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巢

编辑:知识号互动百科 时间:2018-12-16 19:39:54
编辑 锁定
黄巢(820年-884年),曹州冤句(今山东菏泽西南)人,唐末农民起义领袖。黄巢出身盐商家庭,善于骑射,粗通笔墨,少有诗才,“黄巢五岁侍翁,父为菊花连句,翁思索未至,随口应曰:‘堪于百花为总首,自然天赐赫黄衣。’巢父怪,欲击巢。乃翁曰:‘孙能诗,但未知轻重,可令再赋一篇。’巢应之曰:‘飒飒西风满院栽,蕊寒香冷蝶难来。他年我若为青帝,报与桃花一处开。’”(宋·张端义贵耳集·卷下》) ,但成年后却屡试不第。王仙芝起义前一年,关东发生了大旱,官吏强迫百姓缴租税,服差役,百姓走投无路,聚集黄巢周围,与唐廷官吏进行过多次武装冲突。
乾符二年(875年)六月,黄巢与兄侄八人响应王仙芝。乾符四年(877年)二月,黄巢率军攻陷郓州,杀死节度使薛崇。乾符五年(878年)王仙芝死,众推黄巢为主,号称“冲天大将军”,改元王霸。乾符六年(879年)正月,兵围广州。广明元年(880年)十一月十七日,东都留守刘允章迎黄巢军入洛阳。十二月一日,兵抵潼关。十二月十三日,兵进长安,于含元殿即皇帝位,国号“大齐”,建元金统,大赦天下。
中和四年(884年)六月十五日,黄巢败死狼虎谷。昭宗天复初年,黄巢侄子黄皓率残部流窜,在湖南为湘阴土豪邓进思伏杀,唐末农民起义结束。
中文名
黄巢
外文名
Huang Chao
别    名
黄王、冲天大将军
国    籍
唐朝→大齐
民    族
汉族
出生地
山东菏泽
出生日期
元和十五年(820年)
逝世日期
中和四年(884年)六月十五日
职    业
皇帝军事家政治家诗人
主要成就
建立大齐政权
首创高层换届制度和四相制
拉开了唐朝覆灭的大幕,导致藩镇割据,战火纷飞数十年
代表作品
题菊花》、《咏菊
国    号
大齐
年    号
金统
尊    号
承天应运启圣睿文宣武皇帝
性    别

黄巢人物生平

编辑

黄巢王仙芝起义

黄巢 黄巢
黄巢家中世代以贩卖私盐为业,家境十分富足。他善于剑术马术和箭法也不错,粗通笔墨,小时候就有诗才[1]  黄巢五岁时侍奉祖父,父亲为菊花连句,祖父思索未至,巢随口应曰:‘堪于百花为总首,自然天赐赫黄衣。’他的父亲责怪他,就想打他。他的祖父说:‘孙子能作诗,但不知怎么样,你可以再写一首。’巢就说道:‘飒飒西风满院栽,蕊寒香冷蝶难来。他年我若为青帝,报与桃花一处开。’”[2] 
黄巢成年后曾几次应试进士科,但皆名落孙山,于是他满怀愤恨地写了一首《不第后赋菊》后便离开了长安,后继承祖业成为盐帮首领。
唐僖宗乾符元年(874年),全国各地连年发生水旱灾,河南最为严重,“麦才半收,秋稼几无,冬菜至少”。但自唐懿宗以来“用兵不息,赋敛愈急”,各州县又不上言灾情,致使“百姓流殍,无处控诉”。
于是濮阳私盐贩子王仙芝尚君长等聚众数千人,于长垣县揭竿而起,攻州占县,攻陷了曹州濮州郓州。声势大涨。王仙芝遂自称“天补平均大将军”,兼“海内诸豪都统”,号称草军。并传檄诸道,斥责唐朝吏治腐败、赋役繁重、赏罚不平等罪恶。有票帅尚君长、柴存、毕师铎、曹师雄、柳彦璋、刘汉宏、李重霸、蔡温球、楚彦威、王重隐等十余人,大肆劫掠。之前有谣言说:“金色蛤蟆争努眼,翻却曹州天下反。”等到王仙芝造反,当时天下都很害怕。[3] 

黄巢投身草军

乾符二年(875年)六月,王仙芝等攻陷濮州(今河南范县)、曹州,并击败了镇压的官军。黄巢生性喜欢动乱,就与子侄黄存、黄揆黄邺及外甥林言等八人聚众数千人,响应王仙芝,草军声势日益浩大。四方苦于苛征暴敛的百姓,及散居民间的庞勋旧部,争先投奔义军,“数月之间,众至数万”。攻郓州,袭沂州
到十一月,农民起义军“剽掠十余州,至于淮南,多者千余人,少者数百人。”左金吾卫上将军齐克让为泰宁军节度使,率军讨伐王仙芝。王仙芝害怕了,率军转战陈、许、襄、邓,不分老幼,全部裹挟而走,号称有三十万兵马。唐廷见王仙芝起义声势浩大,立即诏令淮南忠武宣武、义成、天平军五节度使进击草军,任命平卢节度使宋威为诸道行营招讨草贼使,特赐禁军3000,甲骑500,并命河南诸藩镇所遣各军均由宋威指挥。王仙芝与黄巢采取了避实就虚的流动战术,率军进围沂州

黄巢转战中原

乾符三年(876年)七月,宋威同王仙芝义军战于沂州城下。大败之。宋威上奏王仙芝已死,就遣散了诸道兵马。王仙芝、黄巢利用有利时机,经短暂休整,于八月进河南,迅速攻占阳翟(今河南禹县)、郏城(今河南郏县)等八县之地[4]  。朝廷用王铎代替宋威担任诸道行营招讨草贼使。以左散骑常侍曾元裕为招讨副使,镇守洛阳。令山南东道节度使李福选步骑2000北上汝州(今河南汝州市)、邓州(今河南邓州市
黄巢 黄巢
扼守要道,凤翔节度使令狐绚和邠宁节度使李侃选步兵1000、骑兵500进驻陕州(今河南陕县)、潼关(今陕西潼关),企图阻止王仙芝西进,并进而聚歼义军。
王仙芝遂率领义军猛攻汝州城,全歼官军,占领汝州,杀死唐将董汉勋、刑部侍郎刘承雍、生擒刺史王镣。东都大震,百官出奔。唐僖宗下诏赦免王仙芝罪,收买王仙芝。王仙芝乘胜北上攻占阳武(今河南原阳),在围攻郑州时,与昭义军节度监军雷殷符战于中牟(今河南鹤壁西),战败后义军蚁聚在邓、汝之间。
关东各州县,大多畏惧草贼,都坚守城池,因此草贼纵兵四略,王仙芝率一部义军南下,十月攻打唐州(今河南唐河)、邓州;十一月继续南进,一举攻占郢州(今湖北京山)、复州(今湖北沔阳);十二月攻随州(今湖北随县)。所过之处大肆烧杀抢掠,路上几乎没有活人。另一支义军东进淮南,进入申州(今河南信阳)、光州(今河南潢川),又攻打隋州,抓获了刺史,以安州为据点,分奇兵包围舒州,攻打庐、寿、光等州。转向东南挺进安州(今湖北安陆)、黄州(今湖北黄冈)。逼近扬州,声震淮南。半年时间里,义军在江淮河汉之间广大地区流动作战,打得官军顾此失彼,迅速发展到30万人。
宋威老迈昏庸,不能打仗,就私下与曾元裕商量道:“当初庞勋被灭,康承训就获罪。我们如果成功剿灭草贼,能免祸吗?不如留下草贼,让天子担忧,这样我们也会成为功臣。”因此,等贼兵一走,宋威就立即撤军。皇帝也知道了这件事,就以忠武军节度使崔安潜为行营都统,以前任鸿胪卿李琢代替宋威,以右威卫上将军张自勉代替曾元裕。

