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斗天穹

编辑:知识号互动百科 时间:2017-09-23 06:45:07
编辑 锁定
山村少年无意间落入滚滚红尘,剑灵大陆,百宗林立,在这个强者为尊,天才辈出的世界,他可否一路披荆斩棘攀上世界巅峰?
无上功法,九大剑意,一段不为人知的离奇身世,一场圈住了他童年的记忆,这是过去还是未来?他站在山顶仰天而叹:天为何物?我说它是天,它就是天,我说它不是天,那就没有人可以遮住我的眼!
天公有道,则我沉浮,天公无道,我又何惧之?
中文名称
剑斗天穹
作    者
回眸成空
类    型
东方玄幻
连载状态
连载中

剑斗天穹作者:

编辑
回眸成空

剑斗天穹作品类型:

编辑
小说

剑斗天穹作品信息:

编辑
  • 作品分类:东方玄幻
  • 授权状态:签约
  • 写作进程:连载中

剑斗天穹目录:

编辑
  • 第一章 小渔村
  • 第二章 智者,墨离
  • 第三章 沟通天地,通灵
  • 第四章 剑道武馆
  • 第五章 凌菲儿
  • 第六章 识剑之道
  • 第七章 修炼身法
  • 第八章 王虎
  • 第九章 斗武会
  • 第十章 林尘,第一战!
  • 第十一章 战王离
  • 第十二章 逃遁
  • 第十三章 休养
  • 第十四章 森林历练
  • 第十五章 神秘的雕像
  • 第十六章 佟小雨
  • 第十七章 赤尾虎蛇
  • 第十八章 夺宝
  • 第十九章 恶战
  • 第二十章 斩杀秦宜
  • 第二十一章 红叶镇
  • 第二十二章 救人
  • 第二十三章 怒斗王奇
  • 第二十四章 麻烦
  • 第二十五章 闹事
  • 第二十六章 陷阱
  • 第二十七章 苦战
  • 第二十八章 反击
  • 第二十九章 半年后
  • 第三十章 贺婉婷
  • 第三十一章 霸道的小魔女
  • 第三十二章 起程,北孤城
  • 第三十三章 抵达
  • 第三十四章 北孤城主,向天问
  • 第三十五章 比武开始
  • 第三十六章 初遇对手
  • 第三十七章 林尘参赛
  • 第三十八章 惊魂一战
  • 第三十九章 最终决战,十强
  • 第四十章 林尘的实力
  • 第四十一章 剑者境,进阶
  • 第四十二章 玄阶剑技,剑罡撩心月
  • 第四十三章 向问天的安排
  • 第四十四章 出发,烈火城
  • 第四十五章 古怪的晶体
  • 第四十六章 初到烈火城
  • 第四十七章 不羁少年,龙傲天
  • 第四十八章 比斗大会
  • 第四十九章 紫衣少女,沐承言
  • 第五十章 奇葩的比斗

剑斗天穹内容:

编辑
“九宫算,五行参数,犹如循环。”
  “九宫者,即二四为肩,六八为足,左三右七,戴九覆一,五居中央。”
  “周天之数,星斗挪移,无尽星空,变幻无穷,混沌五行,始于元一……”
  漫天星宿,点点星光,呈烟花状散落天幕,一处仿若一只巨手扭转着星辰,一道白色漩涡由外向内,缓缓延伸。
  “斗天之宿,周天之数,天下之事,群雄并起,乱天之世,九龙待出,有缘得之,天下归心。”
  一道道仿若天籁梵音,在九霄之上,飘浮徘徊,久未散开。
  厚重的云层向漩涡处,疯狂涌入,似乎一块巨大的磁石拉扯着周边之物,一点一点,漩涡开始扩张,如同风暴般席卷着整个星幕,所过之处,好似野狼侵袭,无论云层还是星宿都被吸入其中。
  虚空下,幽暗的竹林,一道金光忽而迸出,狂风肆虐般,将漩涡死死困在其中,继而狂风大作,漫天星斗仿佛失了神色,变得黯淡无光。
  “看来乱世将至,群雄并起的时代快要到了,不过,终有一人可压过百数骄雄,笑傲天穹。”
  林竹深处,一道浑厚的声音,徐徐传来,由于天色暗淡,看不清那道身形的面容。
  如同天人般,神秘而诡异,一层蒙蒙水雾将他掩盖在了其中。
  “收……”
  金光在一道仿若天际传来的声音后,顿时,似雾般消散开来,天空中,那道漩涡似乎也安份不少,就像暴走后平息下来的小孩,呆呆的停在原地。
  那道身形在黑暗之中,缓缓移动,只见单手拂袖一挥,那包裹着他的蒙雾逐渐散去,星斗也慢慢恢复成了平和形态。
  一阵冰凉的夜风吹过,竹林在拉扯中,剧烈的晃动,发出“吱吱”脆响,当可以清晰辨认时,那蒙雾后面,却是没了人影。
  小渔村,背靠东岭大孤山,西接霜江北野,地势平坦,肥沃,因紧临江边,故这里居民多以捕鱼打猎为生。
  民风淳朴,待人接客,十分热情,而且个个水性了得,从小便已接触江水,如同鱼儿般,在水中比路地还顺溜。
  “水娃,又来帮你爷爷撒网啊?”芦苇丛中,一条稍显老旧的木船朝前缓缓驶来,经过周边的渔民都亲切的招呼道。
  “嗯。”慢慢地,一个少年模样的身影出现在了画面里,头上卷着一块白布裹成圈状戴在头顶,上身白短衣,下身灰短裤,赤着脚,腰间还系着一根并不起眼的红丝带。
  剑眉星目,鼻梁高挺,嘴角微微向上扬起:“爷爷昨夜偶感风寒,今天下水不方便,所以我就来了。”少年并没多说什么,在解释后,挥动竹伐继续向前划去。
  “原来是这样,那水娃,你可得小心点,昨夜下了场大雨,水可深了不少。”一位中年大叔模样的男子,好心提醒道,看来与少年关系似乎颇为不错。
  “嗯,好的,多谢大喜叔,我会小心的。”少年并未回头,而是微微笑道,似乎这件事自己已经轻车熟路,并没有放在心上。
  不久,少年便架船来到捕鱼区域,在船上观望许久,少年这才拿起渔网,整理好后,将其铺撒在了自己选定的区域。
  “嗯,网已经撒好了,看来只要明天来收网便可以了。”少年喃喃自语,随后摇曳着船只朝岸边靠去。
  此刻,水面已被落日的夕阳渗透了大半,呈血色状铺开。
  “爷爷,我回来了。”少年打开大门,屋内的布置十分简单,中间是大厅,里屋共有三间,大厅里也就只摆放了一张略微残损的木桌和几张老旧的长凳,里屋则是三架一米来长的床板,上面铺垫了一两层薄薄的旧棉絮而已。
  “哦?是水娃回来了啊,事都办好了么?”一道沧桑的声音从里屋传来。
  “嗯,都办好了。”少年走进房间,发现老者正在整理被单,一头黑白交杂的头发和那双长满皱纹的手,都令少年略感心痛:爷爷已经老了,还经得起劳累么?
  他心中暗暗想着,并下定决心,一定要照顾好爷爷,撑起这个家。
  “是小尘回来了么?”厨房内,一道如黄莺般动听的声音传进了少年的耳中,令他走神的心,为之一怔,瞬间被拉回了现实。
  “嗯,姐,我回来了。”他这才意识到,有人喊他,随即作出了回应。
  “回来就好,准备吃饭了,快过来拿碗。”声音再次传来,少年不敢多作停留,立马冲进了厨房,对于这个姐姐他还是非常忌惮的。
  这一点他可谓是“深”有感触。
