儿童文学红色经典丛书:铜号和一张脸

编辑:知识号互动百科 时间:2019-03-27 06:40:24
编辑 锁定
《儿童文学红色经典丛书:铜号和一张脸》作为《儿童文学红色经典丛书》之一,收入作家张品成的小说《丑少年比南》《真》《大声歌唱》《铜号和一张脸》《白马》《玩具》《宝物》《一隅》《盲点》《试卷》《称呼》《外号》《一个字》《也算经历》《老枪》《玖儿》《永远的哨兵》共17篇。
中文名
儿童文学红色经典丛书:铜号和一张脸
出版社
中共党史出版社
页    数
240页
开    本
32
品    牌
中共党史出版社
作    者
张品成
出版日期
2014年4月1日
语    种
简体中文
ISBN
9787509825884

儿童文学红色经典丛书:铜号和一张脸内容简介

编辑
《儿童文学红色经典丛书:铜号和一张脸》是一部儿童短篇小说集,作者张品成,男,1957年生于丁湖南浏阳江,西师范大学中文系毕业、1970年代末从事文学创作,出版文学作品500余万字。现为中国作协会员,国家一级作家。

儿童文学红色经典丛书:铜号和一张脸作者简介

编辑
张品成,1957年生于湖南浏阳。江西师范大学中文系毕业。70年代末从事文学创作,出版文学作品600余万字。现为中国作协会员,国家一级作家,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专家,海口市作家协会主席。作品有:中短篇小说集《赤色小子》《永远的哨兵》;长篇小说《可爱的中国》《红刃》《北斗当空》等20余部;电影文学剧本《我是一条鱼》等10余部。文章选入人教版小学六年级课外阅读教材,北师大版小学五年级语文教材。曾获中国作家协会第四届、第五届全国优秀儿童文学奖,“陈伯吹儿童文学奖”,第二届、第三届“巨人”中长篇儿童文学奖,第十三届中国图书奖,第十四届冰心文学奖。

儿童文学红色经典丛书:铜号和一张脸图书目录

编辑
丑少年比南
  真
  大声歌唱
  铜号和一张脸
  白马
  玩具
  宝物
  一隅
  盲点
  试卷
  称呼
  外号
  一个字
  也算经历
  老枪
  玖儿
  永远的哨兵

儿童文学红色经典丛书:铜号和一张脸后记

编辑
那一年,村里来了一位将军,将军是当年那个红军师长,他故地重游。
  有人跟他讲了一耕的事,老人一拍脑门:“噢!有这事!有这事!”将军说。
  “一耕说师长派的事,没师长的命令,哨我不能撤……”有人说。
  “呀呀!这个一耕哟!”将军说。
  将军来到一耕牺牲的地方,他看着那棵树,久久不言语。
  将军临走时决定做一件事,他说:“我要给一耕立一块碑。”那碑很快就竖起来了,可是碑上的字怎么刻呢?随行人员想刻上“红军烈士王一耕之墓”,但有些拿不准,毕竟一耕不是正式在编的红军一员。他们请示将军。
  “就这么写!”将军很坚决地说。
  碑竖起来了,就在那棵树下,那是个高地方,从南峁那条道上过,一抬头就能看见那树和碑。