黄巢王黄分裂

草贼出入蕲州黄州,蕲州刺史裴渥不能抵抗,答应为王仙芝上表求官。双方相约罢兵。王仙芝与黄巢等就与渥一同赴宴。不久,唐僖宗王仙芝为“左神策军押牙”,王仙芝思想有了动摇,欲放弃斗争,接受唐的官职。
黄巢恨朝廷没有赏赐自己,就斥责王仙芝说:“始者共立大誓,横行天下,今独取官赴左军,使此五千余众安所归乎!”这时群情激愤,责骂不已,怒不可遏的黄巢出拳击打王仙芝。因遭到黄巢的责骂,义军强烈反对,王仙芝才勉强拒绝降唐。并劫掠州中兵丁,裴渥、使者都逃跑了。冲突之后,王仙芝与黄巢分兵作战:尚君长入陈、蔡;黄巢向北进发,北掠齐、鲁,与王仙芝分道扬镳[5]  。这严重削弱了义军实力。
乾符四年(877年)二月,黄巢率军攻陷郓州(治今山东郓城),杀天平军节度使薛崇。三月,又攻陷沂州,人数达到数万人,黄巢虽连下二州,但仍是孤军作战,势单力薄。这时王仙芝部将尚让屯兵嵖岈山(今河南遂平西),黄巢便与尚让会合,共保嵖岈山[5] 
当时票帅柳彦璋又攻打江州,抓住了刺史陶祥。黄巢与王仙芝再次合兵,不久,即进攻宋州(治今河南商丘南)。正好招讨副使张自勉领兵赶到,斩杀了二千名草贼。
王仙芝于是率原班人马南下,度过汉水,攻打荆南。荆南节度使杨知温入城坚守,贼兵纵火焚烧城墙,杨知温坚守不出,朝廷下诏让高骈代替他。骈用一万五千名蜀兵自己带粮,希望三十日可以赶到,但城池已经失守了,杨知温逃走了,草贼不能守城。于是下诏让左武卫将军刘秉仁做江州刺史,勒兵乘船进入贼兵的营栅,贼兵十分惊骇,争相投降,柳彦璋被斩杀。
黄巢率本部人马在蕲、黄一带迂回作战,攻打和州,却没有攻克。由于作战失利,不得不北返中原,连下匡城(河南封丘东北)、濮州[6]  仙芝包围了洪州,并攻了下来,就让徐唐莒来驻守。又攻占了朗州岳州,并包围了潭州,但被湖南观察使崔瑾击退了。就转战浙西,骚扰宣州润州,没有能成功,就率本部人马留在江西,让别部回河南。
帝诏让崔安潜回忠武去,重新起用宋威、曾元裕,做招讨使,让杨复光监军。复光派人招降草贼。王仙芝派遣蔡温球、楚彦威、尚君长来谈判,向宋威要求做节度使。宋威假装答应他。上书说“与君长战,禽之”。最后斩君长等于狗脊岭。仙芝大怒,攻打洪州。宋威亲自率兵去救,在黄梅打败了王仙芝,斩首五万多人,还擒杀了王仙芝,传首京师[7] 

黄巢纵横南北

编辑

黄巢自立为王

王仙芝死后,余众一部分南下,活动于江浙一带;另一部分则由尚让率领北上,与黄巢会师于亳州。众将推黄巢为黄王,号称“冲天大将军”,改元王霸[8]  并设官分职,驱河南、山南之民十馀万劫掠淮南。
黄巢 黄巢
曾元裕在申州击败草贼,死者数万人。皇帝因为宋威讨贼无功,让曾元裕代替他做招讨使,张自勉为副使。黄巢率军袭破了沂、濮二州曾元裕在荆、襄,援兵被阻隔,朝廷任命张自勉伟东北面行营招讨使,督兵进剿农民军。黄巢欲进兵襄邑雍丘,为滑州节度使李峄所阻。
乾符五年(878年)三月,巢攻打叶城阳翟,欲进攻东都,左神武大将军刘景仁率兵五千援东都,朝廷诏命河阳兵千人开赴东都,与宣武、昭义兵守卫宫阙。河阳节度使郑延休率兵三千驻守河阴黄巢军进攻汴(今河南开封)、宋(治今河南商丘)二州,为东南面行营招讨使张自勉所阻,转攻卫南(今河南滑县东北)、叶(河南叶县)、阳翟(河南禹县)等地,朝廷征调义成军节度使的三千人守卫东都附近的伊阙武牢等地,河南一时势壮。

黄巢降而复叛

黄巢在江西的兵马,被镇海军节度使高骈剿灭;进攻新郑郏城襄城阳翟的兵马,被崔安潜打退;在浙西的,被浙西节度使裴璩攻击,死者甚众。黄巢十分沮丧,乃拜见天平军乞降,诏命黄巢为右卫将军
黄巢估量藩镇不一,不足制己,又反叛。八月,黄巢军进攻宣州,高骈派遣大将张潾、梁缵在南陵攻打草贼,打败了他们,草军秦彦毕师铎等纷纷投降。于是草军又进入浙东,抓获越州观察使崔璆。黄巢带兵越过江西,与旧部王重隐相呼应,攻破虔、吉、饶、信等州。
乾符五年(878年)十二月,农民军经婺州衢州,又劈山开路,打通了到建州(今福建建瓯)的七百里山路。进入福州(今属福建)。观察使韦岫战不胜,弃城逃跑,农民军进入了福建。农民军进入福建后烧官府、杀官吏。焚烧室庐,杀人如麻。时六年三月也。
当初,军中盛传:“遇到儒者就杀,军队必定覆灭。”黄巢进入福建后,但凡俘虏自称为儒者的皆释而不问。当草军经过崇文馆校书郎黄璞门前时即下令说:“这是读书人家,灭掉火把,不要焚烧”寻找隐士周朴,找到后,问他:“能从我乎?”周朴回答道:“我尚不仕天子,安能从贼?”黄巢一怒之下斩杀了周朴。当时福建诸州都失陷可,朝廷下诏高骈为诸道行营都统来抵御草贼。

黄巢挺进岭南

乾符六年(879年)九月,黄巢翻越五岭,攻陷桂管,兵围广州,却并没有立即攻城。反而托被俘虏了的越州观察使崔璆写信给困守在广州城内的岭南东道节度使李迢。让李迢向朝廷上书,求表为天平军节度使。宰相郑畋与枢密使杨复恭奏,欲请授同正员将军。宰相卢携、宦官田令孜执意不可。黄巢又请求任安南都护、广州节度使。亦不允。右仆射于琮议:“南海市舶利不赀,贼得益富,而国用屈。”乃拜巢率府率。请授率府率,如果黄巢不接受,就让高骈去讨伐他。黄巢见到诏书后,大骂执政。急攻广州,仅一天,即破城,生擒李迢,自称“义军百万都统”,并发布檄文,斥责朝廷“宦竖柄朝,垢蠹纪纲,指诸臣与中人赂遗交构状,铨贡失才,禁刺史殖财产,县令犯赃者族,皆当时极敝。”
宰相王铎毛遂自荐请求讨伐黄巢,天子于是任命王铎为荆南节度使、南面行营招讨都统,率诸道兵进讨。王铎屯兵在江陵,请求任命泰宁军节度使李系为招讨副使、湖南观察使,作为先锋屯兵潭州。
黄巢军已转战各地多年,这次占领广州,“欲据南海之地,永为巢穴”,作为反抗唐朝统治的根据地。但在这一年,从春至夏,疫病大为流行,不少义军将士染上了疫病,死者十三四,部下“劝请北归,以图大利”[9]  。黄巢见在广州难以持久,于是决定杀回中原地区。同年十月,黄巢率军离开广州,向西北进发,攻取了桂州广西桂林),控制了岭南全境。