  听老者说,他是一个孤儿,小时候被老者林业从河边捡回,当时电闪雷鸣,大雨倾盆,林业正赶着船只往回走,不料在回家的途中,突然看到一只木盆漂浮在水面上,里面装着一块黄布,似乎在蠕动,林业出于好奇,便将木盆捞了起来。
  不捞还好,这捞起来着实将林业吓了一跳,黄布中包裹的并不是什么奇珍异宝,更加不是什么山野凶兽,而是一个刚出生还未断奶的婴儿。
  林业见其年幼,实在不忍心将之丢弃在外,便将他一起带回了家中,因其体质较弱,又五行缺土,便取名叫林尘。
  意思是希望他可以像尘土一样,厚重踏实。
  端起三碗米饭,林尘从厨房里走出,身后一道倩影也呼之欲出,一身浅黄布衣,虽略感破旧,但也难掩其清新脱俗的气质,木钗交错盘根,将青丝绾成发髻,马尾垂落在肩膀,柳眉俏鼻,明眸皓齿,轻轻一笑,仿若倾倒日月,微微回眸,仿如沉沦天地。
  她是林业唯一的孙女,名字叫林雪,如一朵含包待放的白玫瑰,清新高雅。
  “姐,你这饭做的真好吃,简直就是大酒楼的首席厨师。”林尘口中还在咀嚼,似乎美食都堵不住他的口,滔滔不绝的说着:“啥也不说了,就这饭,就这菜,就这人,简直就是此物只应天上有,人间难得几回闻,姐姐就是仙女下凡啊!”
  “哼,就知道贫嘴,饭都堵不住你嘴啊!”林雪佯怒,一脚踢了过去。
  “啊!”林尘吃痛的叫了一声,随后看着林雪那吃人般的面孔,只得安安份份起来,不敢再拿他老姐开涮了。
  “母老虎,以后肯定嫁不出去。”林尘暗暗想道,心中报复之意,毫无掩饰的彰显出来。
  “叫你踢我,叫你踢我,活该你以后嫁不出去,哼。”
  饭后
  林尘收拾好碗筷,一屁股坐在了门槛上,“姐,你说那座山的那边是什么?”望着远处那座雄伟坚挺的大山,在黑夜的掩盖下显得那么神秘,不免让一辈子都没出过大山的林尘产生了那么一丝好奇。
  “山那边还有什么?”林雪也跟着愣住了,是啊,山的那边究竟又是什么呢?
  村里人在这小渔村,水生水长,一辈子都未曾想过,山的背后又是什么,是悬崖,是峭壁,抑或是瀑布流云?
  这些我们都不知道,或许,山的那边就是尽头吧!
  “想那些干嘛,山那边就是山呗,还能是什么?”林雪看着林尘无奈的撅了撅嘴,老实说,她也不清楚。
  “呵呵,随便问问,没什么姐。”林尘回过头,哈哈大笑起来。
  “小混蛋,还不去睡,明天还要去收网呢?”正当林尘大笑时,一个拳头狠狠敲在了他的头顶,“啊,你干嘛?”顿时他暴跳如雷,一阵痛感狠狠地敲击他的三叉神经。
  “什么干嘛不干嘛的,叫你去睡就去,那来的那么多的废话。”林雪俏脸微变,对着林尘喊道,如同一头小母狮子,狠狠地盯着前方,怒目赤耳,着实将林尘吓了一跳,屁滚屁滚的就跑回了房间。
  “呵呵,看你以后还敢不敢不听本姑娘的话,哼。”林雪见状,得意的笑道。
  紧跟着,也一步踏回了自己房间。
  清晨,天还没亮,林尘便是早早起来,穿好衣服,就出门去了。
  解开绳索,一步踏上渔船,木伐左右摆动,林尘驾驶着船只便向捕鱼区域划去,“嘿嘿,捕鱼要趁早,出门没烦恼。”他闭着眼感受着,江面薄薄的雾随着微风拂在脸上,冰凉冰凉的十分清爽。
  “要到了。”睁开眼,林尘看到那标志性的围栏,便知道目的地已经接近,“也不知这次可以收获多少,真期待啊。”
  还记得上次捕鱼,便一次捞起了九条白鲢和数十条金鲒鱼,可让爷爷高兴了几天,尤其是那金鲒鱼,通体金黄,肉质滑而不腻,将其榨干做成咸鱼,在烈日下曝晒几日,味道可说是妙不可言,咬起来特别有嚼劲儿。
  想到这里,林尘便迫不及待的准备去拉起渔网。
  下一刻,忽而天地大作,本是平静的天空突然阴沉了下来,紧接着,乌云不断朝中间堆叠,轰,一道金色亮光在天空划过,仿若切割了整片天空,雷声也接连而至。
  “不好,要下暴雨了。”林尘抬头望着天空,乌云密布,电闪雷鸣,突然他心脏猛为一怔:如果真的是暴雨,那可就糟了。[1] 
参考资料
词条标签:
网络小说 玄幻小说 小说作品 娱乐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