儿童文学红色经典丛书:铜号和一张脸序言

编辑
大约三年前,我就知道中共党史出版社打算尝试出版儿童读物了。儿童文学是其中的重要内容。党史社的编辑朋友曾屡次向我咨询有关儿童文学丛书形态和联系版权事宜,已持续两年多了。现在,编辑朋友给我发来了这套儿童文学丛书的作者名单及其作品篇目。看来,这套书终于要以“儿童文学红色经典丛书”的形态集合起来,呈现给儿童读者了。
  还别说,“儿童文学红色经典”这套书,还真适合中共党史出版社来重新出版。难怪当初党史社的编辑朋友与我联系有关事宜时,谦逊而恳切,还显得信心满满。这套丛书的三个关键词“红色”、“经典”和“儿童文学”,也确实值得中共党史出版社的编辑同行们不断尝试,并且有所作为。
  红色,作为一种文化符号,它的含义和指向是明确的。红色象征着热情和活力,也象征着爱和奉献。在我们国家,红色当然与中国共产党带领全国各族人民所进行的革命、建设和改革事业有关。红色者,用以隐喻文学作品的主题和价值取向,当然是积极向上,给人鼓舞,催人奋进。
  中共党史出版社,本身就是以“中国共产党历史”为名称的出版社,它的主要任务是为中共历史和中国革命史的研究、教学、宣传服务,以史鉴今,资政育人。中国共产党成立迄今90余年所创造的辉煌业绩,举世瞩目;而中国共产党曾经的失误和挫折,也是尽人皆知。正因为如此,中国共产党的历史,不仅是中国共产党的宝贵财富,而且也是中国人民建设国家的宝贵财富。“党的历史,也是中华民族的历史瑰宝、中国文化软实力的重要组成部分,是可以转化运用于现实的强大精神力量,是推进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伟大事业和党的建设新的伟大工程的重要资源。”(李忠杰语)同样道理,中共历史也是丰富多彩的出版资源,用党的伟大成就激励人,用党的优良传统教育人,用党的成功经验启迪人,用党的历史教训警示人,也是红色文化的一项主要内容。充分运用红色文化资源,对下一代进行革命传统教育,这是党史社确实可以有所作为的。
  “红色”续接“经典”,表明丛书策划者们除了注重作品的内容、主题、价值取向,而更在意所选的这些红色作品是否都经历过历史的检视和时间的考验,更在意所选的这些红色作品艺术品质是否上乘,是否经得起读者的咀嚼、品评和回味。
  何谓“经典”?老实说,这是一个见仁见智的问题。未必有一个标准的答案。但我想,但凡称得上经典作品的,它至少应该具备以下一些要素吧。比如,典范性、普适性、独创性和人类情感的共通性。典范性——作品的艺术提炼高度概括。其文学诉求提升了人类认识的高度,揭示了人生的真谛,预示着某种趋势的终极走向。普适性——能够穿越时空,触及、思考和呈现人类生存的基本问题。在拥有鲜明的时代精神的同时,又具有超越而开放的人类文化品格。渗透着对人类、民族和个人生存与命运的深层关切,揭示人类精神探索的历程,是推动人类走向文明的重要力量。独创性——文学作品最宝贵的是个体的独创性。没有千千万万个个体作家的独特创造,就不可能有整体文学的发展。即使是相同的母题、相同的题材、相同的叙述背景,没有独特的个体体验和发现,也不可能脱颖而出成为经典。人类情感的共通性——无论种族、地域、文化有多少差异,人类基本的欲望、渴求、认知、感受是共通的,对于诸如母爱、善良、友谊、苦难、坚强、战争、和平、幸福、罪恶等人类普遍性命题的基本价值评判是相同和相近的。真正的好作品、经典作品,必定内置了人类心灵共鸣的密码,必定含纳、承载了人类情感的张力,简单说,必然是体现着人类之真、人性之善、人生之美。
  当然,经典不是一成不变的。人类对经典作品的确定,本身就是一个动态的呈现过程。有些曾经被称为是经典的,现在已不再是经典;而有些在当时并未被视为经典的,又被后人誉为经典。这是常有的事。从这个意义上说,经典也是相对的。
  把“红色”、“经典”与“儿童文学”放在一起,显而易见,希冀的是以儿童文学的方式,对下一代进行革命传统教育和红色历史文化熏陶。
  在我国,红色儿童文学主要是指新民主主义革命时期、社会主义革命和建设时期的文学书写,目前流传下来的红色儿童文学作品,主要是大革命、土地革命战争、抗日战争、解放战争以及建国初期这几个特定历史时段,在中国共产党领导的革命斗争和社会主义建设过程中,适读儿童少年的文学作品。而在整个社会主义建设时期,乃至当下我们正在经历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建设时期,必然还有更多更新更好的作品,尚待我们发现和推介。
  红色儿童文学创作的高峰出现在20世纪的五六十年代。那是一个火红的年代,创作者之多,创作面之广,风格之多样,影响之大,读者之众,蔚为壮观。涌现出了众多优秀小说家,比如华山、徐光耀、王愿坚、管桦、刘知侠、李心田、颜一烟、萧平、邱勋等。红色儿童文学创作的另一个小高峰出现在上世纪的八九十年代。代表性小说家有颜一烟、张品成等。时间进入21世纪,还有一批青年作家开始红色儿童文学创作,也有了一定的影响。
  考虑到精品需要相应的时间筛选,本丛书除张品成创作于上世纪90年代初中期的作品,其余作品均创作于距今四五十年以前。
  但无论是上世纪90年代的作品,还是上世纪五六十年代的作品,皆称得上是红色儿童文学作品中的代表性作品。可谓部部有影响、篇篇有特色。许多作品在当时不仅家喻户晓,而且作品的名字本身已成为一个时代的文化符号。比如,中长篇小说中的《小英雄雨来》(管桦)、《铁道游击队》(刘知侠)、《小马倌和“大皮靴”叔叔》(颜一烟)、《微山湖上》(邱勋)、《小兵张嘎》(徐光耀)、《闪闪的红星》(李心田)等,短篇小说中的《七根火柴》、《后代》、《党费》、《普通劳动者》(王愿坚),《三月雪》、《海滨的孩子》(萧平),《真》、《永远的哨兵》(张品成)等。
  我们这一代人,有许多都是读着这些作品成长起来的,这些作品,已经成了我们这一代人的文化记忆。而事实上,这些红色儿童文学作品以自己特有的艺术质地感染着读者,影响着读者的情感生发和品格养成,也必然影响着读者的人生观和价值观。如今党史社重新出版这些作品,其现实意义不言而喻。
  相信这些经历了时间检验的红色儿童文学,能够赢得今天青少年们的喜欢。期待党史社的编辑同行们,以此为起点。不断尝试和努力,除了整合梳理经典作品,还能逐步发现梳理和组织编辑红色儿童文学新作品,让红色儿童文学成为我国儿童文学的一个重要部分,充分发挥激励人、教育人、启迪人、警示人的积极作用。
  2013年6月16日杭州青春坊
词条标签:
文化 出版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