黄巢回转荆浙

广明元年,恰遇湘江水暴涨,义军便乘数十只大木筏顺流而下,沿着湘江,穿过永州衡州,攻占了潭州(治今湖南长沙)。李系败走朗州。十万大军尽皆被杀,尸体遮蔽了宽阔的湘江。之后,尚让乘胜进攻江陵,号称五十万。江陵之前被王仙芝攻破过,焚烧屋舍,百姓都逃窜到了山谷之中。不久,李系的败讯传来,荆南节度使王铎见义军声势浩大,诸道兵又未赶到,以为江陵兵少难以固守,便退守襄阳。官军乘乱纵掠,恰逢下雪,百姓死伤甚多。黄巢占据了荆南,胁迫前岭南东道节度使李迢上书天子。李迢说道:“吾腕可断,表不可为。”黄巢大怒,杀了他。
尚让攻克了江陵后即与黄巢合兵进攻襄阳,恰逢江西招讨使曹全晸与山南东道节度使刘巨容坚守荆门,让沙陀人把坐骑赶到黄巢军营前,然后逃跑。但在荆门中了埋伏,被官军击败,损失甚大。
贼军认为他们胆怯。第二天,诸将骑着这些马出来作战,这些马听得懂沙陀语,一喊,就跑了回去,不能阻挡。官兵埋伏在林中,等马一跑进林中。大败之,抓获贼首十二人。黄巢害怕了,度江东走,追击贼军,俘虏了什八。有人劝刘巨容继续追,刘巨容答道:“国家多负人,危难不吝赏,事平则得罪,不如留贼冀后福。”因此没有追击黄巢收集余众,稍加休整遂渡过长江进攻鄂州(治今湖北武汉),攻破了外城。之后,又转而进攻饶、信、池、宣、歙、杭等十五州。这时黄巢军又得以发展,“众至二十万”[10] 
黄巢在江浙一带的胜利进军再次震撼了唐廷,唐僖宗一面任命淮南节度使高骈为诸道行营都统,命他迅速进攻义军,同时征调昭义、感化、义武诸道兵南下,与高骈协力作战。
黄巢 黄巢
广明元年(880年)三月,高骈遣其将张璘渡江南下,黄巢军连战失利,退守饶州(治今江西鄱阳)。张璘又乘胜进军,五月,黄巢又退守信州(治今江西上饶)。这时北方诸道军已兵临淮南,张璘又率兵追击甚急,而信州又恰遇疫病流行,义军士卒多死,元气大伤。
在义军处境十分危急的时刻,黄巢巧施缓兵之计:一方面用重金贿赂张璘,使其减慢进军;另一方面又致书高骈,表示“投降”。高骈中了黄巢圈套,以为大功告成,遂上奏朝廷,声称义军“不日当平,不烦诸道兵,请悉遣归”。
当黄巢获悉诸道兵已经北渡淮河,散归其镇,而且义军也恢复了作战能力,即抓住时机,一举杀死张璘,大败淮南兵,并乘胜攻占了睦州(治今浙江建德)、婺州(治今浙江金华)又攻占了宣州
刘汉宏进攻宋州,抢掠申、光,来与黄巢会合,黄巢进逼广陵,渡过采石,进攻扬州。高骈按兵不出,所过镇戍,望风降贼。
朝廷本对高骈寄以厚望,这时见高骈告急,顿时慌了手脚,急忙下诏泰宁军节度使齐克让驻守汝州,任命曹全晸为天平节度使兼东面副都统。贼军当时驻守在滁州、和州,曹全晸的天平兵在淮上被打败。
宰相豆卢瑑建议:“救师未至,请假巢天平节度使,使无得西,以精兵戍宣武,塞汝、郑路,贼首可致矣。”卢携执不可,请“召诸道兵壁泗上,以宣武节度统之,则巢且还寇东南,徘徊山浙,救死而已”。诏可。前此已诏天下兵驻守溵水,禁止贼向北去。
于是徐州的三千兵马驻扎在许州,忠武军节度使薛能让徐州的三千兵马在馆驿中住下,结果徐州军闹事,忠武军部将周岌从溵水还军,杀了薛能,自称留后。徐军听闻变乱,大将时溥亦返回徐州,囚禁了其节度使支详。泰宁军节度使齐克让吓怕了,就引军回兖州了,溵水防线崩溃。[11] 

黄巢攻占洛阳

九月,义军渡过淮河。黄巢自称“率土大将军”,队伍“自淮以北整众而行,不剽财货,惟驱丁壮为兵耳”。义军攻陷申州(治今河南信阳)之后,长驱进入颍、宋、徐、兖等州,所到之处,官吏四处逃散。
义军北渡淮河时,宰相豆卢瑑曾议请授黄巢为天平节度使,待其到镇时再发兵除掉他。另一宰相卢携执意不从,认为只要发兵守住泗州,义军不能入关,必还掠江、淮,便无能为力。不久义军北上,淮北告急,卢携遂惶愧称病不出,京师也充满了恐怖气氛。
十一月,义军进入汝州(治今河南汝州市),黄巢传檄官军说:“各宜守垒,勿犯吾锋!吾将入东都,即至京邑,自欲问罪,无预众人。”这时朝廷乱作一团,有人主张调发关内诸镇兵扼守潼关,大宦官田令孜还自请率两神策军弓弩手去守关;有人则认为义军拥有六十万之众,潼关又无重兵,难以坚守。但僖宗还是决定让田令孜率兵东守潼关。十一月十七日,黄巢大军进抵洛阳城下,唐将齐克让退守潼关,东都留守刘允章则率分司官出城迎接黄巢入城[12]  。义军纪律严明,只是“供顿而去,坊市晏然”。

