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时只道是寻常:纳兰容若词传

编辑:知识号互动百科 时间:2019-03-25 06:10:04
编辑 锁定
《当时只道是寻常:纳兰容若词传》简介:他是一位拥有万般荣华的贵公子,却偏偏拥有无尽惆怅;他重情重义,终生痴痴追求真性情,历经人间悲喜沉浮,心却始终如出水芙蓉;他对每一段感情都万分努力,却无奈天妒英才,红颜薄命,到头来只留下欷献和无奈…… 一生传奇,半世风流,三寸忧伤。一个暖暖的午后,一杯清茶,在拂面的微风中。在醉人的墨香里,邂逅一个真实的纳兰容若。
书    名
当时只道是寻常:纳兰容若词传
类    型
文学
出版日期
2013年7月1日
语    种
简体中文
定    价
28.00
作    者
肖辰
出版社
哈尔滨出版社
页    数
269页
开    本
16

当时只道是寻常:纳兰容若词传内容简介

编辑
《当时只道是寻常:纳兰容若词传》向大家展示了纳兰容若富有传奇色彩的人生经历;《当时只道是寻常:纳兰容若词传》一书为广大文学爱好者介绍纳兰性德词作的创作背景及其生活背景和环境,从而烘托出纳兰性德在清代文坛上独树一帜的艺术风格和艺术特色。《当时只道是寻常:纳兰容若词传》一书将带领广大文学爱好者徜徉在文学的海洋里、领略纳兰性德平静淡泊的处世观及其虽然短暂却极具传奇色彩的人生!

当时只道是寻常:纳兰容若词传图书目录

编辑
第一章 清雪落红尘
  一缕幽香
  人若初见
  青梅竹马
  红楼一梦
  第二章 一生一代一双人
  静数秋天
  何日投簪
  白发之约
  红藕香残
  第三章 人生悲苦欲销魂
  秋水轩唱
  御前侍卫
  忘年之交
  鸳鸯小字
  第四章 当时只道是寻常
  秋外狩猎
  喜鹊清鸣
  宁古清风
  两处销魂
  第五章 我是人间惆怅客
  青衫湿遍
  几许寒暑
  五年之约
  清荷之香
  第六章 此情无计可消除
  冷处偏佳
  红尘所累
  一弯渌水
  古道西风
  第七章 西风吹老丹枫
  杏花朵朵
  出使索伦
  如果可以
  人生之苦
  第八章 一种烟波各自愁
  慕名而来
  微雨花间
  相聚京城
  蝶梦成杏
  第九章 而今才道当时错
  寂寞深闺
  花自飘零
  红泪偷垂
  一世风尘
  缘聚缘散
  附录一 纳兰性德词集
  附录二 纳兰性德年谱

当时只道是寻常:纳兰容若词传序言

编辑
名是什么?利是什么?在名利之间可否有情的立足之地?纵观华夏千年,繁华背后隐藏着点点黑色的烟雾,惆怅的、迷离的、缥缈的,像朵妖娆的曼陀罗花,恣意地漫山遍野开放,将原有的美好变得不再美好,将原本的平和变得不再平和。芬芳中,轻轻翻开历史发黄的篇章,我们会看到历朝历代君主的气吞山河,会看到文人墨客的英姿飒爽,更会在墨香中嗅到寒梅的清冷与悲凉。
  日落西沉,晚风悄悄送走那朵离别的云,燕儿小心散落口中的淤泥。悄悄站稳脚跟,我们听到篱笆小院传来凄美的琵琶乐声,丝丝缕缕,牵动人心,翘首而望,我们看见一位一身素衣的优雅男子。
  他坐在夕阳的金光中,凝视风中那抹残落的枫叶,满目哀伤,似乎空中的微尘都能触动他心底那根柔软的弦。所以微风亦会不忍,静静放轻自己的脚步,叶儿亦会悲怜,柔柔地收起空洞的苍凉。
  然而,尽管如此小心,那个孤单的身影依旧发出低低的叹息声,像一种魔力的呼唤,迫使我们不得不走进他的世界。
  他叫纳兰性德,字容若,是清朝第一词人,亦是王国维口中“北宋以来,一人而已”的旷世才子。
  说到才,人们会想到很多美好的东西,就像绵绵细雨洒落在清晨的原野上,荡起雾气弥蒙,漾起霞云漫天。轻轻划动小船,穿行在残荷之间,将心寄予无边的绿影中。风无声,水无痕,唯有悄然而起的笛声,唤起满目的豪情。我们会试图捏来几缕墨香,妄想描绘他的音容笑貌,然而墨太轻,纸太薄,满腹文字竟显得如此苍白无力,那一刻我们不得不承认,自己的确辜负了老祖宗留下的精辟辞藻,仅能在清风细雨中,追寻他遗世独立的才情。
  他以才立世,以情处世,又以哀伤离世。在他短暂的三十一个春秋中,给我们留下了太多太多耐人寻味的篇章。
  他出生在寒冬腊月,与康熙皇帝同龄,这不能不说是一种暗示,冥冥中似乎就有一根丝线将两个人紧紧锁到了一起。人们说因果轮回,其实每个生命来到纷扰尘世都有自己的使命,这是在那声啼哭传响之前,便已经安排好了的定数。所以尽管后来纳兰被权势与荣耀包裹得满身疲惫,亦不能丢弃这份使命。
  他身为相门公子,有着别人望尘莫及的尊贵生活,然而他却将一切视为尘土,更为此付出了惨烈的代价,挣扎、痛苦、幽怨,他的灵魂伤痕累累。
  真的累了!伸出手,试图寻找一方慰藉,可惜他抓到的不过是更多的伤痕,他一生被情感所困,亦被痴情所伤。青梅竹马的表妹,被选入宫,成为高高在上的皇妃,宛如天际的明月,注定今生无缘;他的妻子卢氏,温婉贤惠,才情不凡,在婚后三年,因难产而花魂凋零,注定天人永隔:而最被人津津乐道的却是民间女子沈宛姑娘,可惜就是因为她来自民间,注定消失于民间,在那个门第胜于一切的封建王朝中,悲情成了所有痴男怨女的乐章。
  真的痛了!花无痕,柳无霜,望着满园落叶,纳兰缓缓提起手中的笔,精致的宣纸上立刻留下秀丽美好的墨迹:“谁念西风独自凉,萧萧黄叶闭疏窗。沉思往事立残阳。被酒莫惊春睡重,赌书消得泼茶香。当时只道是寻常。”
  他的好友顾贞观看了他的词后,觉得满腹苍凉,观之不忍卒读,他实在想象不出,这个出身高贵、前途似锦的青年才俊,为何将自己困锁在冰冷的枯井中,是放不下,还是命中注定?如果真是后者,顾贞观真的不能不仰天狂问,究竟何为命?何为运?冥冥之中是怎样一双冰冷的手在安排人生的劫数? 天地无声,没有人能回答这样的问题,岁月的巨轮更不会因为一个人的疑问而减慢旋转的速度。斗转星移,日月如梭,当我们再次捧起那本发黄的《饮水词》,是否还能忆起那些刻骨的悲凉,那份醉人的沉香?

  
词条标签:
文化 出版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