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侠周锐写中国:皇族画卷的秘密

编辑:知识号互动百科 时间:2019-03-25 05:44:56
编辑 锁定
“大侠周锐写中国”是一套极具中国文化气韵的当代少年小说。 《皇族画卷的秘密》为其中之《画》。 《皇族画卷的秘密》故事情节扣人心弦,叙述语言简洁、幽默、冷峻,作品中融入了诸多典故、经典诗词及中国传统文化知识,期待小读者在阅读中感知道义的力量和中华文化无穷的魅力。
书    名
大侠周锐写中国:皇族画卷的秘密
出版社
明天出版社
页    数
233页
开    本
32
定    价
16.00
作    者
周锐
出版日期
2012年5月1日
语    种
简体中文
ISBN
9787533268039
品    牌
明天出版社

大侠周锐写中国:皇族画卷的秘密基本介绍

编辑

大侠周锐写中国:皇族画卷的秘密内容简介

让孩子在故事中感知中国传统文化至恒至远的魅力,让侠义之气在现代社会中华丽转身,重放异彩!
  社会上的各行各业中都有这所学校的校友,比如公司白领、警察、记者、医生、厨师……他们在故事中各擅其长,轮番演出。中国文化中常被提起的琴、棋、书、画,可以分别成为一本书的主线。
  周锐编著的《皇族画卷的秘密》为“大侠周锐写中国”丛书之《画》,既有故事,又包含中国文化的诸多信息……

大侠周锐写中国:皇族画卷的秘密作者简介

周锐(1953~),江苏南京人。1977年开始发表作品。1990年加入中国作家协会。著作以童话为主,著有《幽默聊斋》、《元首有五个翻译》《蚊子叮蚊子》《哼哈二将》《书包里的老师》《中国兔子德国草》《大个子老鼠小个子猫》《戏台上的蟒蛇》等70余种。作品多次获奖,其中包括第二、三、五届全国优秀儿童文学奖,第四、五届宋庆龄儿童文学奖,新时期优秀少年文艺读物一等奖,台湾第二届杨唤儿童文学奖。

大侠周锐写中国:皇族画卷的秘密媒体推荐

编辑
在文化环境越来越粗率化,儿童文学写作也越来越扁平化和简单化的当下,一个童话家和小说家,用自己的方式,用一种清醒的文化自觉,去重新点燃和擦亮一些古代文化的光芒,去建构起一种雅致、知性的写作趣味和文学标准,无疑也体现了作家试图对当下儿童文学做出一些反拨与纠正的良好愿望。
  ——徐鲁(著名作家、书评人)
  对现代的孩子来说,史料和典故是有可能会显得比较隔膜和沉重的,而孩子们所喜闻乐见的时尚的俚语甚至网络语汇用得不好又会使小说显得相对轻飘。如何将之结合,这里面有个度的问题。在周锐以往的类似作品中,我觉得《幽默聊斋》是他把握得最好的,而这套《大侠周锐写中国》也是相当有想象力的,其中不乏神来之笔。
  ——萧萍(上海师范大学教授、儿童文学作家)
  能不能写一套书,使孩子们不仅对中国历史感兴趣,而且对中国文化的方方面面都能兴味盎然?中国传统文化博大精深,我没有传授的资格,但我可以做“展现”的工作——在我笔下的故事中,可读地展现中国文化的无限魅力。
  ——周辅

大侠周锐写中国:皇族画卷的秘密图书目录

编辑
高楼上的驴
  太相信人的东京人
  为小偷表演影画
  魏强兄弟当专家
  欲擒故纵
  牵一发而止全身
  羲和之浴
  去燕京找一本书
  射笔点睛
  追杀令发出以后
  书里书外
  后记
  照片背后的故事