黄巢进攻长安

黄巢 黄巢
黄巢军进占洛阳不几日,即向关中挺进,继续攻打陕州、虢州,并警告拒守潼关的官军说:“吾道淮南,逐高骈如鼠走穴,尔无拒我!”河中节度使李都诈进表于贼。
广明元年(880年)十一月二十一日,僖宗以田令孜为汝、洛、晋、绛、同、华都统,将左、右军东讨。率神策军博野等军十万守潼关。当时,神策军士皆是长安豪富子弟,只是为了厚得供给和赏赐才贿赂宦官挂名军籍的,平日高车大马,悠然自得,未尝经历战阵。所以一旦听说出征,吓得父子抱头相哭,为了逃避战事,多以金帛雇商贩与贫民代行。田令孜虽名为汝、洛诸州都统,率神策、博野等军十万守潼关,但他只是遥领,只是派左军马军将张承范等率神策军前往拒战。神策兵过华州,只有三日粮,不能吃饱,兵无斗志。
潼关左边有谷,谓之禁谷。等到贼兵来了,官军只守潼关,不防守禁谷。
十二月一日,黄巢大军进至潼关,齐克让率军战于关外,贼稍稍退却。张承范拿出黄金对士兵说:“诸君勉报国,救兵就快到了。”军士感激涕零,纷纷请战。贼兵见没有援军来,就急速攻关,王师矢没有弓箭,扔石头射击。唐守关将士断炊,士气低落。义军奋力攻关,而尚让、林言率前锋由禁谷迂回到关后,前后夹攻,官军溃退,博野乱军直奔长安,大肆劫掠。
黄巢一举破关,又乘胜攻克了华州(治今陕西华县),留部将乔钤驻守,自己亲率大军直捣长安。十二月五日,百官刚刚退朝,传闻博野乱兵入城,即各自逃匿。僖宗在田令孜神策军的护卫下,狼狈逃往咸阳,只有福、穆、潭、寿四王与一两个妃嫔从行,太监西门匡范统右军殿后。文武百官及诸王、妃嫔多不知皇帝去向。
十二月五日下午,黄巢前锋柴存未受到任何抵抗即顺利进入长安,黄巢以尚让为平唐大将军,盖洪、费全古为副将军。将士皆披发、身着锦衣,辎重从洛阳到长安,千里相属。唐金吾大将军张直方率文武官数十人至灞上迎接。黄巢乘坐金色肩舆,其将士皆披发,束以红绫,身穿锦袍,手执兵器,簇拥黄巢而行。义军浩浩荡荡,“甲骑如流,辎重塞涂,千里络绎不绝”。长安市民夹道观看,尚让一再告谕市民说:“黄王起兵,本为百姓,非如李氏不爱汝曹,汝曹但安居无恐。”义军将士在街道上每遇到贫民,“往往施与之”[13-14] 

黄巢建立大齐

编辑

黄巢登基称帝

广明元年(880年)十二月十二日,黄巢进入太清宫。翌日,于含元殿即皇帝位,国号“大齐”,建元金统,并大赦天下。黄巢封其妻为皇后,以尚让赵璋、崔璆、杨希古为四相,孟楷、盖洪等为尚书左、右仆射兼军容使。郑汉璋为御史中丞,费传古为枢密使,李俦黄谔、尚儒为尚书,王璠为京兆尹,许建、朱实、刘塘为军库使,朱温张言、彭攒、季逵为诸卫大将军、四面游奕使,方特为谏议大夫,张直方为检校左仆射,马祥为右散骑常侍,皮日休、沈云翔、裴渥为翰林学士,令其甥林言为功臣军使。
黄巢下令:唐官三品以上全部停任,四品以下则官复原职。可见,大齐是由农民军文武官与唐官僚混合而成的一个政权机构。农民军憎恨官吏,对唐宗室、公卿士族实行严厉的镇压政策,“杀唐宗室在长安者无遗”。宰相豆卢瑑崔沆及左仆射于琮、右仆射刘邺、太子少师裴谂等藏匿民间,被义军搜出后“皆杀之”,将作监郑綦、库部郎中郑綦拒不投降,“举家自杀”。投降黄巢的左金吾大将军张直方因匿公卿于夹壁墙中,事发后被杀[15] 
中和元年(881年)正月僖宗,诏令镇东、太原、代州等节度使各发本道兵并赴京师讨伐齐军。三月以凤翔节度使郑畋为同平章事,充京西诸道行营都统,与泾原秦州鄜延夏州等节度使“同盟起兵,传檄天下”。黄巢以朱温为东南面行营都虞候,攻陷了邓州
黄巢 黄巢
治今河南邓州市),以阻止荆、襄官军北上。接着又遣尚让王播率军进攻凤翔(今陕西宝鸡)。尚让以为郑畋乃一介书生,不谙军事,麻痹轻敌,中了埋伏,大败而归,损失二万多人。原已投降义军的夏绥节度使诸葛爽这时也背叛了义军。四月,黄巢任命其将王玫为邠宁节度使,为唐将所攻杀。这时部分官军已分别进至长安附近的渭北沙苑渭桥武功盩厔(今陕西周至),渐渐逼进长安。黄巢误以为唐大军赶到,急忙率军出城东走。唐军入城大肆劫掠,乱不成军。黄巢夜宿灞上,听说官军已乱,又无援军,回师攻城,官军大败,“死者什八九”,义军收复了长安。这时,义军同州刺史王溥、华州刺史乔谦、商州刺史宋岩听说黄巢已撤离长安,也慌忙弃城而走[16]  。六月,黄巢遣其将王播围攻兴平(今属陕西),击败了唐邠宁节度使朱玫。七月,又以宰相王铎兼滑州刺史,兼充京城四面行营都统,“遣郎官、御史分行天下,征兵赴关内”。僖宗调兵遣将,各路军马陆续向京师进发。黄巢称帝后,曾遣使调发河中(今山西永济西)粮饷,唐河中将王重荣拒战,缴获粮饷四十余船。八月,黄巢将李详击败唐昭义节度使高浔,乘胜收复华州。十一月,孟楷、朱温进军富平(今陕西富平东北),邠宁、夏绥二军败归本道[17] 
中和二年(882)二月,朱温再次攻占了同州[17] 

黄巢兵败身死

黄巢 黄巢
中和二年(882年)九月,朱温变节降唐。李详也欲投降,被黄巢所杀[18]  。黄巢任命黄邺为华州刺史,但到了十一月,即被李详旧卒逐出。
中和三年(883)正月,沙陀族李克用奉诏率兵五万进至沙苑,击败了黄揆
二月,黄巢见义军节节败退,粮食也将吃光,便“阴为遁计,发兵三万搤蓝田道”,为撤离长安做好准备。
四月,唐诸镇兵从四面八方会集京师。李克用河中、忠武镇将率先出战。黄巢率大军于渭桥迎战,一日三战,连战失利,其他诸道兵也乘机发起攻击,义军大败。
四月十四日,李克用军攻入长安,黄巢力战不胜,遂连夜撤离长安。这时义军尚有十五万。黄巢扬言奔徐州,实际上却经蓝田关进入了商山(今陕西商县东)。在撤退中,义军把辎重珍货遗弃于道路,官军在长安大肆抢掠之后,又在路上争先拾取财物,不再追击,故黄巢“得整军而去”[19-20] 
五月,黄巢骁将孟楷率万人奔袭蔡州(治今河南汝南),唐节度使秦宗权迎战败北,遂归顺了义军。接着孟楷又进攻陈州(治今河南淮阳),陈州刺史赵犨早有防备,乘机袭杀了孟楷。
六月,黄巢与秦宗权合兵围攻陈州,“掘堑五重,百道攻之”。黄巢还在州城北“立宫室百司,为持久之计”。在黄巢围攻陈州时,唐廷不断调动军队,以围剿农民军。
七月,朱全忠被任命为宣武节度使,加东面招讨使
九月,命感化军节度使时溥为东面兵马都统。
十二月,陈州被围困日久,即向邻道求救。于是忠武镇周岌与时溥、朱全忠等皆率兵前来救援[21] 
中和四年(884年)正月,周岌等诸路救兵被义军打败,不得不共同向河东节度使李克用求救。
二月,李克用率蕃、汉兵五万前来增援。黄巢围攻陈州数百天,却始终未能攻克[22]  。这时李克用会同许、汴、徐、兖等州军马向陈州进发,先击败了驻守陈州北的太康尚让军,又击败了陈州西的西华黄邺军,于是黄巢从陈州周围撤军,退至陈州北的故阳里。
五月,连日大雨,平地水深三尺,黄巢军营为水所漂,又听说李克用大军将至,遂奔向汴州。当黄巢军从中牟(今河南中牟)北汴河王满渡口渡河时,李克用乘势袭击,义军大败,死伤万余人,尚让率其部下投降了时溥,别将李谠等人投降了朱全忠。义军损失惨重,黄巢率残兵败将向东北逃去,李克用又追杀到封丘(今河南封丘)。这时又遇大雨,黄巢只收集散兵近千人,冒雨东奔兖州。
六月十五日,武宁将李师悦与尚让追至瑕丘(今山东兖州),黄巢与唐军“殊死战,其众殆尽”,与其外甥林言走至泰山狼虎谷的襄王村(今山东莱芜西南)[23]  。这时,林言见大势已去,“惧追至并命”,于是便乘机杀了黄巢及其兄弟妻子。林言持黄巢等人首级欲向时溥献功,在路上却遇到沙陀博野军,他们杀了林言,将林言及黄巢等人首级一并献于时溥。黄巢残暴毒虐,观念狭隘,嗜好滥杀无辜,攻克长安之后不思进取,未消灭分镇关中的唐朝禁军,又缺乏经济政策,最后被唐军击败。黄巢从子黄皓率残部流窜,号“浪荡军”。昭宗天复初年,进攻湖南时,为湘阴土豪邓进思所伏杀[24]  。至此唐末农民起义结束。
唐僖宗中和四年(884年),秋七月,僖宗在大玄楼举行受俘仪式。武甯节度使时溥献上黄巢首级,另有黄巢姬妾二三十人。僖宗问“汝曹皆勋贵子女,世受国恩,何为从贼?”居首的女子回答:“狂贼凶逆,国家以百万之众,失守宗祧,播迁巴、蜀;今陛下以不能拒贼责一女子,置公卿将帅于何地乎!”上不复问,皆戮之于市。临刑前,执法人员可怜这些妇女,让她们喝醉后再执刑,女孩们边哭边喝,不久在醉卧中受死,独居首的女子不哭亦不醉,从容就死。

