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王师

编辑:知识号互动百科 时间:2018-12-19 23:44:20
编辑 锁定
帝王师,一般由德高望重之人担任,为古代皇帝的老师,是辅助皇帝的重要大臣。在中国的古诗词中,“帝王师”一词一般被用作特指,专指姜子牙张居正等。
中文名
帝王师
代表人物
姜子牙、张良、张居正
释    义
古代皇帝的老师
朝    代

帝王师词语解释

编辑
皇帝的老师。
②做皇帝辅助的股肱大臣。
③在诗词中有时专指姜子牙张良张居正等人。

帝王师诗歌

编辑
【年代】:唐
【作者】:李白——《赠钱征君少阳》
【内容】
白玉一杯酒,绿杨三月时。
春风余几日,两鬓各成丝。
秉烛唯须饮,投竿也未迟。
如逢渭水猎,犹可帝王师。
【注释】
李白诗“帝王师”此处专指:姜子牙

帝王师著名的帝王师

编辑
商朝的伊尹
周朝的姜子牙
汉朝张良
三国蜀国诸葛亮
明朝 建文帝 方孝孺
万历帝 张居正
清朝:顺治帝 通琇、汤若望
乾隆帝 朱轼张廷玉嵇曾筠、潘仕权、洛桑丹贝准美、张照、刘尊和
嘉庆帝 王尔烈周煌公、戴联奎
道光帝 戴联奎、曹振镛沈岐
咸丰帝 师匡源杜受田翁心存
同治帝 刘崐李鸿藻翁同和
宣统帝 李殿林陈宝琛

帝王师三代帝王师

编辑
祁寯藻(1793—1866)字颖叔、淳浦,号观斋、息翁,山西寿阳县平舒村人。户部郎中祁韵士之子。道光进士。历官至军机大臣,左都御史,兵、户、工、礼诸部尚书,体仁阁大学士。道光十九年(1839)赴福建筹办海防,查禁鸦片。咸丰帝即位,更得重用。后自请辞官。咸丰、同治之际,密陈厘捐病民,力请罢止。论时政六事。同治元年(1862),供职弘德殿,教同治帝读书。五年后卒。
世称“三代帝师(道光、咸丰、同治)”、“寿阳相国”。他一生忠清亮直,勤政爱民,举贤荐能,政绩卓著,对朝政有影响。其书法由小篆入真行,师承二王,出颜柳,参以山谷,深厚遒健,自成一格,为清代中晚期著名书法家,有“一时之最,人共宝之”“楷书称首”的赞誉。

帝王师趣话帝王师

编辑
孔子以后,做“帝王师”正是千百年来中国文人(士子)的最高理想,以此作号召,足以耸动人心。
中国历史上,每位新君登基,都要到孔庙祭拜一番,虽是做秀却颇具效果,最显著的就是增加了王室对文人的亲和力,从此,便很少有文人能摆脱“帝王师”情结了。在“帝王师”的迷梦里,多少英雄豪杰甘心屈奉,为一家之天下迷失了自我丧失了独立判断的能力。一个穷山沟里的汉子,“全家都在风声里”,按说他首先思考的应是怎样才能使一家老小吃饱穿暖吧,可就因为读了几本圣贤书,便多半会立下一个漫无边际的的志向--“上致君于尧舜,下救民出水火”,这也有史实为证:“诗圣”杜甫,一生颠沛流离,不过做了几天“参军”的小官,皇上龙颜都未见几次,但却口口声声地要“致君尧舜上,再使风俗淳”。文人掏心掏肺地要做帝王师,立意不过是想先天子之忧而忧,对他的家天下应该是有利无害,然而多数时候,圣明天子却并不领情,像理学家程颐,宋代大儒,曾教小皇帝宋哲宗读书,大概是在小皇帝面前都不忘摆摆师道尊严的谱儿,不仅帝王师没当久,最后著作也被“弟子”禁了;程颐的遭遇还不算太坏,明嘉靖年间的杨博,曾是嘉靖皇帝之师,当“弟子”沉湎于服食求仙之道时,上折子劝阻,第一次皇帝不理算是给了老师一个面子,但杨博不知进退,终于和别的大臣一样享受了有明一代圣上赐予臣子的最有特色的待遇--廷杖!而透过另一位明朝的大人物--张居正的荣辱兴衷就更能看出所谓“帝王师”的真相了。张居正是明穆宗临终时的托孤重臣,其人辅佐幼主神宗惮精竭力,对衷颓中的朱家王朝的贡献史家已有定评,明神宗也似乎一度很尊敬这位“张先生”,有数道上谕为证:“先帝以朕幼小,付托先生。先生尽赤忠以辅佐朕,不辞劳,不避怨,不居功,皇天后土祖宗必共鉴知……”,“先生全忠全孝,万古留名……”,甚至缠缠绵绵地声称“顷刻离卿不得”,等到要退休的时候,神宗又亲口对“张先生”许诺:“先生功大,朕无可为酬,只是看顾先生的子孙便了。”只读这一段记述,谁不会动容?张居正的帝王师当得如此稳当如此尊荣,如果没有以后的故事,我这篇文章几乎做不下去了。幸好历史的记载是,张居正刚死,便落得个身败名裂、家产被抄、儿子充军的凄惨下场!
为什么文人和皇帝在对待“帝王师”的问题上常常是剃头摊子一头热?不得其解之际。偶然读到了乾隆皇帝谈帝王师的一点资料:一个迂腐的读书人尹嘉铨写了篇《多病徒传》,其中引用了《汉书·张良传》中的一句话:“学此则为帝者师矣”,虽然他一再说明“不敢以此自居”,却在一场文字狱中被乾隆抓住了把柄,乾隆愤愤地责问:“其书又有‘为帝者师“之句,无论君臣大义不应如此妄语,即以学问而论,内外臣工各有公论,尹嘉铨能为朕师傅否?……尹嘉铨将以朕为何如主耶?”读至此处我不禁拍案叫绝,我算弄懂圣君们为什么从心底里讨厌帝王师的关键所在了,对像乾隆这类自命不凡的真命天子,你要做帝王师,那把他往哪儿摆?乾隆还有一句痛斥纪昀时脱口而出的名言:“朕以汝文学尚优,故使领四库书馆,实不过倡优畜之,汝何敢妄谈国事!”意思更为透彻,原来在帝王眼里,所谓国事其实不过是他家事是他一人之事,文人之流,哪怕是名义上的老师,都不过是他养着好玩罢了。至此,“帝王师”这顶纸糊的桂冠被乾隆轻蔑地吹了口气便破碎了。“十全老人”的这番高论让人如醍醐灌顶,堪称是对“帝王师”问题作出的高屋建瓴的权威论述,如果还有人未从这番高论中得出启示,从梦中幡然醒悟,那真是病入膏肓了。
词条标签:
文学作品 文学