大侠周锐写中国:皇族画卷的秘密文摘

编辑
在高楼林立的城市里,有座高楼今天早上非常引人注目。
  祝卿堪早上来公司上班时,看到不少同事站在楼前翘首仰望。
  祝卿堪身旁站着美女于卿蝉。于卿蝉即使近视得厉害也不愿意戴上眼镜。为了自己的美丽,她宁愿看不清外界的美丽。
  她问祝卿堪:“大家在看什么?”
  祝卿堪说:“看驴。”
  “驴在楼顶上吗?”
  “不,是那上面画了一头驴。”
  这时,大尹集团的尹总也跨出了轿车。
  “小祝哇,”尹总说,“你来分析一下画驴者的动机。”
  “哦,动机嘛……”
  “是不是有讽刺的意思?驴的形象,一般来说……”
  “嗯,代表有点蠢的意思。”
  “或者,画驴者会不会是在讥笑我们大尹集团黔驴技穷?”
  “‘黔驴’?那就是贵州的驴了。”祝卿堪对着图画端详再三,说道,“不像。”
  尹总问:“那你说像哪里的驴?”
  祝卿堪嘟哝道:“很眼熟,但一下子想不起来。”
  尹总说:“黑夜里在高楼上作画,难度不小。作画者得把画挂在半空中。照明的问题怎么解决呢?”
  于卿蝉说:“作画者可以戴一顶矿工帽,帽子上有灯。”
  另一位同事说:“其实,这人作这幅画未必有什么用意。现在流行城市涂鸦,有些年轻人喜欢通过墙壁上的涂鸦展示自己的才华。作画者通过这幅画除了展示了自己的才华外,还顺便展示了一下他的高空功夫。”
  祝卿堪指着那头“高空驴”问尹总:“需要叫人把它洗刷掉吗?”
  尹总想了想,说:“这也显得大尹集团太没度量了。干脆,你去把《喜闻报》的鱼长跃找来,叫他给这幅画拍个照,登个报,用这幅画给大尹集团做个广告吧。”
  于是,这幅高空涂鸦作品登上了《喜闻报》。
  但是,这幅作品在登报以前就已出现在了各大网站上,因为网络对这类消息的反应速度更快。
  网友们对此议论纷纷。
  有的评价道:“史上最牛涂鸦。”
  有的说:“但它不如迪斯尼动画的形象卡通。”
  立刻,有人反驳:“为什么我们要以迪斯尼的形象为标准呢?为什么大家不能接受有中国风格的驴?”
  接着,有人指出:“这头带有中国风格的驴的形象出自宋朝名画《清明上河图》。”
  此人随即将长卷《清明上河图》的局部扫描画面贴到了网上。两相对比,大家可以很清楚地看到,他的判断是对的。
  又有人评论道:“《清明上河图》一开始就出现了几头由郊外走向城区的驮着炭篓的小毛驴的形象。高楼涂鸦者是想让我们看见驴就想起这幅画,想起中国的文化传统来。正好又快到清明节了呢。”
  但是,更有专业水平的跟帖出现了:
  “小毛驴的形象并非是《清明上河图》的开始。作者张择端是宋徽宗的御用画家,所以把这幅画理所当然地献给了宋徽宗。宋徽宗显然很喜欢这幅画,因为他亲自题写了画名,还在画上盖上了他的双龙小印。不过,现在珍藏在故宫博物院里的《清明上河图》已经不见宋徽宗所题写的画名和他的双龙小印了。有人猜想,这幅画被裁成两截分开出售,因为宋徽宗的字和印也是很值钱的。所以,实际上存在‘清明左图’和‘清明右图’。由于古画的读图顺序是从右到左的,所以迄未面世的右图才是全图的开始部分。”
  没想到,这个跟帖在古玩字画市场上起了“无心插柳”的作用。
  不久,《喜闻报》记者鱼长跃接到一个读者的电话。
  那个读者说:“我是一名退休职工,退休后开始爱好收藏古玩。”
  鱼长跃问:“您是真对古玩有兴趣,还是只想赚点钱?”
  “嗯……作为一种投资方式吧。”
  “那您有没有赚到钱?”
  “还没有。不过,这次应该能赚到了。”
  “为什么?”
  “我买到了有宋徽宗题字的‘清明右图’!”
  “哦,怎么买到的?”
  这位文物爱好者说:“我去古玩店转悠,出来时看到一个小伙子。他手里拿着一根很破旧的卷轴,看样子是要卖一幅古画。可是,他说出来的话让谁都想不到。”
  “他说什么了?”
  “他问我:‘老师傅,您头疼吗?’”
  “嗯,这话问得有点怪。”
  “我说:‘我的头不疼。’他又问:‘你家里有人头疼吗?’我说:‘我家里也没人头疼,我亲戚朋友的头也不疼。你为什么问这个?’他说:‘我妈妈的头经常疼,一疼就用这根棒子敲,一敲就不疼了。我妈还告诉我,这根棒子是我外婆传给她的,我外婆的头也经常疼,经常要用这根棒子敲……’”
  “您等等!”鱼长跃打断对方,“您说的棒子就是小伙子拿的卷轴吗?”
  “正是!小伙子说:‘我家的祖传敲头棒是很灵的,所以要卖两万元。既然您的头、您家里人的头、您亲戚朋友的头都不疼,那么我就把它卖给别人吧。’我拦住小伙子,要过那根卷轴,打开一看,原来,这是一幅已经因为敲头被敲得有点损坏的画,不,只能算半幅画,甚至连半幅都算不上,只是一幅画的开头部分。画上面写着五个字——清明上河图。”
  “那字体是瘦瘦的吗?”
  “是呀,下面盖的章上还有两条龙。我跟小伙子商量,能不能让我把画带回家仔细看看。小伙子说:‘我不是来卖画的,这破画肯定不值钱。神是神在棒子上。’尽管如此,他还是答应了我的要求。回到家,我上网搜索出《清明上河图》,也就是那幅‘清明左图’,然后将我手里的‘右图’和‘左图’摆到了一起。”
  “两幅图能衔接起来吗?”
  “左右两边,河岸的线条,田埂的线条,全都严丝合缝!左边的半棵树和右边的半棵树并成一棵树,两边的树枝一样粗细。”
  “你就用两万元和他成交了?”
  “不,我和他讨价还价,最后只花了五千元买下了他的敲头棒子。”
  鱼长跃问:“您是不是希望我们立刻报道您发现这件国宝的过程?”
  “是可以报道的吧?”
  “可以,但我们会找一位专家将这件国宝鉴定一下,您不反对吧?”
  “嗯……不反对。”
  P2-9