黄巢个人作品

编辑
题菊花
飒飒西风满院栽,蕊寒香冷蝶难来。
他年我若为青帝,报与桃花一处开[25] 
待到秋来九月八,我花开后百花杀。
冲天香阵透长安,满城尽带黄金甲[25] 
自题像
记得当年草上飞,铁衣著尽著僧衣。
天津桥上无人识,独倚栏干看落晖。[26] 

黄巢轶事典故

编辑

黄巢正月十五挂红灯

唐朝末期,黄巢带领起义军北上,攻打浑城,围城三天攻不下来。黄巢秘密入城打探,为一个老人所救。老人并告诉了黄巢攻城的方法。黄巢很感动就说:“老人家,你家有红纸吗?”老人说:“现成的没有,店铺里能买到的。”黄巢说:“你买几张红纸,扎个灯笼,正月十五挂在房檐上。”黄巢走后,老人把消息传给邻居,一传十,十传百,不久全城穷百姓都知道了,家家买红纸扎灯笼。黄巢回到大营,马上召集将士商量,到了夏历正月十五晚上,带着五千精兵,摸过护城河,按老人所指的路悄悄入城,一声号炮,内外夹攻,很快攻破城门,起义军进城了!这时,穷人家门口都挂起了红灯,全城灯火通明。凡是挂红灯笼的大门,起义军一律不入;不挂红灯的,起义军冲进去抓赃官老财,只一宿就把贪官污吏、土豪劣绅杀光了。第二天,黄巢开仓分粮,还派人给那位老人送去二百两银子[27] 
自那以后,每到正月十五,家家户户都挂起了红灯。这个习俗便流传下来。

黄巢端午“插艾草”

黄巢的义军攻打中原地区,时值端午。当地官员放出风声:“黄巢隔山摇刀,人头落地!”动员民众逃离家园,是为“走黄巢”。以牵制义军不断扩大之势。
中原地区某户人家,男人都外出了,家中只有一妇人与二个小孩,一小孩为亲生,一小孩是她嫂子的遗孤。亲生的小孩刚能行走,她嫂子的遗孤大她自己的小孩一岁。妇人带着二小孩逃难,背着她嫂子的遗孤,却让自己刚能行走的小孩步行,但却落在后头。走不多远,遇一黄衣人,问:“嫂嫂为何不让大小孩走路,而让小的小孩走路?”妇人如实相告,黄衣人听后甚为感动,道:“你危难之中行忠义之事,已破黄巢之刀,黄巢已无法取你人头,其实你只需在家门口插上艾草,表示你家是忠义之家,黄巢便无奈你何。”言罢竟忽不见。妇人认为是仙人指点,于是回家依言而作,并沿途叫逃难之人插艾草可破黄巢之刀云云。因此妇人平时善良,多行善事,诸多民众都相信,依言在家门口插上艾草不用“走黄巢”,在家中过端午节[28] 
果然,义军过境,见家中插艾草的人家,无人打扰,随军的医生还为民众看病,问疾苦。一时妇人遇仙人指点之事在各地传开,平民之家,不再“走黄巢”,纷纷插艾草过端午,并效妇人行忠义之事[28] 
其实,黄衣人是黄巢义军的前锋谋士,武艺高强。义军所到之处,都是无人村,义军无人支援,成了孤军。谋士知有蹊跷,化成便衣,独自寻找原因,遇是了妇人。忽然不见,只是纵身跳上大树隐藏起来了。谋士小施一计,不仅破了官府的:“黄巢隔山摇刀,人头落地!”谣言,为义军获得民众支持,又使民众积德行善成风,世人于是将此传统继承下来,成为今天端午节“插艾草”的风俗[28] 

黄巢相关评价

编辑

黄巢历代评价

黄仁宇:“……黄巢渡过长江四次,黄河两次。这位历史上空前绝后的流寇发现唐帝国中有无数的罅隙可供他自由来去。各处地方官员只顾本区的安全,从未构成一种有效的战略将他网罗。[29] 
新唐书》:唐亡,诸盗皆生于大中之朝,太宗之遗德馀泽去民也久矣,而贤臣斥死,庸懦在位,厚赋深刑,天下愁苦。方是时也,天将去唐,诸盗并出,历五姓,兵未尝少解,至宋然后天下复安。汉之亡也,天下大乱,至晋然后稍定;晋之亡也,天下大乱,至唐然后复安。治少而乱多者,古今之势,盛王业业以求治,可少忽哉![30] 
赞曰:广明元年,巢始盗京师,自陈“唐去丑口而著黄,明黄且代唐也。”鸣呼,其言妖欤!后巢死,秦宗权始张,株乱遍天下,朱温卒攘神器有之,大氐皆巢党也。宁天托诸人告亡于下乎!
旧唐书》:“天地否闭,反逆乱常。禄山犯阙,朱泚称皇。贼巢陵突,群竖披攘。征其所以,存乎慢藏![31] 
史臣曰:我唐之受命也,置器于安,千年惟永,百蛮响化,万国来王。但否泰之无恒,故夷险之不一。三百算祀,二十帝王。虽时有窃邑叛君之臣。乘危徼幸之辈,莫不才兴兵革,即就诛夷。其间沸腾,大盗三发,安禄山、朱泚、黄巢是也。

