匪,我看事情闹到最后他肯定去拿菜刀什么的。说来我也觉得奇怪,我结账时候在身上摸了半天,不是发现没钱,而是发现我衣服没口袋,我对他说这个你怪我那是你不厚道了,该怪我的衣服,我衣服没口袋,那么绝对是没钱的。于是这话之后他就抄了凳子准备撕票了。万分危机之时,那个概念老头一酒壶飞了过来打在小二脑后,小二转头正丈二摸不到头脑四下谩骂,我就被那老头一把拎起,神仙一样飞走了。
这老头,我总不能一直这样不敬的称呼他。好歹他后来也成了我师父。
  2
  我想什么八人大轿啦什么马车啦,这些交通工具终归是落后不堪的,有什么比武林高手的轻功更方便的呢,从西飞到东,从南飞到北,想走哪走哪,若干年后的一个时代出现了叫飞机的玩意,那才真正意义上实现了赶超。话说我被那老头逮兔子般拎着,霎时就飞出了人群之外,不消一盏茶工夫我们就在城外的山林中降落了。这时候我头晕的更厉害。那老头为我把脉。
  中毒不浅。
  什么毒。
  名字你知道也没用。你还有一天能活。仔细想想该干什么吧。
  师父救我。
  师父?我已经五十年没收徒了。你就算了吧。除非……
  师父快说。
  红春楼有个名妓,人称茉莉。知道该怎么办了吧。
  知道了。我这就去。
  哎,等等。一定要小心。你的命好不好,就看自己的造化了。事成之后往林子深处走,你会发现一个茅屋。我就在那里等你。
  我正要走,他又叫住我。
  先教你两手。以防万一,你不知道,红春楼的老鸨,功夫可也了得,你这么去无异于送死。
  反正横竖是一死,就拼个一回。
  你看着。随即这老头就使出了招式。
  看着,这叫速成轻功。我看那招式确实简单,就跟若干年后世间出现的速食方便面一般,不是智力问题的都能熟练掌握其要领。我仔细比划,不出一个时辰就学会了飞行。老头夸我禀赋极高,他还说,这次去就是偷花,偷的事,就是轻功做底子,跟人家硬碰不得,这次你学习的,不仅可以让你一个人飞,而且可以载人,我就在林子里等你咯。说完这老头就蒸汽一样消失了。我这才发现,和他的轻功相比。我只学会了一成而已。
  3
红春楼通体朱红的设计极尽挑逗之能事,远看就知道那是烟花之地。前面说过,那个老头看起来像个老色鬼,事实也就是如此。他叫我找茉莉。我想象着,我想这个女孩身上一定有香气,可能和名字一样,就是茉莉的香气,要么是别的什么香味。在我脑海里,对女人也只剩下一些关于嗅觉的记忆。我当然没忘记,摆在我面前的棘手问题,我是谁,我从哪里来的,我要到哪里去。当下我还是没什么心思考虑这些,我觉得那老头子肯定能给我答案,至少我现在保命要紧。前面我是为了解决五脏庙的供奉问题而来到这个陌生的都城,现在我又是为了解除身上中的毒而来红春楼。一切都不是我想做的,这看起来就是废话。反正当我把这些都想清楚,红春楼就在我眼前卖弄风骚起来。
词条标签:
文化 出版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