大侠周锐写中国:皇族画卷的秘密后记

编辑
周 锐
  我写这套书跟一封小读者来信有关。
  那位小读者说:“我本来对历史是不感兴趣的。读了您的《幽默三国》以后,我觉得历史不那么枯燥了……”
  于是,我就开始想,能不能写一套书,使孩子们不仅对中国历史感兴趣,而且对中国文化的方方面面都能兴味盎然。中国传统文化博大精深,我没有传授的资格,但我可以做“展现”的工作——在我笔下的故事中,可读地展现中国文化的无限魅力。可读,主要指的是故事有吸引力。
  故事是否有吸引力首先是针对我自己而言的,因为如果故事不够精彩,我就没有动力去写它。曾有一个小学生很有水平地问我:“您的工作和娱乐是不是结合在一起的?”我说:“是的。”我工作的娱乐性、游戏性跟我的工作对象有关。儿童文学作品不能不讲究艺术性、思想性,但可读性是第一位的,是“皮”。皮之不存,毛将焉附?艺术性和思想性只能通过可读性走向小读者。
  我设想有所学校,分文班和武班,开设多门跟文化、武功有关的课。社会上的各行各业中都有这所学校的校友,比如公司白领、警察、记者、医生、厨师……他们在我的故事中各擅其长,轮番演出。中国文化中常被提起的琴、棋、书、画,可以分别成为一本书的主线。这样,每本书便既有故事,又包含中国文化的诸多信息。
  我把我游览过的一些地方的风物也写进了故事中,比如我把绍兴东湖写进了《古塔上的夜光玉棋》里。要写《兰亭鹅书传奇》时,我从网上了解到“书圣”王羲之晚年在浙江嵊州留下一些遗迹,如独秀山王羲之读书处、嶀山羲之坪、嵊东清隐寺、金庭王右军墓等,便问道于嵊州新华书店的朋友。令我感动的是他们直接派车把我接去,陪我寻访。我站在王羲之墓侧,读着为他修墓的尚杲和尚刻写的《瀑布山展墓记》,顿生“思接千古”之感。尚杲说:“呜呼,升平去大业才二百五十余年而荒湮若此,则千载之后将何如哉?”尚杲那时不敢想象再过一千年“书圣”之墓会怎样,可我到墓地之时已距尚杲刻碑时的隋朝大业年间一千多年了。王羲之的墓还在,尚杲的感慨还在,轮到我默默“呜呼”了。我把这块碑写进了《兰亭鹅书传奇》。在王氏宗祠,我觉得被雕成王羲之像的鱼啄蟹栖的阴沉木很有特点,可以藏东西,便将我故事里的《兰亭集序》真迹藏进了木像的袖中。
  写这套书少不了查阅资料,其实这也是我本人极好的学习机会。小时候,在《水浒传》的出版前言里,我就知道了有一部古书叫《大宋宣和遗事》,它是《水浒传》的蓝本。但几十年来,我一直没机会也没想到要去读《大宋宣和遗事》。这次真是缘分到了,在写《皇族画卷的秘密》时要写完成于北宋的《清明上河图》,于是我就开始阅读《东京梦华录》、《大宋宣和遗事》等宋代古籍。真长见识!我这才知道宋朝的御街有两百步宽,用不同颜色的“杈子”(栅栏)隔成三道,两边走车马,中间平时空着,等皇帝出行时才偶尔启用;我也才知道宋朝的临时工们从汴河里的粮船上往官仓卸粮时,必须自带布袋;我还知道了那时的禁军会在夜里巡逻,而且两支巡逻队相遇时,是要对口令的,口令是:“殿前都指挥使高俅!”
  有时候,我也会从我读过的书中移花接木。《明朝那些事儿》里写了明朝官府征募各寺庙武僧抗击倭寇,说这些和尚取胜之后还穿州过府地穷追不舍。我就在《兰亭鹅书传奇》里写了个名叫“不舍”平时苦练“棍书”的武僧,他要用棍书在一个倭寇头目的身上写两个字,但那个倭寇逃得太快了,所以不舍不得不边追边写。在从杭州到苏州的路上,他在倭寇的后背上写了“滚”;从苏州到南京的路上。他在倭寇的臀部上写了“蛋”……
  这套书的丛书名叫《大侠周锐写中国》。确实有人叫我“大侠”,虽然我不会武功,如同大侠金庸也不会武功。金大侠给我的启发是,武侠故事的灵魂是想象力,武侠故事在豆腐和火腿之间就能展现深厚的功力,未必需要刀光剑影。在《皇族画卷的秘密》里,少女丘弹冰可以抛掷花瓣在蛛网上作画。在《古塔上的夜光玉棋》里,大师梅疏影凭借茶碗来表演“梅花三弄”——弄冰,弄雪,弄风。在《兰亭鹅书传奇》里,“辨才塔”的一层守塔僧自创的“跳跳棍”,是我从海南岛黎族竹竿舞移植来的。我笔下的各种武功,其实是一些幻想体操,我希望这些“体操”能激活读者和我自己的想象力。
  写这套书和写别的作品一样,我依然一边写,一边听取读者的意见,及时做些改动。有网络真好!不少读者在电子邮件中问:“接下来,您会再写什么?”我说:“如果大家喜欢的话,我也许还会写其他跟中国文化有关的故事,像‘食’啊,‘戏’啊,‘医’啊,‘宅’啊,‘谜’啊……”有个读者问:“你能不能写‘毒’?”我想了想,觉得这也确实是中国文化的一部分。写“问君能有几多愁”的李后主就是被宋太宗毒死的。宋太宗用的“牵机药”即中药马钱子,人服此药后,中枢神经系统即遭破坏,全身抽搐,头和脚缩在一起……可是,我不喜欢阴冷的写作。不过,我没有肯定地表示我不会写“毒”。也许有一天,我能找到一个不阴冷的角度,比如说以毒攻毒,不就能获得喜剧效果?

大侠周锐写中国:皇族画卷的秘密序言

编辑
我设想有所学校,分文班和武班,开设多门跟文化、武功有关的课。社会上的各行各业中都有这所学校的校友,比如公司白领、警察、记者、医生、厨师……他们在我的故事中各擅其长,轮番演出。中国文化中常被提起的琴、棋、书、画,可以分别成为一本书的主线。这样,每本书便既有故事,又包含中国文化的诸多信息……
  周锐

  
词条标签:
文化 出版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