黄巢人物争议

编辑

黄巢死亡

新唐书:黄巢是自杀
新唐书》黄巢传记载,“巢计蹙,谓林言曰:‘汝取吾首献天子,可得富贵,毋为他人利。’言,巢甥也,不忍,巢乃自刎。”译文为“黄巢兵败狼虎谷时对外甥林言说,你拿上我的首级去献给唐朝,那么你还可以求得富贵!林言不忍心杀黄巢,于是黄巢自刎[32]  。”
旧唐书:黄巢被外甥杀害
《旧唐书》黄巢传记载:“黄巢入泰山,徐帅时溥遣将张友与尚让之众掩捕之。至狼虎谷,巢将林言斩巢及二弟邺、揆等七人首,并妻子皆送徐州”[33]  。不仅如此,《旧唐书》的《僖宗纪》、《时溥传》和《资治通鉴》、《桂苑笔耕录》、《北梦琐言》等其他书籍也都有着同样的记载[34] 
敦煌文献等:黄巢被尚让杀害
敦煌文书里的《肃州报告》黄巢战败等情况残卷,写道:其草贼黄巢被尚让杀却,于西川进头。公元884年5月,黄巢在今河南中牟西,遭沙陀骑兵突袭,牺牲万余人。在此危急关头,尚让却率万人投降唐廷[34] 
唐代学者崔致远所著的《桂苑笔耕录》中记载的信息说明,唐将时溥是引诱黄巢起义军当中投降的将领把黄巢杀死的[34] 
《刘氏杂志》等:黄巢出家为僧
宋人刘是之的《刘氏杂志》记载,五代时有一个高僧法号翠微禅师,这个人就是黄巢。
张端义《贵耳集》记载:“黄巢后为缁徒,曾主大刹,禅道为丛林推重,临入寂时,指脚下有黄巢两字”[34] 
陶谷在《五代乱离记》记载:“黄巢遁免,后祝发为浮屠,有诗云:‘三十年前草上飞,铁衣著尽著僧衣。天津桥上无人问,独倚危栏看落晖。’”
邵博在《河南邵氏闻见后录》记载:“唐史中和四年六月,时溥以黄巢首上行在者,伪也。东西两都父老相传,黄巢实不死,其为尚让所急,陷泰山狼虎谷,乃自髡为僧得脱,往投河南尹张全义,故巢党也。各不敢识,但作南禅寺以舍之。”邵博还谈到,他曾多次至南禅寺游览,见壁上画有黄巢服僧衣之像,“其状不逾中人,唯正蛇眼为异耳”;寺中“更有故写真绢本尤奇,巢题诗其上云:‘犹忆当年草上飞,铁衣脱尽挂僧衣。天津桥上无人识,独凭栏干看落晖。’”
王明清《挥尘录后录》卷五:“张全义为西京留守,识黄巢于群僧中。”西京是河南省洛阳市,那么张全义为何会在众多的僧人当中认出黄巢呢?[34] 

黄巢吃人

史书记载齐军攻城拔县时掠食人肉。并写道自河南、许、汝、唐、邓、孟、郑、汴、曹、徐、兖等数十州,咸被其毒。并用捣磨寨的杀人工具,称齐军日食死尸三千具,合骨而食[35] 
科学论证:科学依据告诉我们人肉和猪肉化学成分差不多,瘦肉含水分53%,蛋白质16.7%,脂肪28.3%,碳水化物1.1%,灰分0.9%。一个健康的成年人至少超过130斤左右。如果人体出肉量按77%(生猪一般出肉在75%-80%左右),按130斤计算、至少可以产生100斤鲜肉。由于人肉和猪肉化学成分相当,其蛋白含质量均值约13.2g/100g。
人体蛋白质需求量按:体重kg×1.18g/kg计算。假设黄巢的士兵由于长期征战使得身体健壮,体重超过正常人的20%,其(每个人)体重也就在155-160斤左右。按160斤计算:所需蛋白质94.4g,折合成鲜肉为715.9g,也就是说大约1.45斤就能满足其人体需求。
如果吃人不光是为了满足其人体蛋白质的需求量,还要为了填饱肚皮避免饥饿感,我们给他们的食物翻一番,按每个人每天食肉三斤计算:100斤鲜至少可以满足33人每天的食用量。如果黄巢士兵十多万人靠吃人为生,每天吃掉的人体大概需要3030人。所以史书记载:日食死尸三千具,是可信的。
通过论证:黄巢及其士兵吃人,是有科学依据的,并非空穴来风,也并非是对农民起义者的恶毒攻击,应该是史实。

黄巢墓葬纪念

编辑
黄巢兵败狼虎谷后,其头颅献于成都天子之手,并就地掩埋。黄巢墓址共5处,据史料记载位于武侯祠旁边,南宋宋初年金兵入侵四川,宋臣王刚中顽强抵抗,绍兴二十九年(1159年)四月为表贤铲恶,而平毁黄巢墓。此墓存在275年。另一处位于泰山[36]  东北麓下港乡八亩地村。此墓乃无头墓。其他尚有三处,分别在九顶山[37] 宁波雪窦寺[38]  ,和湖北英山大旗岭。
词条图册 更多图册
参考资料
  • 1.    《新唐书,黄巢传》 黄巢,曹州冤句人。世鬻盐,富于赀。善击剑骑射,稍通书记,辩给,喜养亡命。
  • 2.    (宋·张端义《贵耳集·卷下》)
  • 3.    《旧唐书》 列传第一百五十一:初,里人王仙芝、尚君长聚盗,起于濮阳,攻剽城邑,陷曹、濮及郓州。先有谣言云:“金色蛤蟆争努眼,翻却曹州天下反。”及仙芝盗起,时议畏之。
  • 4.    《新唐书.逆臣下》:帝使平庐节度使宋威与其副曹全晸数击贼,败之,拜诸道行营招讨使,给卫兵三千、骑五百,诏河南诸镇皆受节度,以左散骑常侍曾元裕副焉。仙芝略沂州,威败贼城下,仙芝亡去。威因奏大渠死,擅纵麾下兵还青州,君臣皆入贺。居三日,州县奏贼故在。时兵始休,有诏复遣,士皆忿,思乱。贼间之,趣郏城,不十日破八县。帝忧迫近东都,督诸道兵检遏,于是凤翔、邠宁、泾原兵守陕、潼关,元裕守东都,义成、昭义以兵卫宫。
  • 5.    《新唐书.逆臣下》:贼出入蕲、黄,蕲州刺史裴渥为贼求官,约罢兵。仙芝与巢等诣渥饮。未几,诏拜仙芝左神策军押衙,遣中人慰抚。仙芝喜,巢恨赏不及己,询曰:“君降,独得官,五千众且奈何?丐我兵,无留。”因击仙芝,伤首。仙芝惮众怒,即不受命,劫州兵,渥、中人亡去。贼分其众:尚君长入陈、蔡;巢北掠齐、鲁,众万人,入郓州,杀节度使薛崇,进陷军州,遂至数万,繇颍、蔡保嵖岈山。
  • 6.    《新唐书.逆臣下》:是时柳彦璋又取江州,执刺史陶祥。巢引兵复与仙芝合,围宋州。会自勉救兵至,斩贼二千级,仙芝解而南,度汉,攻荆南。于是节度使杨知温婴城守,贼纵火焚楼堞,知温不出,有诏以高骈代之。骈以蜀兵万五千赍Я粮,期三十日至,而城已陷,知温走,贼不能守。于是诏左武卫将军刘秉仁为江州刺史,勒兵乘单舟入贼栅,贼大骇,相率迎降,遂斩彦璋。
  • 7.    《新唐书.逆臣下》:帝诏崔安潜归忠武,复起宋威、曾元裕,以招讨使还之,而杨复光监军。复光遣其属吴彦宏以诏谕贼,仙芝乃遣蔡温球、楚彦威、尚君长来降,欲诣阙请罪,又遗威书求节度。威阳许之,上言“与君长战,禽之”。复光固言其降。命侍御史与中人驰驿即讯,不能明。卒斩君长等于狗脊岭。仙芝怒,还攻洪州,入其郛。威自将往救,败仙芝于黄梅,斩贼五万级,获仙芝,传首京师。
  • 8.    《新唐书.逆臣下》:当此时,巢方围亳州未下,君长弟让率仙芝溃党归巢,推巢为王,号“冲天大将军”,署拜官属,驱河南、山南之民十馀万掠淮南,建元王霸。
  • 9.    《新唐书.逆臣下》:天子既惩宋威失计,罢之,而宰相王铎请自行,乃拜铎荆南节度使、南面行营招讨都统,率诸道兵进讨。铎屯江陵,表泰宁节度使李系为招讨副使、湖南观察使,以先锋屯潭州,两屯烽驿相望。会贼中大疫,众死什四,遂引北还。自桂编大桴,沿湘下衡、永,破潭州,李系走朗州,兵十馀万闉焉,投胔蔽江。进逼江陵,号五十万。铎兵寡,即乘城。先此,刘汉宏已略地,焚庐廥,人皆窜山谷。俄而系败问至,铎弃城走襄阳,官军乘乱纵掠,会雨雪,人多死沟壑。
  • 10.    《新唐书.逆臣下》:巢畏袭,转掠江西,再入饶、信、杭州,众至二十万。攻临安,戍将董昌兵寡,不敢战,伏数十骑莽中,贼至,伏弩射杀贼将,下皆走。昌进屯八百里,见舍媪曰:“有追至,告以临安兵屯八百里矣。”贼骇曰:“向数骑能困我,况军八百里乎?”乃还,残宣、歙等十五州。
  • 11.    《新唐书.逆臣下》:广明元年,淮南高骈遣将张潾度江败王重霸,降之。巢数却,乃保饶州,众多疫,别部常宏以众数万降,所在戮死。诸军屡奏破贼,皆不实,朝廷信之,稍自安。巢得计,破杀张潾,陷睦、婺二州,又取宣州。而汉宏残众复奋,寇宋州,掠申、光,来与巢合,济采石,侵扬州。高骈按兵不出。诏兖海节度使齐克让屯汝州,拜全晸天平节度使兼东面副都统。贼方守滁、和,全晸以天平兵败于淮上。宰相豆卢彖计:“救师未至,请假巢天平节度使,使无得西,以精兵戍宣武,塞汝、郑路,贼首可致矣。”卢携执不可,请“召诸道兵壁泗上,以宣武节度统之,则巢且还寇东南,徘徊山浙,救死而已”。诏可。前此已诏天下兵屯溵水,禁贼北走。于是徐兵三千道许,其帅薛能馆徐众城中,许人惊谓见袭,部将周岌自溵水还,杀能,自称留后。徐军闻乱,列将时溥亦引归,囚其帅支详。兖海齐克让惧下叛,引军还兖州,溵水屯皆散。
  • 12.    《新唐书.逆臣下》:当是时,巢已陷东都,留守刘允章以百官迎贼。巢入,劳问而已,里闾晏然。帝饯令孜章信门,赍遗丰优。然卫兵皆长安高赀,世籍两军,得禀赐,侈服怒马以诧权豪,初不知战,闻料选,皆哭于家,阴出赀雇贩区病坊以备行阵,不能持兵,观者寒毛以忄栗。承范以强弩三千防关,辞曰:“禄山率兵五万陷东都,今贼众六十万,过禄山远甚,恐不足守。”帝不许。贼进取陕、虢,檄关戍曰:“吾道淮南,逐高骈如鼠走穴,尔无拒我!”神策兵过华,裹三日粮,不能饱,无斗志。
  • 13.    《新唐书.逆臣下》:二十二月,巢攻关,齐克让以其军战关外,贼少却。俄而巢至,师大呼,川谷皆震,时士饥甚,潜烧克让营,克让走入关。承范出金谕军中曰:“诸君勉报国,救且至。”士感泣,拒战。贼见师不继,急攻关,王师矢尽,飞石以射,巢驱氏内堑,火关楼皆尽。始,关左有大谷,禁行人,号“禁谷”。贼至,令孜屯关,而忘谷之可入。尚让引众趋谷,承范惶遽,使师会以劲弩八百邀之,比至,而贼已入。明日,夹攻关,王师溃。师会欲自杀,承范曰:“吾二人死,孰当辨者?不如见天子以实闻,死未晚。”乃羸服逃。始,博野、凤翔军过渭桥,见募军服鲜燠,怒曰:“是等何功,遽然至是!”更为贼乡导,前贼归,焚西市。帝类郊祈哀。会承范至,具言不守状。帝黜宰相卢携。方朝,而传言贼至,百官奔,令孜以神策兵五百奉帝趋咸阳,惟福、穆、潭、寿四王与妃御一二从,中人西门匡范统右军以殿。
  • 14.    《新唐书.逆臣下》:巢以尚让为平唐大将军,盖洪、费全古副之。贼众皆被发锦衣,大抵辎重自东都抵京师,千里相属。金吾大将军张直方与群臣迎贼灞上。巢乘黄金舆,卫者皆绣袍、华帻,其党乘铜舆以从,骑士凡数十万先后之。陷京师,入自春明门,升太极殿,宫女数千迎拜,称黄王。巢喜曰:“殆天意欤!”巢舍田令孜第。贼见穷民,抵金帛与之。尚让即妄晓人曰:“黄王非如唐家不惜而辈,各安毋恐。”甫数日,因大掠,缚棰居人索财,号“淘物”。富家皆跣而驱,贼酋阅甲第以处,争取人妻女乱之,捕得官吏悉斩之,火庐舍不可赀,宗室侯王屠之无类矣。
  • 15.    《新唐书.逆臣下》:巢斋太清宫,卜日舍含元殿,僭即位,号大齐。求衮冕不得,绘弋绨为之;无金石乐,击大鼓数百,列长剑大刀为卫。大赦,建元为金统。王官三品以上停,四品以下还之。因自陈符命,取“广明”字,判其文曰:“唐去丑口而著黄,明黄当代唐;又黄为土,金所生,盖天启”云。其徒上巢号承天应运启圣睿文宣武皇帝,以妻曹为皇后,以尚让、赵璋、崔璆、杨希古为宰相,郑汉璋御史中丞,李俦、黄谔、尚儒为尚书,方特谏议大夫,皮日休、沈云翔、裴渥翰林学士,孟楷、盖洪尚书左右仆射兼军容使,费传古枢密使,张直方检校左仆射,马祥右散骑常侍,王璠京兆尹,许建、米实、刘瑭、朱温、张全、彭攒、李逵等为诸将军游弈使,其馀以次封拜。取趫伟五百人号“功臣”,以林言为之使,比控鹤府。下令军中禁妄杀人,悉输兵于官。然其下本盗贼,皆不从。召王官,无有至者,乃大索里闾,豆卢彖、崔沆等匿永宁里张直方家。直方者,素豪桀,故士多依之。或告贼纳亡命者,巢攻之,夷其家,彖、沆及大臣刘邺、裴谂、赵濛、李溥、李汤死者百馀人。将作监郑綦、郎官郑系举族缢。
  • 16.    《新唐书.逆臣下》:是时,乘舆次兴元,诏促诸道兵收京师,遂至成都。巢使朱温攻邓州,陷之,以扰荆、襄。遣林言、尚让寇凤翔,为郑畋将宋文通所破,不得前。畋乃传檄召天下兵,于是诏泾原节度使程宗楚为诸军行营副都统,前朔方节度使唐弘夫为行营司马。数攻贼,斩万级。邠将朱玫阳为贼将王玫裒兵,俄而杀玫,引军入于王师。弘夫进屯渭北,河中王重荣营沙苑,易定王处存次渭桥,鄜延李孝昌、夏州拓拔思恭壁武功。弘夫拔咸阳,伐渭水,破尚让军,乘胜入京师。巢窃出,至石井。宗楚入自延秋门,弘夫傅城舍,都人共噪曰:“王师至!”处存选锐卒五千以白自志,綯夜入杀贼,都人传言巢已走,邠、泾军争入京师,诸军亦解甲休,竞掠货财子女,市少年亦冒作綯,肆为剽。
  • 17.    《新唐书.逆臣下》:巢伏野,使觇城中弛备,则遣孟楷率贼数百掩邠、泾军,都人犹谓王师,欢迎之。时军士得珍贿,不胜载,闻贼至,重负不能走,是以甚败。贼执弘夫害之,处存走营。始,王璠破奉天,引众数千随弘夫,及诸将败,独一军战尤力。巢复入京师,怒民迎王师,纵击杀八万人,备流于路可涉也,谓之“洗城”。诸军退保武功,于是中和二年二月也。
  • 18.    《新唐书.逆臣下》:朱温以兵三千掠丹、延南鄙,趋同州,刺史米逢出奔,温据州以守。六月,尚让寇河中,使朱温攻西关,败诸葛爽,破重荣数千骑于河上,爽闭关不出,让遂拔郃阳,攻宜君垒,大雨雪盈尺,兵死什三。七月,贼攻凤翔,败节度李昌言于涝水,又遣强武攻武功、槐里,泾、邠兵却,独凤翔兵固壁。拓拔思恭以锐士万八千赴难,逗留不进。河中粮艘三十道夏阳,朱温使兵夺艘,重荣以甲士三万救之,温惧,凿沉其舟,兵遂围温。温数困,又度巢势蹙且败,而孟楷方专国,温丐师,楷沮不报,即斩贼大将马恭,降重荣。帝进拓拔思恭为京四面都统,敕朱玫军马嵬。温既降,重荣遇之厚,故李详亦献款,贼觉,斩之于赤水,更以黄思邺为刺史。
  • 19.    《新唐书.逆贼下》:明年正月,王铎使雁门节度使李克用破贼于渭南,承制拜东北行营都统。会铎与安潜皆罢,克用独引军自岚、石出夏阳,屯沙苑,破黄揆军,遂营乾坑。二月,合河中、易定、忠武等兵击巢。巢命王璠、林言军居左,赵璋、尚让军居右,众凡十万,与王师大战梁田陂。贼败,执俘数万,僵胔三十里,敛为京观。璠与黄揆袭华州,据之,遇亡去。克用掘堑环州,分骑屯渭北,命薛志勤、康君立夜袭京师,火廥聚,俘贼而还。
  • 20.    《新唐书.逆臣下》:巢战数不利,军食竭,下不用命,阴有遁谋,即发兵三万扼蓝田道,使尚让援华州。克用率重荣迎战零口,破之,遂拔其城,揆引众出走。泾原节度使张钧说蕃、浑与盟,共讨贼。是时,诸镇兵四面至。四月,克用遣部将杨守宗率河中将白志迁、忠武将庞从等最先进,击贼渭桥,三战,贼三北。于是诸节度兵皆奋,无敢后,入自光泰门。克用身决战,呼声动天,贼崩溃,逐北至望春,入升阳殿闼。巢夜奔,众犹十五万,声趋徐州,出蓝田,入商山,委辎重珍赀于道,诸军争取之,不复追,故贼得整军去。
  • 21.    《新唐书.逆臣下》:巢已东,使孟楷攻蔡州。节度使秦宗权迎战,大败,即臣贼,与连和。楷击陈州,败死,巢自围之,略邓、许、孟、洛,东入徐、兖数十州。人大饥,倚死墙堑,贼俘以食,日数千人,乃办列百巨碓,糜骨皮于臼,并啖之。时朱全忠为宣武节度使,与周岌、时溥帅师救陈,赵犨亦乞兵太原。巢遣宗权攻许州,未克。于是粮竭,木皮草根皆尽。
  • 22.    《新唐书.逆臣下》:年四年二月,李克用率山西兵由陕济河而东,会关东诸镇壁汝州。全忠击贼瓦子堡,斩万馀级,诸军破尚让于太康,亦万级,获械铠马羊万计,又败黄邺于西华,邺夜遁。巢大恐,居三日,军中相惊,弃壁走,巢退营故阳里。其五月,大雨震电,川溪皆暴溢,贼垒尽坏,众溃,巢解而去。全忠进戍尉氏,克用追巢,全忠还汴州。
  • 23.    《新唐书.逆臣下》:月六月,时溥遣将陈景瑜与尚让追战狼虎谷,巢计蹙,谓林言曰:“我欲讨国奸臣,洗涤朝廷,事成不退,亦误矣。若取吾首献天子,可得富贵,毋为他人利。”言,巢出也,不忍。巢乃自刎,不殊,言因斩之,及兄存、弟邺、揆、钦、秉、万通、思厚,并杀其妻子,悉函首,将诣溥。而太原博野军杀言,与巢首俱上溥,献于行在,诏以首献于庙。徐州小史李师悦得巢伪符玺,上之,拜湖州刺史。
  • 24.    《新唐书.逆臣下》:巢从子浩众七千,为盗江湖间,自号“浪荡军”。天复初,欲据湖南,陷浏阳,杀略甚众。湘阴强家邓进思率壮士伏山中,击杀浩。
  • 25.    彭定求 等 .全唐诗(下) .上海 :上海古籍出版社 ,1986:1836
  • 26.    自题像  .古诗文网 [引用日期2016-03-9]
  • 27.    元宵节的由来与传说  .甘肃文明网[引用日期2014-08-9]
  • 28.    黄巢与端午节插菖蒲艾草的习俗  .中国网[引用日期2014-08-9]
  • 29.    黄仁宇《中国大历史》
  • 30.    《新唐书.逆臣下》  .国学网[引用日期2014-08-9]
  • 31.    《旧唐书.列传第一百五十》  .国学网[引用日期2014-08-9]
  • 32.    《新唐书·黄巢传》:“巢计蹙,谓林言曰:若取吾首献天子,可得富贵,毋为他人利。言,巢甥也,不忍;巢乃自刎。”
  • 33.    《旧唐书·黄巢传》:“黄巢入泰山,徐帅时溥遇将张友与尚让之众掩捕之。至狼虎谷,巢将林言斩巢及二弟邺、揆等七人首,并妻子皆送徐州。”
  • 34.    黄巢死因扑朔迷离 英雄末路是自杀还是他杀  .新浪科技[引用日期2014-08-9]
  • 35.    农民起义领袖黄巢实是食人恶魔  .凤凰网[引用日期2014-08-9]
  • 36.    《新定九域志.兖州古迹》载“兖州泰山有黄巢墓”。
  • 37.    《泰山道里记》载“(狼虎谷)东北三里为九顶山,南有大冢,俗称为黄巢墓”。
  • 38.    雪窦寺的“黄巢墓”和智鉴禅师的感慨诗  .凤凰网[引用日期2014-08-9]
词条标签:
政治人物 官员 古代史 历史 人物 中国历史 中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